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20

Freddie Freeman 離開勇士加盟道奇幕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從經紀公司打來的電話中得知勇士隊與歐森簽約的消息後,佛里曼掛上電話呆坐在椅子上忍不住地流下眼淚。他一直以為自己將會終身效力於勇士隊,腦中更浮現當年自己與勇士球團簽約後從小聯盟一路征戰到站穩大聯盟的種種畫面,最後終於在去年贏得世界大賽冠軍,甚至自己還曾想過日後將代表勇士隊進入棒球名人堂。 然而在完成贏得世界大賽夢想之後,第一次成為自由球員的他卻回不去這個他一直稱為家的球隊了。

看著台上穿著草綠色禮服並打著黑色蝴蝶結的新郎貝茲(Mookie Betts),手上正拿著麥克風在台上面帶微笑地述說著當初第一眼見到新娘Brianna Hammonds的場景。受邀出席Betts婚禮的道奇明星三壘手透納(Justin Turner),忽然被座位旁發出的光線吸引而把視線轉向坐在身旁的總教練羅伯茲(Dave Roberts),只見總教練羅伯茲把手機從桌面移到桌下後手指快速的回覆著簡訊。接著斜著頭靠近透納小聲地說,再過幾個小時舊的勞資協議就要截止,目前看來沒有機會在截止前達成任何協議。透納看著坐在桌子另一頭的道奇棒球營運總裁弗里德曼(Andrew Friedman)也低著頭看著桌下,從他臉上反射的微弱光芒可以知道佛里曼留一定也正在忙碌的傳送與回覆簡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音樂開始響起,透納把身體靠向羅伯茲並在他耳朵旁邊說:「我有個提議,這裡太吵了,我們到外面說,也把弗里德曼一起找來吧。」於是三個人一同走出宴會廳,來到位於戶外專為用餐客人所規劃面海的座位區域。透納立刻對弗里德曼說:「我知道道奇一直對延攬佛里曼(Freedie Freeman)有很大的興趣,球團高層從自由球員市場開始後也持續與他以及代表他的經紀公司有良好的互動,我們要不要在晚上9點(美東半夜12點)舊版勞資協議期限截止前,成為最後一個打給他的球團,因為過了期限誰知道要等多久你才能再跟他通電話,反正他現在也正坐在離這不遠的家裡。」

 

(從小在南加州橘郡長大的佛里曼,由於所有家人全都還住在那,雖然效力位於美東的勇士隊,但只要休季期間他們一家五口都會回到位於南加州的家與家人團聚。)」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時坐在一旁的羅伯茲也表示,雖然球團理解要延攬佛里曼的機會不高,應該所有人都清楚知道他想留在勇士隊,但隨即對打這通電話的提議感到認同。羅伯茲並接著向兩人述說自己於感恩節過後沒幾天透過經紀公司安排,與佛里曼進行長達一個小時的視訊會議過程,會議內容包含針對自由球員市場、教練團運作模式、球團後勤支援等等。聽完羅伯茲的談話後,透納從口袋拿出手機,直接打給平常就有私交,也常在球季後互訪的好友佛里曼,並在電話撥出後於手機螢幕上按下擴音功能。

 

左手正拿著奶瓶餵奶與逗弄小兒子的佛里曼,忽然被桌上震動的手機打斷思緒,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名字,轉身把手中的奶瓶與躺在大腿上的小兒子交給坐在一旁的太太雀兒喜(Chelsea Freeman),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並按下接聽,隨即起身邊回應邊往廚房的方向走去。電話裡傳來透納的聲音:「嘿,Freddie,現在電話是擴音的狀態,我旁邊有羅伯茲與弗里德曼,接著三人輪流對著電話說:「我們正在貝茲的婚禮上,只是要打來告訴你不要忘記我們,不要忘記道奇球團非常歡迎你,雖然大家都知道你很想回到勇士的懷抱,但你穿藍色的道奇球衣真的很好看等等的輕鬆談話內容。」結束電話後,佛里曼帶著滿臉笑容地坐回雀兒喜的身旁,看著太太正在為剛喝完奶的小兒子拍背打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實在透納打這通電話前的幾個鐘頭,佛里曼也接到了勇士隊總經理安索波洛斯(Alex Anthopoulos)的來電,安索波洛斯在電話中只有簡短的問候並告知舊版勞資協議期限即將截止,以及在協商新協議期間,依照規定球團不能與球員及經紀公司代表洽談合約,但與佛里曼簽下新的合約將會是球團優先考量,希望他不要著急。

 

 

整個季後一直等待新合約消息的佛里曼,看到安索波洛斯的來電顯示是感到興奮的,因此對於接到這通制式性的電話有些失望。其實佛里曼在進入自由球員市場當下,還持續規劃自己再度與勇士簽下新的合約後,能盡快回到勇士隊位於佛羅里達的春訓基地調整好狀態與隊友們朝向第二度贏得世界大賽冠軍的目標前進,因此在季後期間還與私人教練為新球季規劃一系列的訓練課程。

 

當時各界都認為佛里曼再度與勇士隊簽下至少5年合約的消息,將會在勞資協議達成後優先地出現在各大媒體。只可惜事與願違,當球團再度能夠與自由球員展開協商之後,竟傳來勇士隊與運動家隊進行以四換一的交易換來較年輕的強打一壘手歐森(Matt Olson),並在交易後的幾小時內隨即與歐森簽下8年1億6,800萬美元的延長合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