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19

《峰嶺隨筆》我們要看快攻!NBA跟上FIBA腳步修正快攻犯規罰則

關於裁判討論從沒少過,最好的裁判是整場完全沒讓球迷發現他們存在。不管信還是不信,NBA官方一直努力改進裁判表現,試圖增加比賽精采性同時維持公正。推出教練挑戰是後者,最近更改快攻判罰的思維則是前者。

作者:馬特洪峰

層巒疊嶂,巍然屹立。主要討論有興趣的議題或球員,偶爾跟風評論時事話題

關於裁判討論從沒少過,最好的裁判是整場讓球迷沒發現他們存在。不管信還是不信,NBA官方一直努力改進裁判表現,試圖增加精采性同時維持公正性。推出教練挑戰(教練該不該挑戰判決?新制度實行討論)是後者,最近更改快攻判罰則是前者。

Ashley Moyer-Gleich
Ashley Moyer-Gleich

上季吹判尺度做出變革,為了遏止球員只想買犯不好好打球的行為,裁判不會在進攻球員主動製造接觸時響哨,不正常動作有吹判進攻犯規的可能,這項改變讓以往有哨音加持《峰嶺隨筆》不當哨俠也能很強:Trae Young幾乎已成完全體的球員吃鱉不少。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從數據解讀,20-21和21-22球季罰球相關數字雷同,單隊場均罰球次數只差0.1,罰球數/出手次數甚至是完全一樣的0.192,要說成效如何還有待觀察。最起碼場上假車禍次數減少了,三分線外畫圓、踢腳買犯次數下降,多少回歸了比賽本質:努力把球投入籃框。

美國籃球執世界牛耳,NBA更是最成功的職業籃球聯盟之一。但在規則、打法部分NBA始終和國際籃球總會(FIBA)有些出入,近年來兩造有逐漸接軌的態勢。舉例來說,FIBA為了加速比賽進行,率先將搶到進攻籃板後的進攻時間改成14秒。更短的進攻時間逼迫進攻方積極攻擊,減少領先時搓麻將、耗時間的舉動,加快比賽節奏,而NBA過了幾年才跟進。

FIBA也有學習NBA之處,技術犯規罰則是一例。早期FIBA技術犯規除了罰球之外附帶球權,吹判技術犯規非常容易影響勝負;反觀NBA一直以來只罰一球不帶球權,讓裁判更勇於宣判技術犯規。FIBA在2018年將技術犯規改成跟NBA一樣的罰則,讓裁判少點心理負擔。

之前兩造針對快攻時犯規罰則不同,FIBA對於為了阻斷快攻的犯規非常嚴格,第37條違反運動精神犯規(Unsportsmanlike foul,縮寫為U)明確指出,防守球員攻守轉換時為阻止進攻球員之非必要接觸可宣判U。簡單來說,只要裁判認為特定身體接觸為了避免快攻,不管前方有無防守者都能給出U。

請繼續往下閱讀

U罰則是兩次罰球加控球權,如此嚴厲的懲罰讓防守方盡量避免快攻時犯規,讓攻擊方有更多創造精彩好球的機會。正常接觸不在此限,為了封阻上籃而發生的犯規一般來說不會宣判U,所以少部分球迷認為這樣會減少追魂鍋的場面只能說多慮了。

吵了很久NBA終於跟上FIBA腳步,新增攻守轉換故意犯規(Transition Take Foul)。更改規則前NBA有類似規定:蓄意阻礙快攻犯規(Clear Path Foul)。定義是攻守轉換時,如果進攻者和籃框間沒有防守球員,經裁判認定為了阻擋快攻而犯規可以宣判,罰則是兩次罰球加上球權。

不過實務上蓄意阻礙快攻犯規不常出現,往往要中斷比賽用回看系統決定反而拖慢比賽節奏,實際判罰次數也不多。因此NBA仍出現許多為了阻止快攻的故意犯規,讓精彩畫面少了許多。

NBA營運部門負責人Byron Spruell受訪時表示: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季大約有1700件攻守轉換故意犯規。新規則實施後,預期這個數字會大幅下降。

近年在FIBA賽事帶領美國征戰的知名球評Jeff Van Gundy,長期批評NBA太多故意犯規減應該改革,這下終於讓他如願了!

新規則曾在發展聯盟2018-19賽季實驗過,罰則是場上任一球員執行一次罰球且保有球權。但新規則不適用決勝期最後兩分鐘,精神是允許防守方使用犯規戰術凍結時間。

跟U差別在罰球次數和罰球者,U是被犯規者罰兩球,另外U也沒有決勝期最後兩分鐘除外的但書。

大部分球隊支持這項新規則,個人也打從心底支持。快攻時的花式灌籃、空中接力、大號三分吸引力高多了,說到底,別忘了NBA還是觀賞性和娛樂性優先啊!

最近熱戰的夏季聯盟,成為NBA嘗試新規則的實驗場所。本次除了攻守轉換故意犯規外,主要規則變革有三點:1.限縮裁判啟動輔助判決的時機;2.微調教練挑戰規定;3.重播中心主動更正。這些實驗有些為了讓比賽更流暢,有些是為了比賽的公正性,可以看出NBA為了精進吹判品質的用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