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10

《2022溫布頓男單決賽前瞻》Djokovic vs Kyrgios:尋求救贖的終局之戰

Novak Djokovic與Nick Kyrgios,兩位言行作風與打球風格南轅北轍的球員,卻在這次的溫布頓決賽都遇到了揚眉吐氣的契機。究竟是悶了整年的Djokovic完成溫布頓四連霸,還是東山再起的Kyrgios能終結四巨頭在溫布頓的壟斷?

作者:Benny Ice

從Djokovic的角度來看,2022年可以說是失落的一年。年初因為未施打疫苗而與澳洲政府進行法律攻防,甚至還被遣返回國而痛失衛冕機會;回歸賽場後雖然漸入佳境也拿下羅馬大師賽冠軍,卻在法網的衛冕路上遭到Rafael Nadal淘汰,之後溫布頓又因為禁止俄羅斯與白俄羅斯選手參賽,ITF與ATP將積分取消,也讓Djokovic確定讓出世界球王寶座外,可能在排名持續下滑。

儘管遇到這些風風雨雨,Djokovic依舊在溫布頓場上展現身為當今草地至尊的身手。雖說本屆溫布頓的狀態比起往年有更多起伏,包括面對權純雨Tim van Rijtoven和Cameron Norrie出現慢熱情形,以及對Jannik Sinner在首盤突然斷電等,不過Djokovic依舊在這幾場比賽適時地修正,發揮在溫布頓六度奪冠的經驗度過層層關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他在決賽的對手,並不是外界賽前企盼的Rafael Nadal,因為Nadal在八強賽不幸撕裂腹部肌肉,即使拿下勝利也因為無法及時復原而被迫退賽。Nadal退出後,則變成是Nick Kyrgios這位無論場內場外都引人注目的猛將。即使現在因為涉嫌傷害前女友而陷入司法糾紛,即使在第三輪與希臘選手Stefanos Tsitsipas的比賽中發生爭議(包括言語攻擊裁判等),Kyrgios仍然在溫布頓的茵茵綠草上發揮傲人的天賦,最後也因為Nadal退賽而晉級生涯首次大滿貫決賽。

Kyrgios能晉級到周末,其實也是實至名歸。在溫布頓開始前,Kyrgios在草地的戰績大概只比去年亞軍Matteo Berrettini差,在斯圖加特與哈雷兩站草地熱身都打入四強。雖然進入溫布頓會內賽後分別在第一輪與地主小將Paul Jubb和十六強對美國亞裔新宿中島布蘭登混戰到了第五盤,但他那可靠的威猛發球也頻頻替他在關鍵時刻拿下寶貴分數。即使四強沒有與Nadal對決,但假如他在四強賽獲勝,也不至於未跌破眾人眼鏡。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麼在周日的決賽,我們可以預期這兩位有什麼樣的策略呢?雖然雙方對戰兩次皆是Kyrgios獲勝,且一盤未失,但那已經是五年前的事。而當時Djokovic的身心狀態處於低點,參考價值如何,就交給讀者們去斟酌。

但Kyrgios有沒有條件去威脅Djokovic?從技術面來看,Kyrgios擁有當今網壇最頂尖的發球之一,除了John Isner和Reilly Opelka兩位美國巨塔外,Kyrgios的Ace%和發球得分率都高過其他前五十名選手,保發率更是高達93.6%。要打敗Djokovic,發球得分效率勢必要夠高才有機會,而Kyrgios剛好就有這樣的發球。而Kyrgios在抽球的環節,無論正反拍都有可觀的火力,尤其是那揮拍簡潔的反拍,又平又快的球路在草地上確實難應付,更不用說Kyrgios具備渾然天成的擊球天賦,在放小球和截擊的手感也有本錢去擾亂Djokovic。

然而Djokovic在溫布頓可以一再取勝的關鍵,就在於他那史上最佳且可謂無人能及的回發球戰力。儘管今年狀態不若以往,但Djokovic在回發球的得分率仍然是前五十名選手中的前十水準,在回發球的抵抗性(每回發局平均打6.9分)和平均得2.8分更是第一和第五。另外,Djokovic在底線的抗衡力以及草地上的經驗還是勝過Kyrgios,如果Kyrgios的發球有一點閃失,其實是容易陷入麻煩。而Djokovic在過去三次溫布頓決賽,都是面對當時發球得分效率出色的選手,這次能否延續值得我們觀察。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戰術面來看,Kyrgios勢必會希望可以先發制人,在雙方來回搶先進攻搶分,並不時發揮他浪漫的神來一筆(或是畫蛇添足)來擾亂Djokovic。而Djokovic在另一方面則期盼能夠揮別過去兩輪的慢熱與不穩,在底線穩定且紮實的擊球調動Kyrgios。Kyrgios與Djokovic若進入四拍以上的來回後,Kyrgios必須想辦法能夠取得先機壓迫。倘若是Djokovic得以掌控來回的節奏,那麼一向體能偏弱且右肩膀有傷的Kyrgios就會陷入苦戰。

舉例來說:在Kyrgios對上中島的比賽中,我們可以發現中島極佳的底線抗衡,確實在那場比賽帶給Kyrgios不少困擾。若非Kyrgios的發球有及時解危且中島因為幾次要命失誤錯失契機,勝負還很難定論。且如果肩膀的傷勢復發甚至加劇,仰賴發球的Kyrgios在這部分的效率可能因此打折。

順帶一提,雖說Djokovic的心裡可能會為了追平偶像Pete Sampras的七座溫布頓冠軍紀錄而緊張,但另一方面Kyrgios又能否在生涯首次大滿貫單打決賽沉住氣呢?Kyrgios或許打球不按牌理,但他的情緒控管也是他最大的敵人。倘若他在決賽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那麼戰局有可能會急轉直下。反之,如果他能夠抱持著無所畏懼又全神貫注地面對比賽,那他要扳倒Djokovic的機會就會比較明顯。

話說回來,周日的決賽無論結果如何,比賽內容十之八九不會無聊。兩位都是想證明自己的選手,各自也在今年遇上了爭議與質疑。究竟誰能在這場救贖之戰笑著捧起金盃,一切就讓時間告訴我們答案。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