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23

犧牲未來也值得!「一票首輪籤」會是 NBA 球星的交易公道價嗎?

時間回到 2013 年,布魯克林籃網為了一圓冠軍夢,向塞爾提克交易兩名年邁的全明星 Paul Pierce、Kevin Garnett,這筆操盤堪稱經典的「負面教材」,並非痛失未來之星,而是敗在 3 年首輪選秀權以及一年的順位交換權,使籃網從 2015 年身陷難以脫身的黑暗期,反觀塞爾提克借助這批籌碼,一舉完成重建,更從攔截了現在的一哥 Jayson Tatum。

作者:Ken

時間回到 2013 年,布魯克林籃網為了一圓冠軍夢,向塞爾提克交易兩名年邁的全明星 Paul Pierce、Kevin Garnett,這筆操盤堪稱經典的「負面教材」,並非痛失未來之星,而是敗在 3 年首輪選秀權以及一年的順位交換權,使籃網從 2015 年身陷難以脫身的黑暗期,反觀塞爾提克借助這批籌碼,一舉完成重建,更從攔截了現在的一哥 Jayson Tatum。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輪選秀權」長期被 NBA 各隊視為未來的象徵,是不該輕易捨棄的資源,近年風向卻有些不同,好幾筆重磅交易都牽涉 3、4 枚以上的首輪籤,數量不斷刷新紀錄。連仍在待售爵士球星 Donovan Mitchell,都喊出了 6 枚首輪的價碼,現代球隊為何這麼捨得?

2019 年湖人為網羅 Anthony Davis 送出 Brandon Ingram、Lonzo Ball 等小將包,還有 3 枚首輪、2 年首輪交換權。同年夏天,快艇則以 Danilo Galllinari、Shai Gilgeous-Alexander,再加上 5 枚首輪、2 年首輪交換權換來 Paul George,上述兩位都曾是一方之霸,某種程度或許值得。今年情況卻更進一步, 灰狼與老鷹都犧牲了 3、4 個首輪,才獲得 Rudy Gobert 以及 Dejounte Murray。

3、4 個首輪有多少?根據 NBA 規定,球隊最遠可以交易 7 年後的選秀權,但不能連續 2 年沒有首輪選秀權。換言之,若某隊今年有照規定使用首輪選秀權,於沒有額外囤積的情況下,能交易 2023、2025、2027、2029 年的選秀權。代表,若送出 4 枚首輪籤,相當於把能給的籌碼一次梭哈,再加上互換順位權,就等同於完全放棄高潛力的新人。

把短期內的未來 All in 換來一名球星甚至副手,真的值得嗎?其實,聯盟生態正在改變,選秀權的交易價值也有所變化。某匿名球團高層向《The Athletic》指出,首輪籤看漲,因為這是現在唯一能獲得球星的方法。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NBA 自由市場玩法不一樣了!今夏別期待有「薪資空間」大買家》此文所提,捧著薪資空間在自由市場已經是過時的玩法,今夏眾星 Zach LaVine、Bradley Beal、Kyrie Irving 都只有過過水,真正能開價搶到的最大咖,反而是加盟尼克的 Jalen Brunson。球星不再進入自由市場,更多改以交易轉隊,除了像是 James Harden 一樣喊出 Trade Me,就算合約到期也會優先選擇「先簽後換」。上一次有頂級球星進入自由市場找新東家,已經是 2019 年的 Kyrie Irving、Kawhi Leonard。

因此想要獲得球星,「選秀權」成為各大賣家索討的必備品,對於買家來說,也是對現有戰力折損最少的籌碼。ESPN 資深記者 Zach Lowe 提及「大型交易」賭博的必要性,例如湖人因為 Anthony Davis 最後奪得總冠軍,而快艇透過 Kawhi Leonard、Paul George 首次摸到西冠地板。從結果論來說,籃網 James Harden、Kevin Durant、Kyrie Irving 確實組團失敗了,但如果沒有傷勢、疫情阻擾,誰敢說他們非奪冠熱門?

灰狼、老鷹近年都面臨戰力瓶頸,前者走不出一輪遊,後者則是難以被視為強權,與其繼續等待現有小將成長,或是拿著中產合約小修小補,犧牲選秀權去投資 Rudy Gobert、Dejounte Murray,顯然能夠瞬間拉高戰力天花板。當然,大型交易面臨著一定的風險存在,卻也有高度的報酬,兩名球員雖非一級戰將,但在接下來的合約年限,要當一名穩定的副手維持戰績,卻也綽綽有餘。更何況,作為接手大量選秀權的一方,不見得能妥善分配所有資源。

請繼續往下閱讀

NBA 各隊早就學到教訓,不斷替選秀權添加「保護機制」。一旦該年高於特定順位,就能保留選秀權。老鷹在 Murray 交易案中送給馬刺的 2023 年選秀權(原屬黃蜂),有前 16 順位保護,灰狼給爵士的 2029 年首輪籤設立前 5 順位保護。用意皆是在替未來買保險,避免出現與籃網一樣的慘況。作為 Mitchell 的競爭球隊之一,尼克未來 5 年帳面雖有 9 枚首輪籤,卻有一半都設有樂透區保護。

最後一點則是「選秀權價值」的再審視。《The Ringer》於 2019 年一份報導曾統計,提早 3.5 年送走的「未來首輪選秀權」,到底能兌現成為多好的戰力?1983-2019 年之間共有 33 枚籤符合條件,最知名的選手是 Jusuf Nurkic 與 Gordon Hayward,總共僅 4 名生涯 PER 值能超過 15,再次說明選秀的不確定性。

對於一支期望突破侷限的球隊來說,他們所處的樂透區以後順位,合理期待值恐怕僅是一名合格的先發,但邁阿密熱火近年透過大量實例證明,就算沒有坦克累積天賦,依舊能藉由扎實的農場系統,以落選球員、發展聯盟打造圍繞在球星身旁的奪冠班底。

當然,若是從零開始重建的隊伍,瘋狂累積選秀權仍是一條可以接受的路線。話又說回來,即便某支球隊一年擁有 2-3 支樂透籤,又如何確保能找到一名基石呢?每年能被稱為「基石」的球員屈指可數,假設 2014 年 76 人順位升級至狀元籤,優先選了 Andrew Wiggins、Jabari Parker 而非 Joel Embiid,還能連年打入季後賽嗎?況且「The Process」不就證明了,要選到基石得花多少時間。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