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20

燃燒殆盡的守護者 — 淺談運動防護員職業過勞

身為運動防護員,曾覺得「心很累,想躺平」嗎?在2020年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發表了一篇有關於防護員職業過勞 (burnout) 的系統性研究回顧文章。從研究看來,想躺平的人還真不少,不分國籍與職業。為什麼美國運動防護員想躺平?讓我們一探究竟吧~

等等,請問大家看過運動防護領域的工作倦怠與過勞: Burnout in Athletic Training Profession 這篇文章了嗎?如果還沒有,建議先行閱讀,有了整體的概念後會更容易理解背後的原因喔!

 

請繼續往下閱讀

壹、研究方式:

第一篇相關的研究發表在1974年,而作者群搜尋了558篇相關研究 (發表年份從1985 ~ 2017) 。收錄的研究需經同儕審查 (peer-reviewed) 且須以英文發表。剔除與運動防護員無關、沒有提供職業過勞的流行率、成因、影響性與減緩方式的文章後,另外加入3篇由經典書籍摘錄的文章,總計51篇。因為收錄的研究類型不盡相同,因此作者群使用Qualitative Checklist of the Critical Appraisal Skill Program (CASP) 與Study Quality Assessment Tool評估收錄文章的研究品質。

主要的調查對象包含:運動防護學程學生 (athletic training students)、已授證的臨床助理運動防護員 (certified graduate assistances, 一邊攻讀博士班一邊協助校內的運動防護事務)、高中或大學的全職運動防護員 (high school or collegiate stuff ATs) 與運動防護員學程的教授 (academic faculties)。

 

貳、什麼是職業過勞

首先,我們必須先瞭解職業過勞在本文當中的定義 — 一種心理症候群而非疾病,包含情緒耗竭 (emotional exhaustion)、身心解離 (depersonalization of patients,彷彿靈魂抽離身體,只剩軀殼在工作) 以及成就感低落 (decreased perception of personal accomplishment,使工作效率下降或對於工作有負面感覺) —。過去針對其他健康照護人員 (例如醫師或護理師等等) 的研究發現,他們有較高程度的情緒耗竭與身心解離並有較低程度的成就感低落。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臨床照護人員的工作品質下降,首當其衝的就是他們服務的群眾。過去研究也指出,職業過勞與重大醫療疏失成正比關係。運動防護員身為運動員的前線照護者,因此此類研究的重要性自然也不在話下。

 

參、造成運動防護員的職業過勞 (Burnout) 的主要成因:

作者群指出,影響運動防護員職業過勞的原因有三:(一) 工作與家庭生活失衡 (work-family and work-life conflict) 、(二) 角色緊張 (role strain, 心理與社會學名詞,意指無法完成該職業的專業需求) 以及 (三) 職業社會化(professional socialization) 。

一、工作與家庭生活失衡:

由於工作時間長 (包含隨團體移動的時間) 且彈性較低,最後影響個人與其家庭的生活品質或責任。尤其女性防護員常因身為母親的角色而比男性防護員更苦於兩者失衡的狀態。作者群指出,根據研究發現,工作家庭生活失衡與職業過勞之間在統計上呈中度的正相關。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角色緊張:

角色緊張分為下列幾種類型:(一) 角色模糊 (role ambiguity):在團體中沒有明確的工作界限;(二) 角色衝突 (role conflict):角色定位清晰但在多個角色之間彼此不和諧;(三) 角色超載 (role overload):已超出個人能承受的時間與能量消耗的過度工作量;(四) 角色不協調 (role incongruity):意指工作環境的期待與個人信念或價值觀無法一致的狀況。(五)  角色無能 (role incompetence):意指工作者的技能與知識不足工作環境所需。

作者群搜集過去研究指出,由「每週工作時數」在統計上也能顯著預測「角色緊張」的發生,經事後比較 (post hoc, 一種統計的檢驗方法) 後發現,每週工作50小時的校園防護員發生角色緊張的機率高於每週工作40小時者。人力不足通常是造成工作時數與負荷過大的主要原因,而過高的工作量也可能提高發生職業過勞或情緒耗竭的機率。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