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26

「那個人的姐姐」,由焦慮到重拾跑步喜悅的亞莉珠

小時候,妹妹是在我背後奔跑。 但是,現在不同了。我拼命地在妹妹背後追趕。 「那個人的姐姐。」 這個形容詞,一直依附在不破亞莉珠身上。

小時候,妹妹是在我背後奔跑。

但是,現在不同了。我拼命地在妹妹背後追趕。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個人的姐姐。」

這個形容詞,一直依附在不破亞莉珠身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Senko)

亞莉珠的妹妹是不破聖衣來,姊妹倆都是長距離跑者。

姊姊這樣說:「與妹妹比較,感覺並不好,但我想只要自己有活躍表現,情況也許會改變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去年(2021 年),聖衣來成為拓殖大學1 年生,一下子備受全國注目。

(圖片:TRILL)

10 月的「全日本大學女子驛傳」的第5 區,聖衣來超越6 個人。12 月在一場女子10000 米比賽中跑出30 分45 秒21 ,這是日本歷代第2 位的時間。

「那時候並沒有覺得悔恨,只是感到『啊,好厲害』,但是對田徑的熱情也變淡。」

而在9 月30 日,亞莉珠離開原本所屬的實業團隊伍,轉到Senko。

「不得不做點改變」

那時候正是亞莉珠掙扎的時期,與妹妹踏實地取得好成績相比,姐姐已經嘗過多次試煉。

 

「如果要用一個詞語去總括我的高校時代,那就是波瀾萬丈。」

高校就讀群馬縣健大高崎高校,1 年級時,亞莉珠在北關東大會取得好成績,並參加全國高校總體大會,當外界期待亞莉珠今後會取得更好成績的時候…亞莉珠在冬天時左膝前十字韌帶斷裂。

仍是初中學生的妹妹,勝出了「青年奧運會」(日本國內的比賽)後,在田徑界漸漸更多人認識。

「看到妹妹的活躍表現,雖然感到厲害,但其實內心焦慮的心情更重。」

不過亞莉珠並沒有氣餒,拼命地進行復健。

最初由彎曲腿部開始,之後可以用扶手走路,到康復後再次跑步。

雖然高校2 年級空白了一年,但亞莉珠在3 年級參加全國高校驛傳,之後獲得實業團隊伍的招手。

(圖片:每日新聞)

 
「即使受傷,但從沒有放棄畢業後加入實業團的夢想,3 年級那一年間,我對此的決心比別人強一倍。」

最終,亞莉珠總算捉住了機會,加入憧憬的實業團隊伍。但在實業團裡,也沒有過著一帆風順的日子—疲勞骨折、脛部帶著痛楚地跑,結果脛前疼痛…接二連三地受傷,一直持續未能有參加比賽的狀態。

 

「意志也消沉了,逐漸變得不再享受田徑了。」

隨後與高校時代的恩師們商量,亞莉珠在去年10 月轉到Senko 。那時候,妹妹已經被稱為日本的頂級跑者了,而姐姐的心態重新變得積極。

「要走出『落敗』的情況,我想必須要建立一個改變的契機。」

亞莉珠進入新隊伍約8 個月,練習也得心應手。基礎的緩步跑由60 分鐘增加至70 分鐘,無論如何,最大的成果就是沒有再受到嚴重受傷,可以持續地跑。

(圖片:朝日新聞)

走出困境,心更開闊,現在亞莉珠成為聖衣來很好的傾訴對象。

妹妹在參加比賽前,會打電話給姐姐。

「我有點不安,該怎麼辦?」

亞莉珠說,試過聽妹妹的話聽了一個小時以上。

「聖衣來雖然沒有表露出自己弱的一面,但其實她有很多煩惱,我作為聆聽者,如果可以讓她的心情稍為放鬆便好了。」

 

(圖片:朝日新聞)

看到妹妹在比賽裡的好消息,也令亞莉珠得到良好刺激。

「希望好好利用聖衣來,能夠建立切磋琢磨的姊妹關係,繼續參與田徑運動。」

亞莉珠的主戰場是5000 米,個人最佳時間是16 分26 秒42 ,與聖衣來的最佳時間15 分20 秒68 ,有1 分鐘以上的差距。

仍然遠遠在妹妹的背後,但是亞莉珠有一個希望實現的目標。

「我還沒有曾試過與聖衣來在比賽跑道裡一起跑,希望可以在日本選手權這樣的大比賽決賽裡競爭。」

期望有一天可以打破「不破聖衣來的姐姐」這個稱號…重拾跑步喜悅的亞莉珠,正在邁步向前。

 

(完)

 

原文出處:朝日新聞 (辻隆徳)

自行翻譯:日本體育情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