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7/29

一年的Curry可以簽幾個GPII?讓你意想不到NBA的貧富差距

你知道一年的Curry可以簽下幾個GPII嗎?數字可能會讓你意想不到,這樣的貧富不均不僅僅在現實生活中,在NBA的生態也悄悄發生,為何會發生呢?怎麼發生的呢?又該怎麼面對呢?這篇帶你看門道。

作者:林克吳

Ken

如果要像快艇一樣堆到雙巨頭,甚至是籃網、湖人的三巨頭,球隊需要的資本更高(豪華稅),非大城市的豪門球隊恐怕扛不起,這樣說的話,就連避險也變成豪門專屬了。

但我又想到,若非塞爾提克具備一定的薪資承受能力,或許也組不成現在的陣容,恐怕會因未來的財務壓力,提早將雙J拆夥,或是送走Smart、無法接下Derrick White等等。

所以,M型化的或許不只有球員薪資?

ignativslin

勇士最初奪冠前幾年的薪資平均其實是特例的,當時大部分主力都在薪資為大爆炸前簽約的,加上Curry那時候有腳踝的問題,所以大部分球員的合約都是便宜約。就像今年的塞隊大部分合約也是低於行情,未來幾年肯定也是薪資大爆炸。所以有些球隊都會趁球員還有薪資紅利的時候補強,才不會造成現在湖人籃網的狀況,只要高薪資的球員受傷,球隊就是準備搶狀元了。

 

夕陽慵懶的躺在書桌上,房間裡牆上的日曆還沒撕掉紅筆畫圈的6月30日,鬧鐘的時針氣喘吁吁地剛跑過下午6點,一切都看似平靜,但在另一個時空,卻像是一腳跨出了絕對防禦的結界,漫天交易消息如雪片般朝你攻擊而來,“巫師一哥Bradley Beal簽下2.5億美金大約”、“金塊中鋒Nikola Jokic簽下了史上最大的2.56億合約”,彷彿這些天文數字都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常開銷,突然,勇士隊Gary Payton II與拓荒者簽下了2千8百萬的消息跳入眼簾,終於在浪人的生涯中拿到了屬於自己的大約,跟前一年的194萬薪水簡直天壤之別,霎時,懂了些什麼,就跟現實的M型化社會一樣,M型化的薪資結構也悄悄的吞噬著NBA生態,面對這樣的浪潮,老闆們在盤算什麼?球員又在想什麼?或許這篇可以讓你略知一二三四五。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可能都聽過M型化社會這個詞,但並非每個人都了解其意義,M型社會又可以稱為極端社會,是一個社會學的術語,指的是整個社會的財富狀況,財富人口的曲線呈現字母M的形狀,也就是代表著原本社會主體的中產階級縮小消失,大部分的中產階級逐漸淪為低收入的群體,少部分的群體進階成為財富天秤的另一端。

哪支NBA球隊是M型化薪資呢?

雖然不是所有NBA球隊都往M型化發展,但揭秘勇士隊21-22的團隊薪資,我們不難發現,大部分的薪資空間都被四巨頭給霸佔了,分別是Curry的24.88%、Thompson的20.64%、Wiggins的17.16%及Green的13.06%,總計就佔掉了團隊薪資的75.74%,球員的空格總共15個,等於有11位球員的加總的薪資不到25%,是個極度不平均的薪資結構,薪資結構甚至呈現L型,Curry的一年薪資就可以簽下24個Gary Payton II,以經濟的左派思維,這就極度不公的現象,但是相信有看總冠軍賽的人都會知道,Curry的價值絕對遠遠超過GPII,而且他是可以影響整個NBA趨勢的頂級球星,等等…難道…勇士是因為這樣的建隊策略才奪冠的嗎?且慢!讓我們看看另一個例子。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翻過勇士隊團隊薪資的下一頁,呈現的是21-22的湖人隊,湖人隊三巨頭占團隊薪資分別為Westbrook的27.48%、LeBron的25.6%、AD的21.98%,總計75.06%,幾乎跟勇士四巨頭差不多比例,更赤裸裸地說,湖人隊的團隊薪資更貧富不均,一個Westbrook的年薪可以簽49.7個Reaves,相當大的薪資差距,呈現更極端的薪資結構,但是今年湖人卻是令人失望的一個球季,連季後賽都進不了,所以說M型化的薪資結構並非奪冠金律,依舊要看球星的價值、團隊配合及角色球員的貢獻才能如願拿下歐布萊恩金盃。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什麼會有M型化的薪資結構呢?

首先,我們要來理解一個基本概念,NBA球隊的資薪空間是有限的,如果超出就要繳額外的奢侈稅,像今年拿下冠軍的勇士,就是今年繳交最多奢侈稅的球隊,但是否因為這個因素才奪冠就是另一個故事了,回到正題,當薪資空間有限制時,等於是一個零和的市場,有人薪水高勢必有人薪水會被壓低,當巨頭文化或是抱團文化興起時,發光的並不是超級球星合體的那一刻,而是低薪球員聽到經紀人報價的淚水,但是在巨頭文化拿下多個冠軍後,這樣的趨勢也就慢慢的被球迷接受,甚至是被球員接受,所以為何會產生M型化的薪資架構呢?巨頭文化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當低薪球員流下男兒淚時,你可能會問:「不爽,不要簽約就好了啊!」,沒錯!就跟自由市場一樣,當合約成立時,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結果,那低薪球員為何會接受低薪呢?理由很簡單,因為薪水已經不是這些球員加盟的最重要因素,願意接受底薪的球員,通常是年紀大但卻未嘗冠軍滋味的老將,又或者是已經在市場漸漸被放棄的球員,積極尋求曝光並想再次證明身手,又或者是年輕新秀及發展聯盟的球員,這些球員需要舞台,一個架好的冠軍舞台,套句鄉民的語錄,他們就是一些希望搭乘冠軍列車的乘客們,而這些乘客們在流下兩行清淚的同時,支撐他們的是一個充滿冠軍的夢想泡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