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28

《生於奮鬥:亞洲球王盧彥勳的20年網球之路》─ 打造夢想中的網球學校

小時候,我打網球是為了在櫃子裡放上更多的獎盃,但現在我希望那些讓我贏得獎盃的經驗與專業可以傳承給年輕的選手、教練,甚至任何對網球有熱忱的人。

生於奮鬥:亞洲球王盧彥勳的20年網球之路

盧彥勳、盧威儒 著 / 臺灣商務印書館 出版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節錄自本書 P.237-242)

打造夢想中的網球學校

我希望那些讓我贏得獎盃的經驗與專業,可以傳承給年輕的選手、教練,甚至任何對網球有熱忱的人。

 

在與霍爾多夫簽約之前,我絕大部分的訓練都是「土法煉鋼」,練習的場地也可以說是「寄人籬下」,之後霍爾多夫帶我進入另一個不同的世界,在德國見識到完善的訓練基地與運動科學的發展,也因為在各地征戰,觀察到頂尖選手除了天份外,還有堅強的專業團隊,甚至他們國家的運動風氣十分興盛,不禁也讓我開始憧憬,台灣若也能有像IMG 或納達爾這樣的網球學校該多好。

尤其在我受傷動手術時,開始思考自己不可能永遠一直站在球場上,未來能做些什麼?也思考當自己退下來後,接下來台灣的選手是否也能在世界網壇上有所表現?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需要專業的網球環境

回顧二十年來,台灣確實沒有一個像樣的網球訓練中心,回到台灣集訓還要四處借球場,甚至要去借用河濱場地,並不是河濱球場不好,而是周遭沒有任何配套的設施,連休息遮陽的地方都沒有。台灣在硬體設備與訓練的環境不完善是不爭的事實。我們不需要很華麗的地方,但需要一個專業的場地,讓選手可以隨時練習。

我相信很多選手如同我當年一樣,希望能更上一層樓,但他們目前多在學校的球隊,當訓練遇到瓶頸時,可能就要出國試試看,也有一些選手家長有計畫的在中學就花了大筆錢送他們出國栽培,但往往因為文化差異、飲食、語言等各方面的隔閡,最後事倍功半,沒有得到效果,還受到很大的打擊。也有更多選手有天份,但家境沒辦法讓他出國深造或訓練。

若台灣也能像歐美先進國家一樣,擁有優良的訓練場地、軟體跟團隊,能夠創建一個專業的網球訓練環境,選手們就不用離鄉背井,而可以在熟悉的環境中,以合宜的預算接受訓練,不會浪費自己的天份,也不用放棄追求夢想的機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創造平臺的一夫當關

我自己走過那段摸索的路,明白其中的艱辛,更希望能將比賽的經驗傳承給年輕人,讓他們不只是拚命練習,而是有人能協助他們發展自己的特色,學習各種方法,並應用在未來的網球生涯;培育更多優秀的網球選手到職業賽場上去拚搏,才是網球學校的責任與終極目標。

我想創造一個網球教育的平臺,除了讓更多國內選手獲益之外,當環境打造起來後,更希望能吸引國外選手、網球的專業人才聚集到台灣交流甚至常駐,就能帶來更多新技術與相關的機會。

台灣有許多先天優勢,在氣候上,即使秋冬也可以展開室外訓練,這對歐美選手有很大的吸引力;在地理位置上,也是選手前往澳網途中調適時差的方便地點。若能讓各國選手到亞洲訓練或比賽時,腦海中會想到「台灣」,不但能讓台灣在國際網球地圖上占有一席之地,台灣選手在這樣環境的陶冶下,相信也可以培育出更多優秀的選手。

但一切的基礎在於一個完善的訓練基地,在我心中最理想的狀態是有不同的場地,有紅土、草地、硬地,甚至室內球場,可以涵蓋各種訓練,甚至大到可以辦比賽,讓在這裡訓練的選手直接就有主場的優勢。裡面的設備若能兼具健身房、室內跑道、防護室等,就是一個大型的訓練中心。但在現有的資源跟狀態下,只能盡量符合,並朝向小而美、小而精的概念執行,至少有個乾淨整齊的環境與符合比賽水準的球場。

寫到這裡,我覺得一定有人會說這不大可能,這太理想化了。我很喜歡納達爾說的一句話,他說「也許你現在看我的二十一座大滿貫冠軍是多麼遙不可及與不可能的一項紀錄,但是在我小時候看到山普拉斯拿十四座的時候,大家也講同樣的話。」我決定成為職業選手時,很多人也覺得台灣男子選手不可能成功,但我已經打了超過二十年,也寫下許多紀錄,這些紀錄都是為了被超越而存在。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