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28

《生於奮鬥:亞洲球王盧彥勳的20年網球之路》─ 打進溫布頓八強一戰成名 讓羅迪克永遠記得這場比賽

從客觀的資料統計來看,我沒有能力贏羅迪克,但只要有百分之五的機會,我就會努力朝這個方向前進,想著「就算之後輸了,我也要弄得他沒那麼簡單打贏,就好比若我是一隻小蚊子,我也要叮到他滿身包,讓他永遠記得這場比賽的對手。」

生於奮鬥:亞洲球王盧彥勳的20年網球之路

盧彥勳、盧威儒 著 / 臺灣商務印書館 出版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78-185)

打進溫布頓八強一戰成名

霍爾多夫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You do the incredible job.」我開玩笑回他,「會不會有人在我的水裡放了東西,讓我喝了可以打贏?」

 

對於職業選手而言,大滿貫賽獎金多、積分高,打得好,排名立刻上升,但隔年若無法維持戰績,待積分消滅後,摔得也特別重。如同我2009年在澳洲公開賽打出自己最好的成績,進入了第三輪,而2010 年第一輪就落敗,排名立刻掉到一百二十五名,心情如雪上加霜。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防護與體能雙管齊下

2009 年傷病不斷,雖然「進廠整修」後恢復得不錯,但澳網似乎沒有找回較好的狀態。為了累積積分,上半年還是要以ATP 賽事為主,霍爾多夫為我安排了緊湊的比賽,在五月前我已經飛遍五大洲,即使那年冰島火山兩次噴發造成航班大亂,停飛、迫降、臨時轉機換票都令人困擾,但那段期間我仍打了很多比賽,似乎漸漸從谷底爬升,能以較好的排名參加大比賽,身體狀態也一直維持得不錯,脫離了去年的陰霾,這要感謝杜爾幫我注意調整與防護,他利用各種物理治療或訓練,讓我維持與增強受傷的部位,一直到打完法國公開賽都很順利。

2010 年年初,霍爾多夫跟我說為了準備溫布頓的賽事,法網之後他會親自來協助我。霍爾多夫這次還帶了一位阿根廷籍的體能教練加入團隊,以往都是杜爾和葉恩兼任體能教練,他們兩個大都從保障我身體的角度設計體能動作;這一次有專業的體能教練隨行,使我對體能訓練有了不同的體認。當訓練重點改變,身體受到不同的刺激後,便激發了潛在的力量,沒想到透過兩個星期的調整,我明顯感受到身體的改變,有點像是打通任督二脈,提升了球場上的整體表現。而且為了準備草地賽事,我還特別回德國集訓了一段時間。

 

請繼續往下閱讀

開誠布公溝通以解開心結

身體狀況調整好了,但賽前的情緒卻因為對霍爾多夫的誤解而十分低落。

那段時間霍爾多夫同時在帶蒂普薩雷維奇,我一方面覺得霍爾多夫好像比較重視他,另一方面我確實感受到霍爾多夫的心思沒有放在我身上,例如每次在練習時,我都準備好了,但他會出去接電話,似乎還在處理其他事情,以前從不會有這樣的狀況,這讓我心裡很不舒服,也影響了我的情緒。

於是在溫布頓賽前的周末,我約霍爾多夫出來把事情講清楚,因為若帶著情緒合作,不是一個好的狀態。所幸與外國人溝通可以非常直接,而真相讓我有些錯愕。

原來霍爾多夫的媽媽在前幾天過世,他只能透過電話與在德國處理喪事的哥哥聯繫。霍爾多夫說,他考慮過要不要跟我說這件事,因為六、七年來,每次去德國我都會去長照中心探訪他的母親,也算熟識,但又擔心影響我比賽的心情,所以沒有跟我說。恍然大悟後,我心裡的懷疑、不舒服與負能量全都消失,重新感受到自己多麼期待比賽的來臨。

這次談話對我非常重要,除了讓我清除雜念,專注地面對比賽外,更是人生的突破。我一直將霍爾多夫當作長輩,畢恭畢敬,以往若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都說服自己「不要想太多,不能對長輩有所懷疑」,但這次卻鼓起勇氣主動解決心裡的不舒服,這種從心態到行為上的改變讓我認知到「想得再多都不如親身的行動」,這樣的感悟讓我在日後遇到阻礙時,都能以更明快的方法面對問題。

 

連贏三場,信心大增

(圖片提供:臺灣商務)

前幾年的溫布頓我都只打完一輪,但我在2010 年的表現確實十分突出,先輕鬆打贏了排名四十四的阿根廷選手奧拉西奧.澤巴洛斯(Horacio Zeballos);接著擊敗波蘭的選手米哈烏.柏茲西茲尼(MichalPrzysiezny),進入第三輪時,我已經追平自己在大滿貫的紀錄,突破自己在溫網最好的成績。成績保底後,心情就輕鬆了,接下來贏的每場比賽都是將成績往上推的紅利,可以毫無負擔去拚。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