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22

三年的沉潛蟄伏,Klay Thompson為總冠軍賽所做的努力

「Championship or bust,還記得我說的嗎?而現在我們就在這裡,好好看著吧!」這是2021-22賽季前Klay Thompson的決心,回到奪冠後的現在,我們都確實感受到了。

職4起看球人

"復"出

中壢小跑車

感謝更正錯誤!

fb - Ji Ying Perk

今年的總冠軍賽第六場,看他為了以為自己會爆發濫投得淒慘命中率應該是不要太執著。以為自己第六場一定會爆發

中壢小跑車

個人覺得Klay應該是沒有太迷信Game 6 Klay啦XDD 只是他整個冠軍戰的手感都不佳,才會顯得在濫投,至少就我當天自己看,出手選擇沒有到很不合理,就是該進的沒進而已,挺可惜的

感謝留言回覆喔,謝謝你喜歡本文~~~

aquaman

勇士花大錢讓Klay養傷,Klay也不擺爛努力復健,20分4籃板的成績在很多球隊都是稱職的先發。對於一個簽了大約又拿過冠軍的球員而言要保持競爭心很困難,對球隊沒有歸屬感大概是做不到的。

中壢小跑車

真的,雙方都對彼此有歸屬感,信任是最重要的原因!

aquaman

有一點點在虧籃網雙星,但是對KI來說有比籃球更重要的事也無可厚非。

中壢小跑車

@aquaman 哈哈哈,我是沒有想到籃網雙星啦,純粹只是想要說明「信任」的重要,畢竟Klay那張合約真的價碼不小,簽約時還有大傷,對兩邊來說都是很不容易的決定。

至於KI開心就好,相信他有自己重視的事情,只是旁人不一定理解,希望他跟籃網好聚好散。

勇士奪冠後,Klay Thompson在頒獎台上緊緊擁抱著金盃,如釋重負地微笑著。

他的父親Mychal Thompson高舉著巴哈馬國旗,望著他與Stephen Curry蹦蹦跳跳,直到整個慶祝儀式結束,這一刻,他比誰都感到驕傲。

從看不到盡頭的復健,到終於抱回生涯第四座冠軍,Klay經歷的一切是那麼煎熬、深刻,也讓這得來不易的時光顯得更為彌足珍貴,值得珍藏一生。

「他只想沉浸在當下的氛圍裡,遲遲不願離開。畢竟他付出了很多努力,才總算回到這個地方,」Mychal談起兒子時這麼說,那天他們以103比90戰勝塞爾蒂克,榮登2022 NBA總冠軍。

「他必須經歷許多孤獨的時刻,才有機會回到現在的水準、領域與成就,」Mychal接著說。「當(健康)被奪走時,你才會意識到它有多麼珍貴。這不只是關於贏得冠軍,而是關於如何再次無憂無慮地打籃球,也是Klay真正心懷感激的一環。」

Mychal還用「icing on the cake」、「the filling in the pie」來形容這座冠軍,對於Klay來說,冠軍的榮耀更像是錦上添花,重要的是他能享受這個層級的激烈競爭,過程的愉悅或許更甚於勝利的喜悅。

「我知道這一刻會有多麼短暫,」Klay Thompson表示。「能再次來到這個舞台,真的是很特別,讓我難以置信。」

不只是他自己,很多人都沒想過勇士和Klay能走到這一天。畢竟直到今年一月初,他才終於完成了900多日以來的首次出賽,而且狀態還不是特別好。

某方面來說,應該算是個不可思議的奇蹟吧。

 

Klay的回歸之路異常艱辛,因為不同的傷勢錯過了兩個完整的球季。最開始發生在2019年的NBA總決賽,他的左膝十字韌帶撕裂了。

那年金州勇士的對手不再是克里夫蘭騎士,而是異軍突起的多倫多暴龍。縱使有著豪華的陣容而被暱稱為「宇宙勇」,但他們碰到的麻煩比預期中還複雜,像是Kevin Durant因為阿基里斯腱受傷而報銷、Curry受到嚴加看防,球隊以「2-3」落後給暴龍。

Klay Thompson似乎是救命解藥,也確實在第六戰發揮「Game 6 Klay」的價值,貢獻全場最高的30分--但不幸的是,他也正是在同一場弄傷了自己的膝蓋,第三節「正式」退場後未再回歸。

不久後,暴龍隊以四分之差擊敗勇士,歡喜獲得隊史首冠,Thompson則是準備面對職業生涯的第一次重傷。

 

「在2019年,那顯得容易接受得多,畢竟我之前從未受過這麼嚴重的傷,連續五年(打冠軍賽)讓我們付出很多,」Thompson這麼說。

從2015年開始,他們年年打進總冠軍賽,跟騎士打得水深火熱,拿下了其中三次冠軍。每一季他們都是「最晚」下班的隊伍,再加上2016年出征巴西里約奧運,身體的修復期變得更為短暫,為大大小小的傷病埋下伏筆。

2019-20球季,Thompson終於得到較長的休息時間,睽違數年再次體驗到何謂「完整的」夏日時光--即便過程不是他所要的。

想不到,回歸的日子比他想像中還要更久。2020年11月,他在一場日常的鬥牛賽(pickup game)中再次受傷,導致右腿阿基里斯腱撕裂。

不論對於他自己、好夥伴Curry,或是整個勇士球團來說,都是個毀滅性的打擊,讓另一個即將到來的球季化為泡影。Mychal Thompson還說,那是他兒子Klay經歷過「最黑暗」的一段時光,震撼程度可想而知。

 

「好不容易渡過前一年的康復訓練,Klay必須再接受至少一年的復健,」Mychal Thompson回憶道。

然而,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他只能鼓勵兒子重新開始(reboot),對自我保有耐心,一步一步慢慢來。

「很多人都在為他祈禱,我相信老天爺會幫助他。他得好好努力工作才行。」

後來,Klay也確實透過循序漸進的努力,艱辛重返賽場,讓老父親覺得當初的祈願有獲得上天回應。至於他自己,則深刻記得過程中的所有不容易。

「第二次發生的時候,我只是在想『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我只能堅持下去。我一遍又一遍抬高小腿,一日復一日跑水下跑步機,在那麼多個日子裡,我甚至連球都摸不到,」Klay描述著復健的枯燥乏味,不過這都是為了更長遠的未來,他願意忍,也必須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