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21

從羅德曼開始-NBA 聯盟刺青文化的演變(中)

九零年代只有少數選手身上能看見大量刺青,但來到兩千年代,故事來到另一個層級,街頭文化的入侵使更多球員接納刺青藝術。

作者:WU
Photo:AP Photo/Chris Gardner

前言

想到 NBA 史上最吸引目光的選手,不少人第一直覺會是「小蟲」羅德曼(Dennis Rodman),在選手身體無過多裝飾的時代,彩色頭髮、滿身刺青宛如聯盟異類。

羅德曼還記得他的第一個紋身,那是 1980 年代,女兒艾莉西亞(Alexis)降臨世界,他將對女兒的感情放在左肩,技巧性的用球衣遮住。還記得刺青在 1990 年代中期成為問題,聯盟聯繫上羅德曼,請他到紐約的聯盟辦是大樓召開會議,主席史騰(David Stern)希望他不要再有更多刺青。 「好吧!」羅德曼回答,但內心可不這麼想,回到聖安東尼奧的第一件事就是幫身體做更多彩繪。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想擺脫當時體育界帶給我單調、喧囂、虛偽的感覺,我要帶來改變。 」

從羅德曼開始改變,聯盟刺青人數逐年上升,根據網路媒體《Andscape》統計,本賽季 618 名選手中,有 341 位身上擁有刺青,佔聯盟 55%。甚至如球衣、球鞋,社群媒體上還有專門收集球員刺青的帳號,@InkedNBA 在 Instagram 上擁有超過十五萬追隨者。

上篇

Photo:JEAN DENIS WALTER

2000 年代:新血加入

九零年代只有少數選手身上能看見大量刺青,但來到兩千年代,故事來到另一個層級,街頭文化的入侵使更多球員接納刺青藝術。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3 年運動品牌「AND1」成立,品牌名稱取自籃球運動進算加罰一詞。1999 年他們首次推出平面與電視廣告,只不過常規行銷並未獲成功,AND1 改變策略,在各大籃球營發放簽約選手的混音帶(MIXTAPE),品牌知名度在籃球界瞬間暴增。隨著 AND1 在 NBA 市占率提高,他們主打的街頭風格也開始影響選手們的時尚風格,2007 年時,聯盟中有超過二十名球員手臂上有可見的 AND1 Logo 刺青。

雖說刺青人數增加,但此時期的刺青更像是一種跟風的行為,缺少個人意義與創意。舉例來說,幾乎每一位刺青選手身上都有自己姓名的草寫,不少人喜歡刺上自己看不懂的漢字,例如坎比(Marcus  Camby)身上的「勉族」或是馬力昂(Shawn Marion)的「魔烏樟」

Photo:AP Photo

身為 2000 年代聯盟中刺青文化的領頭羊,聯盟中有大量的球員模仿艾佛森(Allen Iverson)的刺青,例如「皇帝」詹姆斯(LeBron James)左手臂二頭肌下方的「Hold My Own」紋身正是艾佛森身上的刺青圖樣。刺青師韋布(Steve Wiebe)解釋,當時的刺青技術仍不像現在純熟,選手們除了選擇的圖案不多外,複雜的圖像出錯的機率也偏高。

「客戶的選擇有限,當時不像現在可以清楚的把人像刺在身上,多數球員只能思考,如何把現成圖案變化出自己的風格。」

前公鹿隊控球詹寧斯(Brandon Jennings)曾形容:「艾佛森是唯一一位我想知道他場外穿著的選手,他戴頭巾、項鍊、刺青,跟以前看過的 NBA 選手大相逕庭」。「戰神」是詹寧斯的刺青靈感,同樣是另一位年輕選手的偶像。公牛隊中鋒「拳王」錢德勒(Tyson Chandler)在初入聯盟時身上就擁有刺青,右手臂上的"Only The Strong Survive(適者生存)"刺青明顯是致敬艾佛森相同的刺青,但隨著本身知名度越來越高,刺青技術也越來越進步,錢德勒在生涯中後段修改了這個刺青,變化出自我特色。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許他因為這個刺青被取笑過,後來他在周遭增加盾牌跟橫幅。年輕人比較容易被影響,我剛刺青時也很常被批評,甚至還被揍了一頓,現在老了、臉皮厚了,已經不會受外界眼光影響了。」-艾佛森

Photo:Troy Taormina/USA TODAY Sports

艾佛森引領潮流的刺青風潮雖然讓他站在風頭上,起初受到大量的批評,但隨著聯盟風氣開放,開始接納各種類型的時尚風格。

2006 年艾佛森被交易至丹佛金塊隊,他發現,自己帶領的刺青潮流在這支球隊發揮的淋漓盡致。當時的丹佛金塊隊被球迷們戲稱是丹佛"刺青"隊,全隊上下幾乎找不到沒有刺青的球員,除了艾佛森,安東尼(Carmelo Anthony)、坎比、史密斯( JR Smith)、馬丁(Kenyon Martin)、哈靈頓(Al Harrington)全身都佈滿墨水,錢德勒(Wilson Chandler)脖子上甚至還有一個人像刺青。除了這幾位風格強烈的選手,說到刺青就不能忘了全身五顏六色的「鳥人」安德森(Chris Andersen)

「鳥人的刺青是過去 NBA 前所未見的,你幾乎無法在他身上找到一絲留白。不僅是刺青數量眾多,安德森還使用大量顏色,就像是鳥人身上五彩的羽毛。」-韋比

金塊隊選手們如藝術創作般的刺青,奠定了往後十年籃球員刺青的走向。跳脫過往以模仿為主的紋身,我們即將迎接刺青人數爆炸性成長的年代。

Photo:AP Photo

 

---未完待續

 

*資料來源:In London, Punk Isn’t Dead YetPunk - Museum of Youth CultureThe Rise Of Allen Iverson And Reebok Basketball // An Oral HistoryInked Up: How NBA players embraced tattoos and changed the game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