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2

忠於自然-Nick Markakis

每天踏出休息區,走上紅土以後的每一步都象徵著一場戰役的開始,對大多數的棒球員來說,棒球不只是遊戲、更多時候是尖銳般存在著競爭意識。只不過凡事皆有例外,對充滿天分的金鶯隊外野手馬卡奇斯(Nick...

作者:Ken Tseng

請繼續往下閱讀

張尤金

Nick Markakis竟然是火箭人的球迷!真想不到!

不過講到他的幼時球伴,馬林魚長不大的前頂級新秀Jeremy Hermida,真讓人不勝唏噓啊!

林育民

如果他在退休之齡回到巴爾的摩結束他的球員生涯,對他本人來說也是蠻不錯的結局吧

 

每天踏出休息區,走上紅土以後的每一步都象徵著一場戰役的開始,對大多數的棒球員來說,棒球不只是遊戲、更多時候是尖銳般存在著競爭意識。只不過凡事皆有例外,對充滿天分的金鶯隊外野手馬卡奇斯(Nick Markakis)來說,任何挑戰都顯得稀鬆平常,平滑快速的揮棒軌跡讓投手通電竄動的豪速球,看起來毫無侵略性;或是頂著烈日疾行在外野草皮間,優雅地沒收安打球,天分充分支撐其場上的輕鬆自信,就如同隊友們一直喜歡暱稱他為「天生好手」(The Natural)。

 

 

早熟的棒球基因

任何英雄人物或是運動明星,在年幼時期都有著如同神話般的起源。這件事情發生在擁有一半日耳曼民族高貴血統、一半希臘地中海藝術浪漫氣息的馬卡奇斯身上,過早顯露的棒球天分,絲毫沒有半點違和感。

 

還在牙牙學語的年紀,他的母親瑪莉露(Mary Lou)時常帶著馬卡奇斯與哥哥丹尼斯(Dennis)在後院裡玩耍,時常兩兄弟在小小的天地裡就扮演起投打對決,有趣的是馬卡奇斯時常打的哥哥暈頭轉向,對照後來弟弟的完美揮棒總讓球探們為之瘋狂,日後當丹尼斯憶起此事總是嘖嘖稱奇。

 

馬卡奇斯一家住在紐約長島,但卻成了死忠的豆城襪軍的死忠球迷。很多原因是當年在紅襪出道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以超級新人之姿在全職先發後,連續投出24勝、20勝的誇張成績,而「火箭人」的稱號及身影,隨著日子一天一天更迭,馬卡奇斯的心智與肉體跟著強壯起來,成了少年腦海中唯一的依歸。

 

馬卡奇斯不諱言的表示,自己會整個栽進棒球世界,甚至從球迷到成為球員的階段,克萊門斯是決定性的關鍵。「從小到大,克萊門斯是我唯一最喜歡的職棒球員,所以球衣背號也得跟他一模一樣,21號跟棒球就是這樣在我的生命中蔓延開來。」

 

 

心碎的表徵

隨後馬卡奇斯家族搬離紐約市,他們落腳在北美國喬治亞州的一個歷史悠久的城鎮-伍德斯托克(Woodstock)。這裡宜人舒適的氣候、樸質單純的風格對一個成長中的少年是最為適切的。

 

他在這裡認識對街的男孩藍道(Taylor Scott Randahl),兩人成了最要好的死黨,就像是雙胞胎一樣,生活嗜好等一拍即合;馬卡奇斯也加入當地的高中球隊,他被一群擁有棒球天賦的少年們圍繞著,因此大多時候只能坐在板凳區觀看這些身體素質發展更早、更快速的隊友們大顯身手。

 

當年這些在馬卡奇斯眼中綻放耀眼光芒的隊友們,日後也紛紛成為大聯盟球員,諸如法蘭庫爾(Jeff Francoeur)、戴維斯(Kyle Davies)、赫米達(Jeremy Hermida)等人。只是這一切並未阻止夢想在心田中發芽,反而助長了馬卡奇斯邁向目標的旺盛鬥志。

 

平時連多講一句話都十分困難的馬卡奇斯,在青春期正神采飛揚的時期,與其他隊友的熱情開朗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骨瘦如柴的身形、再加上與人交談時深邃的雙眼總是不敢和對方四目相交的個性,壓根兒無法讓人想像,竟然會是隊上最厲害的先發左投。儘管如此,幾乎沒有人聽過馬卡奇斯曾經吹噓過自己的功績或能力;但94英哩的先發左腕,已然讓所有大聯盟球探瘋狂,蜂擁而至有他出賽的每一場球賽。

 

有大聯盟球探來觀看自己比賽,是值得紀念的一件事;但真正讓馬卡奇斯成長及刻骨銘心的,是摯友藍道的車禍意外。車禍發生的地點是在藍道家附近,對向來車失控撞上道路旁衝出來的馴鹿,竟讓騎腳踏車經過的藍道意外地遭到波及而發生意外。

 

這項噩耗,是馬卡奇斯人生中首次體會到甚麼叫痛徹心扉,也因此他在手臂上烙下這輩子第一個刺青,一個十字架上刺得正是泰勒.史考特.藍道的全名;此後當有人問起這道刺青的來由時,他總會回答:「這是紀念我高中的哥們。」然後不發一語陷入沉默之中。

 

 

急速竄升

揮別傷心的過往,馬卡奇斯繼續在人生的路途上蓄勢待發,並開始成為隊上不可或缺的王牌投手,球探們也絡繹不絕的找上門來。高中畢業那年,辛辛那提紅人隊迫不及待在選秀會上用第35輪選中馬卡奇斯,而被他以升學為由、拒絕接受簽約;隔年紅人隊不放棄再度挑中馬卡奇斯,結果卻是二度遭到拒絕。有趣的是兩次球團都希望以投手身分栽培他,但馬卡奇斯卻自認為身心各方面還不足以挑戰職業運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