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4

增菘瑋 誰管你有沒有投球失憶

年初中信兄弟找來養父鐵作為客座教練,先不論他對於投手訓練的專業程度如何,原本相當期待他能用職棒十二年的經驗,強化增菘瑋的心理素質,畢竟目前增菘瑋看來身體沒有傷痛,只是心魔在作祟,若能找回投球信心,一定...

作者:黑人31

請繼續往下閱讀

年初中信兄弟找來養父鐵作為客座教練,先不論他對於投手訓練的專業程度如何,原本相當期待他能用職棒十二年的經驗,強化增菘瑋的心理素質,畢竟目前增菘瑋看來身體沒有傷痛,只是心魔在作祟,若能找回投球信心,一定會是中信兄弟倚重的本土投手。但隨著增菘瑋在二月底被放至二軍,這個期待可能暫時落空了。

                  

增菘瑋一直是我相當喜歡的投手,他的特質和故事,讓我看他投球總是多了一份感動。他擁有絕佳的身體素質和協調性,球速最快曾經高達156km/h,守備功夫更是一絕,常上演美技守備;是西元1987年來,臺灣在棒球三大賽上唯一擊敗古巴的勝利投手;也曾是印地安人隊百大潛力新秀之一。但這些能力和戰績卻無法反映在他的自信上,自從西元2010年後,就不斷在是否得了投球失憶症中掙扎,好不容易在2013年投出十勝的佳績,但隔年又投出荒腔走板的一年,讓不少人懷疑他是否又犯了投球失憶,但增菘瑋本人不這麼認為。對一位心思細密而信心薄弱的選手,一顆觸身球、連續投出四壞保送、表現不佳被換下場,都可能打擊到他的自信。其實國內並無真正專門治療投球失憶症的權威醫生,增菘瑋是否為投球失憶,其實真的一點都不重要,目前看來,增菘瑋明顯對於自己的投球信心不足,既使嘴巴上說沒有,但臨場只要有些不對勁的狀況,就會開始懷疑自己的投球。現在教練和隊友就像是左手,只能輔助,能不能走出來還是只能依靠他的右手。

若真的如報導所言,他自己對於投變化球的信心不足,恐怕現在練球也只是徒勞無功了。畢竟練習和實戰不同,二軍的比賽強度又與一軍不同,在身體無病痛的情形下,調整了大半年,情形還是沒改善,是該換個方式來戰勝心魔了。也許改以野手進行實戰打擊、守備,以不同的角度來面對比賽;也許先暫時離開枯燥的投球訓練,維持基本體能,找些能建立自信的事情來做。

與媽媽感情很好的增菘瑋,總是希望投出好成績給她看,再加上面對這麼多人的期待,相信他一定比誰都急著想要投好;但自信心的建立真的是急不得,越急往往適得其反,在身體已記憶不好感覺的情形下進行訓練,很難有太大的成效,唯有重新找回打球的樂趣和熱情,也許才是解決問題的良藥。筆者雖然並非基督徒,但日前收到一份挺有意思的禮物,希望這兩帖「心靈處方箋」,能給信仰上帝的增菘瑋帶來點力量和方向。

 

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詩篇37篇5節)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12章9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