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擊球依然強勁,揮棒也仍舊怪力,為何大谷翔平的長程砲火明顯下滑?

擊球依然強勁,力量也依舊怪力的情況下,純長打率相比去年卻直接跌了接近一成,差距顯而易見,今年的大谷砲火不若以往的原因是甚麼?

作者:Leo Wei

只要你是棒球迷,就鐵定聽過大谷翔平的名字,喔不,不僅僅侷限於棒球迷,大谷翔平的聲量已經是世界級的頂級巨星了。

覺得我在造神嗎?沒有,絕對沒有,提供一份數據,根據Google Trends顯示,整個2021年中,大谷翔平(Shohei Ohtani)的搜尋數量在所有運動員中高居第七位,是的,就是全世界第七;根據Forbes五月的文章,大谷是MLB歷史上,在Google被搜尋次數最多的投手,世界上有著不可勝數的運動員,大谷的搜尋量能排到世界第七,歷史名投更是人才輩出,大谷卻能夠擁有冠居群雄的聲量,完全就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世界級大人物。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谷之所以如此受關注,原因很簡單,他達成了百年難得一見,恐怕也後無來者的紀錄,除了棒球之神貝比魯斯外,我們尚未看到任何一個人能夠達到大谷正在做的事,當有一名球員能在投手丘上投出100英里火球,並且打出擊球噴速119英里的球時,他絕對就是世上少有的存在。

當然,投出100英里火球在大聯盟中也大有人在,有的人空有球速,控球一團糟,大聯盟中也不乏盲砲怪力男,但大谷不僅僅是氣勢嚇人,他的整體表現也相當優異。

這兩年的大谷到底有多強?近兩個球季中,他累積的143 wRC+高居聯盟第12位,後面著諸如Trea Turner,Pete Alonso等等家喻戶曉的大明星;投球部分,在投滿200局的投手中,3.02的防禦率在同期排在第15位,他後面有著Gerrit Cole,Shane Bieber等等頂級巨投,同樣是3.02的FIP高居第12位,在他後面的有Walker Buehler,Sandy Alcantara等中生代王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我們把投打數據分開看,甚至不要把他當成大谷,無論是打擊或是投球數據都能夠在聯盟中名列前茅,最恐怖的是,以上這些數據都是大谷一個人打出來的,夠扯吧。

大谷的打擊之所以能有如此高檔的表現,與他的長程砲火脫不了關聯,.295的純長打率在2021-2022年間高居第四,堪稱大聯盟首屈一指的大砲手,這也是大谷之所以能夠在打擊端打出優異產能的最大原因。

雖然說近兩個球季大谷的打擊表現頂尖,但球迷肯定有發現,今年球季的大谷,相較於去年砲火有明顯衰退,這是甚麼問題?

在討論今年的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先來看看大谷去年是怎麼成為一名大砲手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要打出大量的長打,擊球品質固然是相當重要的環節,去年球季的平均擊球噴速,最大擊球噴速,強勁球比例都名列前茅,換言之,大谷的擊球都相當扎實,已經墊高了他的地板。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條件,就是擊球仰角,畢竟擊球再強,打在地上往往是最沒效率的方式,大谷去年的球季高達34.6%,相較於聯盟平均高了超過10個百分點,此外,拉打率也是相當高的46.6%,我們能夠將他歸類為一名極端的拉打型飛球打者,而這類的打者,就是最能製造全壘打的屬性。

為甚麼這麼說?

首先,只要有看棒球的球迷們都知道,平飛球,甚至高飛球才能夠有形成全壘打的機會,這點應該不需多做解釋。

除了擊球仰角外,擊球初速也是形成安打的一大關鍵,根據統計,今年球季,全大聯盟的高飛球擊球初速由強到弱分別是拉打飛球中間方向推打飛球,毫不意外地,拉打飛球也在多項預期數據占優,因此,我們不難得知,去年的大谷為何神佛難擋。

此外,拉打飛球還有一項隱形的優點,也是預期數據的盲點。

過去的文章中,我曾經提過,預期數據中,僅僅考慮仰角,擊球噴速,但最終球的落點才是決定這個打席的成敗,正常的球場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左右兩翼的全壘打牆都較短,相較於挑戰中外野,若能將球打到兩側,尤其是拉打,有著更多能夠製造全壘打的機會。

如果說這麼說太過於抽象,我們用數據來看看,以下是今年球季,全聯盟拉打飛球,中外野飛球,以及推打飛球的表現,我們能夠發現,拉打飛球最有機會得到比預期數據更好的效益,而中外野飛球最容易被高估,印證了這項論點。

方向 打擊率 預期打擊率 長打率 預期長打率 加權上壘率 預期加權上壘率
中間 .204 .285 .565 .869 .311 .477
拉打 .480 .353 1.683 1.179 .878 .627
推打 .171 .160 .388 .395 .228 .232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