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06

〈女棒20〉喜愛棒球的「真」 香港攝影師Rommel替台灣女棒留下的美好記憶

Rommel不能忘懷的是某年鳳凰盃,由台灣的台北先鋒對決香港Bravo,雖然場地不好、觀眾不多,卻令他印象深刻。當時先鋒領先,Bravo後來居上,先鋒比賽尾聲反超,但最後半局面對地主隊的猛烈攻勢接連演出美技化解危機,「我記得最後一球是打到中外野,非常強勁,被還是被先鋒接殺出局,當時現場張力真的非常高,落敗的球隊也哭了,那個畫面至今難忘。」

〈女棒20〉是因應台灣女子棒球發展二十週年,由社團法人台灣女子棒球運動推廣協會成立舉辦的一系列慶典。從紀錄片《我們的球場》,到圖片、文字紀錄,希望將女棒在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過程透過各類媒介,傳遞給所有的台灣人。

 

〈女棒20〉系列文章已在三八婦女節正式上線,請跟著我們的腳步,聽聽台灣棒球女孩的故事。謝謝她們,也謝謝你們。

台灣女子棒球起源,從木棉花隊、先鋒隊,到裁判,這20年來女性在台灣棒球慢慢寫下自己的故事、留下自己的伏筆,有了夠水準的選手,當然就要走出台灣,看看世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這個「沒圖沒真相」的年代,照片已經是發文必須品,而能從十幾年前就知道要留下影像紀錄,更是難能可貴——尤其是對於女子棒球這類資源不足的環境來說,每一場的國際賽都要花上攢了數月的積蓄,每一場都可能是最後一場。

 

很幸運,台灣女棒有位專業攝影師替大家紀錄——而且他不是台灣人,他是來自香江的Rommel。

Rommel個性低調,專注於自己喜愛的事物。(圖/Rommel提供)

Rommel的工作跟運動完全無關,從事的是網路平台管理。工作上橫向聯繫經常需要的團隊合作,讓他對團隊運動很有興趣,沙灘排球、橄欖球都有涉獵,棒球更是他喜歡的項目,而平常閒暇時間鑽研的攝影,就是他與運動的最佳橋樑。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喜歡自己到處攝影,因為拍照的時候可以自己做主,決定自己想傳達的意念。」Rommel掐指一算,拿起單眼已有20年,雖然「一萬小時定律」已被推翻,但長年的攝影經驗確實讓他的作品「會說話」,是真正的攝影家。

澳洲女棒隊。(圖/Rommel攝影)

Rommel透露,最初是因為遇到一位專業攝影師Donald,透過他的協助與指導,才開始運動攝影之路。「以前就常常在網路上欣賞Donald的作品,剛好在一次沙排比賽中巧遇,他手把手教我,從賽事規則、怎麼欣賞、怎麼拍攝、怎麼走位,完全不藏私,越研究就越有興趣。」

 

請繼續往下閱讀

題外話,除了看比賽與攝影,Rommel本身對歷史也「略懂」,他謙虛地說,其實是因太座從事導覽相關行業,常煩惱報名人數太少,於是他自告奮勇,除了幫忙拍照,還研讀了許多相關的歷史書籍並應用在活動上,同時為自己增廣見聞。雖然這個小故事跟棒球無關,但讓我更認識了這個人,相信你們也是。

香港Allies女子棒球隊。(圖/Rommel攝影)

跟男子棒球不同,香港的女子棒球在亞洲算是活躍,尤其鳳凰盃國際女子棒球錦標賽更是招牌,台灣球隊經常受邀。「在那麼多運動當中,女子棒球很不一樣。」Rommel說:「美美的球衣、悅耳的歌聲、吶喊聲,熱血的馬尾女孩、扎實的戰術運用,光是在場邊看就熱血沸騰。運動攝影很重要的是要預測場上會發生什麼狀況、做什麼動作,我的心彷彿跟著場上一同脈動,非常過癮,不過要小心球隨時會飛過來就是了(笑)。」

 

除了跟場上球員在心裡鬥智,Rommel認為女棒最吸引他的就是「真」,「勝方的笑容、負方的淚水丶過程中的激情,都是毫無掩飾,更不會吝嗇。我也很常拍風景,不是有人會形容風景『美到很不真實』嗎?因為片刻的畫面如雪天古宅的張燈結綵、穿著花花綠綠的孩子們在玩耍,這些確實都不太真實,不是我們平常會看到的畫面,但棒球場上可以透過每一個靜止的畫面感受到她們的『真』,那是很令人悸動的一幕。」

 

提起悸動的一幕,Rommel不能忘懷的是某年鳳凰盃,由台灣的台北先鋒對決香港Bravo,雖然場地不好、觀眾不多,卻令他印象深刻。當時先鋒領先,Bravo後來居上,先鋒比賽尾聲反超,但最後半局面對地主隊的猛烈攻勢接連演出美技化解危機,「我記得最後一球是打到中外野,非常強勁,被還是被先鋒接殺出局,當時現場張力真的非常高,落敗的球隊也哭了,那個畫面至今難忘。」

Rommel經常自費出國拍攝女棒,圖為2017年台灣女棒全國邀請賽。(圖/Rommel攝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