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震盪效應震不停, 原來腦震盪還留一手

腦震盪在運動場上是十分常見的運動傷害,近年來已有越來越多研究及專業人員致力推廣重視腦震盪並預防二次震盪症候群。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是我們該知道但有可能被忽略的呢?一篇於2021年發表在中華體育季刊 (TSSCI rated A, 台灣核心一級期刊) 的系統性回顧文章提出:「運動腦震盪對回場後下肢骨骼肌肉的影響」,閱讀完之後,很直覺的心得是:「腦震盪的影響大大超乎想像。」腦震盪是如何持續影響著我們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壹、腦震盪的定義與一般處理原則:

        腦震盪是由外力導致的非結構性腦撞傷,故難以利用X光或核磁共振等傳統影像學檢查判定損傷的程度。因此,目前在臨床的判定上多仰賴症狀檢測工具,例如:常見的Sport Concussion Assessment Tool (SCAT5) 或Immediate Post-Concussion Assessment and Cognitive Testing (ImPACT) 等。

根據作者群的研究顯示,目前針對腦震盪後運動員安全回場的建議準則為:「在確診後,應讓身體休息約2 ~ 3天,以不使腦震盪症狀加劇為基礎原則,並漸進式地參與輕度身體活動至高強度的身體訓練,最後回歸團隊訓練。」。

另外,作者群也指出,重返運動場 (參與比賽) 的標準為:「腦震盪的相關症狀完全解除,且各項檢測的分數均恢復至運動員受傷前或運動前的得分後,再經由運動醫學專科醫師或受過腦震盪相關訓練的醫師評估,取得其開立之回場許可後,方能重新回到運動場上。」。平均而言,多數的大專運動員能在傷後的三週內通過回場測試,重新回到運動場上。

 

貳、腦震盪的後續影響:

        關於腦震盪的影響,除了更容易導致二次撞擊症候群以及造成慢性創傷腦病變 — 導致神經退化與認知功能受損 — 之外;作者群根據搜集的近年資料指出,運動員腦震盪後再回到運動場上的第一年間,下肢骨骼傷害的風險平均是沒有腦震盪病史者的1.5 ~ 2倍。主要潛在的成因如下:

一、神經肌肉控制失能:

        作者群指出,神經肌肉控制是「神經系統執行認知與運動功能,並最終達到身體控制與穩定的關鍵。」,筆者認為在這樣的定義下,神經肌肉控制的失能則會影響運動員在場上的敏捷性以及速度力量表現。根據作者群搜尋的資料顯示,運動員在腦震盪後的急性期 (傷後0 ~ 7天) 與甚至已經通過相關測試而回運動場上的運動員,仍皆因神經肌肉控制失能而引起步態改變。此外,當腦震盪後的運動員執行雙重任務考驗 (dual task) — 同時執行運動 (例如:走路) 與認知功能測驗 (例如:算數) — 時,步態改變的幅度會更加明顯。筆者認為,步態穩定是日常生活的基本需求,當運動員出現這樣的狀況時,則代表其在運動場上的判斷以及執行運動技術精準度也會受到極大的負面影響,進而提高運動傷害的風險。

二、大腦活化程度:皮質與腦波

        此外,作者群也搜集了大腦運作的相關研究,根據資料指出,經歷腦震盪後回場的運動員在大腦活化的速度上顯著變慢,進而可能導致肌肉力量下降與發力延遲的狀況。另外,觀察腦震盪後一週且已無臨床症狀的受試者發現,大腦活化的程度仍低於無腦震盪病史的受試者,且受傷組跟健康組在執行急性腦震盪認知功能檢測 (ImPACT ) 的分數並無顯著差異。因此,根據搜集資料的結果,作者群認為臨床使用的急性腦震盪認知功能檢測可能無法有效偵測到腦電波活化的缺失,是目前臨床腦震盪恢復評估工具的限制。

 

 

參、結論與建議

        在正式回場後,運動員仍有動作控制缺失 (例如:步態改變) 或認知、生理及神經肌肉控制失能 (筆者認為上述失能狀況除了提高傷害發生率之外,也會增加在運動場上的失誤率。) 等狀況,而這些負面影響持續的時間遠超過三週。由此可知,過往的判斷原則有可能使運動員在未完全恢復下過早回場。此外,根據觀察腦震盪後運動員的腦部活化狀況發現,目前臨床上使用的評估量表可能不足以完全偵測到大腦活動狀況。當然,目前臨床上使用的測驗量表仍極具意義,對於重大腦部功能及神經肌肉控制的失能,可即時反應與篩選。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