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01

木村沙織×古賀紗理那 新舊日本女排代表隊長對談

今年的國家聯賽,由真鍋政義監督率領的日本女子代表表現良好,這支朝著巴黎奧運邁進的球隊,由古賀紗理那擔任隊長。TBS最近安排古賀,與2016年里約奧運日本女排隊長木村沙織進行「新舊隊長」對談。

木村:你好啊,很久沒見了,有多久沒見呢?

古賀: 3 年前世界盃那一年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木村:有那麼久嗎?


面對曾經也是日本代表隊長的木村,古賀透露了就任隊長過程的幕後細節。


木村:令你決定接任隊長的契機是甚麼呢?

古賀:大約在今年 2 月,我與真鍋先生傾談,他說希望由我擔任隊長,當時我覺得這絕對不行。然後第二天是休息日,真鍋先生在那天聯絡我,再次跟我說希望我擔任隊長,只有一天時間。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木村:只讓你考慮一天就要回覆,你有甚麼感覺?有點硬來吧。 (笑) 

古賀:對啊,最初因為在東京奧運時,我覺得自己已經拼盡全力,所以不會做隊長,但我又想,這樣實在太不負責任了。雖然我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做隊長的資格,不過既然監督請求我,我也得好好接下這份責任,之後自己希望做隊長的心越來越強,最後便接受了。

木村:厲害,真棒呢。


在真鍋監督有點「強迫」的催促下,古賀最終決定擔任隊長。不過,她的內心當時也有些複雜。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古賀:東京奧運結束後,也不是說沒有動力繼續下去,但完全沒有那種我要去交出活躍表現的鬥志。

木村:啊,是這樣嗎?是在東京奧運結束之後嗎?


去年的東京奧運,古賀在小組賽第一場對肯雅時右腳受傷,在之後的兩場比賽缺陣,最終日本在小組賽只有1 勝,相隔 25 年未能進入淘汰賽。

木村:現在回想東京奧運,對你來說那是怎樣的賽事?

古賀:我在第一場比賽受傷,當時很想快點回到賽場,因此很焦急,終於在對韓國 (小組賽第四場) 一戰可以再次上陣,那時候有拼死的決心,而且不是只在球場裡,而是一整天都處於那樣的狀態。如果這場沒法勝出,就不能晉級,要在小組賽止步了。那天我一直是這樣的情緒。如果不是只有我,而是全隊都有這種決心便好了,隊伍團結一致就會強,但我當時強烈感到球隊並不是這樣。

木村:那時候我看著日本女排也很著急,「加油啊…如果還多點甚麼便好了」這樣的比賽一直持續出現,大家都很心力交瘁吧。


球隊在奧運裡未能團結一致,正因如此,古賀擔任隊長後,有著要積極與年輕球員溝通的意識。

古賀:我認為隊長的最重要職責,就是要令球隊有明確的方向性,大家朝著同一方向前進,所以我很重視練習裡的溝通。我也想問問沙織,當初接受做隊長的理由,還有當隊長的時候,最重視的東西又是甚麼呢?

木村:我想有時候還是有必要嚴厲地讓大家去練習,隊友之間關係友好,彼此和睦雖然也是好事,但這不代表會帶來勝利。我現在想起,據說作為隊長說話時嚴厲一點,只要其他球員有跟隨便好,所以我也是這種風格。
但始終每個人對隊長的形象都有不同的想法,希望你好好努力,做到你想做到的「新紗理那 3 號」。


今年起,古賀在日本女排的號碼改為「 3 」,那曾經是木村沙織的號碼。


木村:新號碼覺得怎樣啊?

古賀:早前拍攝的時候,穿起這件 3 號球衣, 單是想到「 3 號」就已經讓我緊張。穿起 3 號球衣,就覺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些很厲害的事,但明明甚麼也沒有做,卻有種很厲害的感覺。

木村:我大概明白,還因為號碼下面的橫線 (代表隊長) 吧,不知為何,有橫線和沒有橫線的時候,感覺完全不一樣,可能是作為隊長的重量吧。

古賀:是啊,我其實對號碼沒有太 強烈的執著,但真鍋先生跟我說「沙織曾經穿過啊,阿天 (=竹下佳江) 也穿過啊。」他這樣說,更讓我有種不能穿 3號的感覺。但之後我又想「為甚麼(真鍋先生)要這樣說呢?」,穿 3 號球衣是非常光榮的事,如果讓我穿,我也想穿呢,結果就這樣獲得 3 號球衣。

木村:還有甚麼想問我的呢?

古賀:有點困難呢…… (隔了一會) 你有沒有甚麼想問我呢?

木村:現在最常在你身邊的選手是誰?

古賀:內瀬戸 (真實) 選手,還有自由人小島 (滿菜美) 選手和山岸 (茜) 選手。

木村:全是比你年長的選手呢,這樣也不錯呢,畢竟有些事情也得拜託別人的幫助吧,我那時候也一樣,有荒木繪里香、山口舞幫助我,如果只是一個人去面對,這樣會很疲累呢,我覺得找出能讓自己放鬆的方法,這樣很不錯,我也是常常依賴比我年長的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