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28

來自阿肯色州不為人知的深厚友誼:Malik Monk and Austin Reaves

Malik Monk 和 Austin Reaves,兩位人生過程天差地遠的籃球員,卻因為出生地而在湖人隊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作者:ray_

 

文 by Ray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取材來自湖人隨隊記者 Jovan Buha

時間回到是 2021 年 10 月 26 日,洛杉磯湖人隊正在聖安東尼奧進行著本季的第四場比賽,對於剛剛衛冕失利的湖人隊而言這是充滿挑戰的 2021-22 賽季。賽前坐在板凳席上的Austin Reaves感到興奮不已,而這股興奮感只有他的新朋友Malik Monk才能理解。

 

“You know, this shit is kind of crazy,” he says. “Who would have thought?”

“Me,” Monk replies.

“Not me,” Reaves responds. “It’s probably not crazy for you because everybody knew you would be here. But for me, two kids from Arkansas, small towns, on the same team, the Lakers. This might not happen again.”

“你知道嗎,這實在是他X的太瘋狂了,誰曾想到我會有替湖人出賽的這天 ”

Austin Reaves說。

“我 ” Monk回答。

“這對你來說可能並不瘋狂,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你一定行。但對我來說完全就跟作夢一樣,兩個來自阿肯色州小城鎮的孩子竟然在同一支NBA球隊打球,而且還是湖人隊。這可能不會再發生了” Austin Reaves 說

來源:Eurohoop

從表面上看,兩人是一對奇怪的組合。

請繼續往下閱讀

Austin Reaves,因為雙向合約期間表現出色,成功在訓練營開始時簽下了一份為期兩年的正式合約成為了球隊的第14名球員。

Malik Monk,一名曾經被視為球隊未來的基石球員,但卻因為表現不佳遭到黃蜂隊放棄,目前正努力尋找舞台試圖重新打回身價。在這個夏天,達拉斯獨行俠隊是除湖人隊之外唯一一支在夏天向Monk提供合約的球隊,這迫使Monk簽下一份底薪短約,這份短約的薪水可是比她新秀合約中任何一年賺的錢都還要少呢。

Austin Reaves,從小在一個偏遠的乳牛牧場中長大,高中是個完全不在任何球探的雷達的0星高中生,最後在選秀會上落選藉由雙向合約才成功擠進NBA得窄門。

而Monk,出生家鄉最貧困的地區,從小由母親Jacaynlene Monk單親辛苦扶養長大,到了高中時期就已經是名滿全美的五星高中生,經由各大籃球名校激烈爭奪後選擇了肯塔基州大野貓隊,最後也成功在樂透區就被黃蜂選為未來得分後衛的解答。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上述就可以知道,兩個人的成長環境是天差地遠,唯一的共同點就是:

兩人都在阿肯色州東北部長大,更具體一點來說,是在阿肯色州相距 77 英里的不同小鎮(勒班陀鎮的monk和紐瓦克鎮的Reaves)長大,這兩個小鎮的人口都不到 1,900 人。

“The odds of them both being from Arkansas, in the NBA and on the same team, that’s like winning the lottery,” said Marcus Monk, Malik’s brother and agent.

“他們倆都來自阿肯色州,在 NBA 的同一支球隊效力,這就像中了彩票一樣,”Malik Monk的哥哥兼經紀人Marcus Monk說。

我們再將時間往回推到 2013 年 3 月 9 日,天才高中生 Malik Monk 和所屬的東龐塞特郡勇士隊正在阿肯色州 2A 冠軍賽中對陣雪松嶺森林狼隊。而Monk今天的對手是身高 5 英尺 9 英寸,體重 120 磅以傳球優先的瘦小後衛。

他的名字叫Austin Reaves。

今天大約有 6,000 名球迷湧入小石城的巴頓體育館觀看比賽,這場比賽Monk大放異彩,全場攻下 25 分。而另一邊,Reaves的投籃表現不佳,全場只得了少少的三分。當比賽還剩 19 秒時,Monk的球隊還保有兩分領先,但卻是Reaves笑到了最後,雪松嶺森林狼隊在Reaves的哥哥Spencer Reaves 35 分的好表現下最終以 58-56逆轉贏得了比賽。

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州冠軍。

來源:twitter Brian Parrish

“I always hated him and his brother,” Monk said, laughing. “I always hated him since then.”

“從那以後,我一直討厭他和他的兄弟”Monk笑著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