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07

《不能輸的比賽:重新站上生命打擊區的潘忠韋》─ 重回球場當球評 棒球實在太好玩

還記得打少棒的時候,我很討厭棒球,開始做球評之後,我愛上了棒球,覺得棒球好好玩,怎麼永遠有新的東西,好多面向可以學習,可以接觸到不同的人事物,充滿變化,帶給我的滿足感是無與倫比的,太有趣了!

不能輸的比賽:重新站上生命打擊區的潘忠韋

潘忠韋 口述、王啟恩 撰寫 / 時報出版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22-128)

重回球場

在胃出血之後,我決定暫緩房仲的工作,專心休養。2014年,當時FOX體育台和太平洋聯盟簽下轉播合約,剛好秀萍擔任記者會主持人,我也跟著去,FOX體育台的小玲姐(康小玲)和鄧公(鄧國雄)就問我能不能幫忙轉播美國職棒,我看了看秀萍,秀萍答應,我也就OK。正式開始了我的球評生涯。

其實在剛被釋出時,有想過轉往球評方向去發展,但是覺得自己不夠資格評論球員,那個心中的坎我過不去。在經歷過一年多的房仲業務訓練之後,我開始懂得換位思考。其實房仲跟球評工作很像,在評述時要轉換不同的角色,可能現在從投手與捕手的角度來思考對決策略,接下來換成我比較擅長的打者思維,關鍵時刻又把自己當成休息區的總教練,和觀眾分享可能會下達什麼樣的戰術,房仲面對屋主和客戶也要常常換位思考,並且在經過分析之後,也要給出一個合理的結論。秀萍認為我準備好了,所以又回頭再問我一次要不要考慮往球評發展,現在機會來了。

剛開始加入電視轉播之前,我曾在電台擔任過幾場中華職棒的球評,大概知道做為一個球評需要些什麼。後來徐展元在博斯體育台轉播中華職棒,也有找我去播過幾場,所以接下轉播美國職棒任務時,對於工作已經有基礎的概念。

請繼續往下閱讀
轉播台前準備資料

很幸運地是,我有一個很棒的老師,而且就在家裡。秀萍是體育媒體出身,她大大地幫助了我轉播時的口語表達能力。一開始我在講評時沒有自信,雖然都有講到重點,但是太過客觀地陳述事實,聽起來有些心虛,加上用詞和語氣上聽起來不是很篤定。當主播拋出問題時,我除了回答之外,也沒有自信繼續延伸,補充一些專業的觀點,總之一開始就很保守地講評,很怕犯錯。

因為轉播時,看不到觀眾的反應,唯一的觀眾就是秀萍。秀萍有空的時候都會看我的轉播,不見得都會看完整場,但是她總是能給我一些實質的建議,告訴我哪段可以再講得更清楚一點,講評的時機是不是很恰當……等等。老實說,大概一年左右之後我才開始真正上手。

上手之後,可能是感覺到比較自在了,反而轉播的時候多餘的語助詞會跑出來,「嗯對」、「是啊」、「沒錯」之類的,結果又變得不順暢,像是這樣的小細節,我自己很難發現,都是靠秀萍提醒我,才會察覺到自己不好的習慣。

房仲跟球評有很多共通點,最重要的就是說的東西要讓對方聽得懂,要有說服力。剛開始轉播的時候,也跟當房仲的頭一兩個月一樣,我什麼都不懂,像是一張白紙。那時我每天看曾公的轉播(他就是我的師傅,因為我最喜歡他的轉播),把他在什麼時機點,說過什麼話,都用筆記錄下來,一直抄一直抄,像是「在兩好一壞時,這名投手的滑球使用率會增加」、「接下來一壘的跑者可能會先起跑」,學習曾公在比賽觀察的細節,每一個play前中後分別是從哪些方面切入。加上我的球員背景,也能很自然地把打者的想法講出來,透過不斷地看轉播、自己練習,慢慢地內化這些「招式」,當坐在麥克風之前,看著現場的情況和主播拋出的問題,就能無招勝有招,很順暢地把學會的東西融會貫通地使出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一直記得林省言教練說的「做什麼要像什麼」。我在球評工作上一直努力的目標有兩個,第一是要能和不同的主播搭配。在台灣的體育台,通常會有好幾位主播輪替轉播,像是剛剛提到的徐展元,還有FOX體育台的「常sir」常富寧、「魁哥」田鴻魁和陳亞理,還有非常資深的「錢sir」錢定遠主播……等等,每位主播都有自己的風格和特色,主播的話題我都能接得上,我做的功課資料能夠幫主播補充,就像房仲一樣,屋主和客戶出什麼問題我都能回答,這樣主播對我就會有信任感,我們的搭配就成功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和主播搭配的默契,在什麼時候該講評,什麼時候該讓主播發揮,好像兩個人在挑恰恰,如果節奏不對,就會踩到對方的腳,在轉播上面就是搶話,整體的流暢度就會被影響。對於看轉播的球迷朋友來說,會是一種干擾。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