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8/07

請給分(3),鵜鶘價格與價值的衝突,Zion Williamson回歸增加考題難度

現實的情況是鵜鶘的走向其實已經不是Griffin設定的藍圖,21-22的鵜鶘從Zion Williamson受傷開始,有太多都是意外的狀況了,好的壞的都有,鵜鶘該去優先鞏固21-22意外成功的部份?還是回到Griffin之前的藍圖?也許是更完美的計畫或更高的期待,只是還沒發生,或根本不會發生。

作者:春少

lisungyu

看完還是覺得........趕快賣胖虎吧,拖越久賣相越差,等全世界都是知道胖虎控制不了嘴巴,控制不了體重的時候,就不是實力配不上合約,而是爛約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在討論NBA的球員時經常會講到某某是好球員、對某支球隊很重要,他可以替休息室加分、教導年輕球員、又承擔許多球場工作、或是將自己的本質工作做得很好,然而攤開薪資表會發現這些大家口中的好球員,未必有得到受人尊敬的薪資,例如PJ Tucker生涯至今總共賺取了57.4M的薪水,我們不用拿Russell Westbrook這種風口浪尖上的來比較,Tucker的生涯總薪資低於Gordon Hayward過去兩年的薪資、約等於Kevin Love過去兩年的薪資,是的,這還沒算上Tucker暑假新簽的這張三年約 – 他生涯迄今簽過最大張的合約,3年33M,還略低於活塞給Marvin Bagley的數字。

 

薪資代表了一個球員的價格,價格取決於市場認知,在多數情況下,價格即反應了該球員的真實價值,但像PJ Tucker這種案例又似乎價格無法反應價值,另外有些時候球員的薪資和他這一秒的真實價值因為發生的時間點不同,也許價值提升了或下降了尚未反應在薪資上,或是無法區分高下的頂約、或新人約,所以球員交易能換回的東西,會是比薪資更能反應真實價值的參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即便是用交易價格去看待,仍未必能反應出該球員的真實價值,這是因為每個球員對每支球隊來說本來就有不同意義,像Tucker的價格拉不上來,導因於他的屬性偏向於爭冠等級球隊的加分題,爭冠等級球隊本身不多,還要先顧及必要元素後才有餘力用剩餘資源去爭取加分,活塞會用比Tucker更大張的合約簽Bagley,只是因為對活塞而言Bagley此時此刻更有價值,但這不代表對其他球隊Bagley的價值有大於Tucker。

 

一般來說,一支球隊的價格組成,大致上也會是這支球隊的價值組成,會違背這種情況有可能是高價格球員打不出對於這支團隊的價值,或低價格球員打出高團隊價值,鵜鶘從2019年重建以來,剛好一直是這樣的球隊,19-20球季鵜鶘暑假簽下J.J.Redick和Derrick Favors,結果兩人並無法發揮效用,原本隊上最高薪的Jrue Holiday也無法帶領小將,20-21球季在送走Holiday的交易中收回Eric Bledsoe和Steven Adams、在季中送走J.J.Redick的交易中拿回James Johnson,一樣都無法提供對等產值,三人在該季鵜鶘的團隊薪資中排1、3、4名。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到鵜鶘下半季逆襲最後從附加賽殺入季後賽的21-22賽季,躍升全隊最高薪的Brandon Ingram發揮了帶頭效用,季中交易獲得的CJ McCollum更是成為鵜鶘逆襲的關鍵,陣中唯二高薪球員表現都很精采,加上第三高薪的Jonas Valanciunas也長期穩定輸出,看似鵜鶘擺脫前兩年那種高薪球員打不出價值的窘境了吧?其實也不盡然如此,Zion Williamson整季沒出賽、幾筆交易、簽約引進的老將和中生代球員Devonte’ Graham、Garrett Temple、Willy Hernangomez、Tomas Satoransky全面失敗,甚至可以用表現極差來形容,鵜鶘的季後賽一來是新人養成非常成功,Herbert Jones、Trey Murphy、Jose Alvarado在球季後段甚至附加賽都成為球隊主力輪替,二來不可諱言整季36勝的鵜鶘剛好遇到西區整體最低標的一年,鵜鶘在這年球隊的價值組成比起前兩年更符合價格組成,但比起其他球隊仍屬於偏離值較高的,有不少意料外的驚喜,也有不少意料外的失落。

 

 

David Griffin的作為和鵜鶘的路線

 

David Griffin在2019年接手鵜鶘總管,接手後在處理Anthony Davis交易問題上馬上打出漂亮一仗,但從這筆交易開始,到他下一筆能被稱讚的操作,已經是兩年半後引進CJ McCollum的交易了,中間還一個2021年犧牲順位引進Valanciunas的交易算是平盤以上的操作,簡言之,從Griffin在鵜鶘上任後,除了McCollum和Valanciunas以外,他這三年所有對於中生代和老將的簽約、交易全面失敗。

 

Griffin雖然2014年在騎士才第一次接手總管一職,但他之前從業已超過20年,光在太陽就待了17年,並不是什麼菜鳥總管,在騎士時期他最著名的交易是在2014年用Andrew Wiggins、Anthony Bennett向灰狼換取Kevin Love,後來2017年Kyrie Irving離隊的交易他已經卸任了,那筆不是他做的,Kevin Love的交易在當時被認為極為成功,也讓他獲得該年最佳總管第二名,不過Love和Wiggins的發展際遇其實更偏向於當下的環境,平心而論這並不是什麼獨具慧眼的交易,Griffin的成功程度上是歸因於Wiggins生涯早期的不如預期,另外Griffin卸任前一筆將Mike Dunleavy和Mo Williams換成Kyle Korver的交易,當中包含二輪籤異動,Griffin送走騎士的2021二輪籤正是日後他在鵜鶘選到Herbert Jones的那張。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