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07

《不能輸的比賽:重新站上生命打擊區的潘忠韋》─ 主播好!大家好!我是喇叭,好久不見!

「新的球季,新的氣象,新的希望。大家好,歡迎來到新莊棒球場。這是MOMOTV製作播出的中職三十三年富邦悍將在新莊主場的賽事。今天是四月四日,在連續假期的期間,富邦悍將正式地揭開主場的序幕。第一場開幕戰要對上的是中信兄弟。」旁邊的主播錢sir說,「這是一個新的球季,對所有的球迷來說,引頸期盼的就是新球季的到來,而對我而言,我的旁邊是我期待已久的球評潘忠韋,終於回到了我們的轉播台上。忠韋你好。」 「主播好!大家好!我是喇叭,好久不見!」

不能輸的比賽:重新站上生命打擊區的潘忠韋

潘忠韋 口述、王啟恩 撰寫 / 時報出版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節錄自本書 P.210-219)

我回來了

在住院的那段期間,雖然美國職棒因為疫情停賽三個月,還好中華職棒比賽照舊,到了晚上我可以躺在病床上看比賽,如果太累或是在發抖,也可以電視開著,用聽的。就像是球員時期常會做的意象訓練一樣,想像自己搭配主播錢sir(錢定遠)、魁哥(田鴻魁)或是常sir(常富寧)時,接下來要講些什麼,就算沒有真的坐在轉播室裡,我好像也參與了球評工作。常sir、魁哥和曾公在FOX體育台播球時,還在錄音間掛了一件T恤,上面寫著四個英文字母「LABA」,為我集氣,真的很感動。

我之所以在點滴架上放了一顆棒球,隨時抬頭就能看到,為的就是勉勵自己,有一天可以健康地回歸到轉播室,和我的搭檔主播一起為球迷朋友帶來精彩的解說。這是我熱愛的工作,期許自己「做什麼就像什麼」,我深愛著棒球,希望把這份愛,帶給電視機前面的觀眾。

在病床上清醒的時候,我無時無刻都想著棒球。(或許做夢時也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球賽的日子成了移植病房裡最大的娛樂

發病前,我才剛轉播完徐生明少棒的比賽,經過兩年的抗癌,我一直希望能夠在2021年的十一月下旬,有機會再回到同樣的比賽擔任球評,我心裡偷偷地期望著那一天到來,從來沒有跟秀萍說,在答應主辦單位時也沒有在第一時間跟秀萍報備。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應該可以負荷得了,從每天的日行萬步和徒手訓練,慢慢地可以穩定地應付更高強度的工作。加上特別的情感因素,我希望可以藉由徐生明少棒賽做為重回工作的第一步。

還好過程都很順利,我提早南下,先到高雄美濃,隔天再準備播報,讓自己可以有更多時間可以進入狀況。搭擋的主播是熟悉的徐展元,場上的節奏、喊聲和高雄暖洋洋的風,就像兩年前一樣,好像從來沒有中斷過。連美濃的太陽也是一樣炙熱,曬了一天,我感覺到體能上還需要再加油。

在播報前一天,我接到中華職棒秘書長楊清瓏老師的電話,邀請我在澄清湖棒球場舉行的台灣大賽第三戰擔任開球嘉賓。原本我完全沒有預期到會有這樣的邀請,心理上沒有準備,是很突然的邀約。楊老師希望我能夠出席,帶給球迷朋友一個好消息,讓大家看到我健康地重回球場。

我打電話問主治醫師,「田神」說我可以自己判斷當下的體能和心理狀態,如果可以負荷就沒問題。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口罩不要脫下來,避免跟人接觸而有病毒或細菌感染。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接受了楊老師的邀約。隔天播完徐生明少棒邀請賽之後,我馬上驅車載著「Vamos Sports翊起運動」團隊一起前往澄清湖棒球場,適逢下班時間,路上還塞車,我很擔心沒有辦法及時趕到。當開車進到澄清湖棒球場停車場斜坡,車身瞬間晃動的幅度,好多熟悉的感覺立刻湧上來,一草一木彷彿都停留在當年球員時期,腦中浮現每次賽前抵達球場之後的行程,像是開會、做操、打擊練習和伸展等等,一切的一切再熟悉不過了,時光彷彿停留在十多年前。唯一的不同就是球員下午就到了,而現在已經傍晚。當球員和球評時,都很早到,也沒有機會遇到球迷進場,進到球場之後,專注力也都放在場上。此時此刻,澄清湖棒球場的樣貌對我來說既陌生又熟悉。

來到球場的這一段路,感覺走了很久才走到。

走進球場那一刻,我的思緒像突然被倒帶一樣,前一秒彷彿還在病床上,聽著球賽轉播的背景音,身體因為發燒而不停抖動,下一秒就被帶到球場通道,準備走上階梯。「這是真實的嗎?不太可能吧!」我問自己,這兩年來,我從沒有想過這個畫面,一次也沒有。

雖然我的身份是開球來賓,不是上場比賽球員,但我的感覺比當年參加總冠軍賽時還更緊張。這種緊張的感覺很棒,帶著刺激和期待。在當球員時,我很享受這樣的感覺。這次來開球,只有短短一天的時間可以準備心情,思考該如何回應媒體的訪問,怕自己的情緒波動太大,難免會有些緊張不安。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