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17

【F1】2022賽季加拿大站︰賽事前瞻 –– Ferrari繼續靠不住?Latifi主場最後一戰?

經過在外高加索地區的激戰,今個星期F1就橫過大西洋來到西半球作戰 –– 加拿大的Gilles-Villeneuve賽道。資深的車迷應該對賽道並不陌生,Wall of Champions的彎角更是這裡的經典,今場會否考起部份車手?Ferrari上站遭遇嚴重失利,到底他們在短短一個星期後可否趕及重新振作?而作為加拿大人的Latifi終於迎來首次主場戰,抑或這會是他的最後一次?

Athrun

Latifi不能講主場最後一戰吧?今年是他第一次跑主場啊XD

經過在外高加索地區的激戰,今個星期F1就橫過大西洋來到西半球作戰 –– 加拿大的Gilles-Villeneuve賽道。

請繼續往下閱讀


賽事簡介︰


資深的車迷應該對賽道並不陌生,畢竟這裡自1978年起便斷斷續續地舉辦過F1比賽(1978-1986、1988-2008、2010-2019),而今次則是自疫情爆發以來F1首次回歸這條深受車迷喜愛的經典賽道。賽道位於聖羅倫斯河(St. Lawrence River)中間,一個叫作Notre-Dame的人工島上(該島特地為1967年世博而建),因此賽道原名叫其實作Ite Notre-Dame Circuit,不過為了記念在1982比利時站撞車身亡的著名車手兼國家英雄Gilles Villeneuve,賽道便以他的名字重新命名。


說回賽道,Gilles-Villeneuve賽道全長4.361公里,有14個彎角,當中大部份屬S型的連續彎,是一條傳統的高速賽道。Sector 1主要為慢速的S型彎組合彎,例如Virage Senna(1-2號)彎,車手需要由直路的320km/h減速至160km/h並同時轉向進入1號彎,然後再進一步減速至85km/h攻擊2號彎,相當考驗車手的剎車節奏感,因此這裡鎖死輪胎的狀況也較常出現;Sector 2則較為短促,只有兩條直路和夾在中間的另一個S型彎,跑進全場最低速的髮夾彎(也是全場唯一一個)後進入Sector 3;Sector 3則為賽道最重要的一部份,事關主要DRS區、超車點、撞車黑點都位於此,Casino Straight的極速可達330km/h,是賽道為數不多的超車點,然後車手需要通過Quebec Wall(A.K.A Wall of Champions)的考驗,才能完成一圈Circuit Gilles-Villeneuve。


對車隊來說,今場的重點會放在極速,剎車和抓地力身上。極速在Gilles-Villeneuve相當重要,因為這往往是能否在Casion Straight打開DRS超車的重要因素,加上加拿大站的彎角不太講求下壓力,因此工程師會以低下壓力調校為主,用以增加賽車極速。另一方面,賽道大部份都是「直路–S型彎–直路」的組合,一共組成7個重剎區,因此賽道彎角會較為注重剎車,如何保證剎車冷卻(Brake Cooling)和效率穩定(Brake Efficiency)將成一大挑戰。至於抓地力,可以預見賽道的抓地力會偏低,畢竟加拿大站平常並沒有進行任何大型比賽,賽道並沒有留下任何可增加抓地力的輪胎膠粒,再加上Montreal近幾天的滂沱大雨,工程師如何為賽車找到更多的抓地力將成他們頭痛的課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對車手而言,這是賽道最講求技術的地方莫過於Wall of Champions,這裡對入彎角度、速度、反應、轉向等要求都極高。車手以高速剷進這個角度極窄的小型S字彎,在迅速剎車需要進行右左連續轉向,並嘗試保持一定的速度以便之後快速通過終點大直路。在這裡處理得好的車手往往在直路會取得極大優勢,至於處理不好的,出彎速度當然就會大受影響,甚至跟14號彎的牆壁相見。在這些年間,不知有多少賽車界的風流人物栽倒在這個彎之上,有Zonta(GT賽車冠軍)、Montoya(CART冠軍)、Button、Schumacher、Hill、Villeneuve、Vettel(F1世界冠軍)等,不知今次又會否有冠軍級車手倒在此彎中呢?


焦點1︰Ferrari繼續靠不住?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近兩站Ferrari都成為了比賽的焦點,特別在上站Baku雙雙退賽尤其矚目。今站來到同樣講求動力的加拿大Gilles-Villeneuve賽道,全球車迷相信都會把目光放在一件事上 –– Ferrari引擎還靠得住嗎?今站又會不會再出問題?


由西班牙站Ferrari決定將Spec 2的「Super Fast」引擎調成全功率(Full Power)輸出以來,使用Ferrari引擎的車隊便一直問題不斷,特別是能量系統(MGU-K、MGU-H)及渦輪(Turbo)頻頻出事,而近來因機件故障退賽的幾乎都清一色屬該陣營,足見其問題的嚴重性。


紅軍當然留意到問題的出現,不過似乎現在他們並沒有任何穩當的解決方法,車隊甚至沒有向外界提供任何有關爆缸成因的解釋,領隊Binotto更直言短期內「沒有答案」,然後要車手們「Cope with it」。種種跡象都顯示Ferrari引擎目前的可靠性並不樂觀,至少不足令人給予信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