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8/11

【關鍵專訪】鄭承嘉:棒球是真愛,高科技主管45歲挑戰職棒夢

看見鄭承嘉站上打擊區,測試會當日的捕手陳建廷表示,「一開始心裡難免會想說,他到底能不能打?」但看著鄭承嘉試揮姿勢與有耐心且精準的選球後,陳建廷才意識到「他真是有備而來的」。接著,回憶鄭承嘉咬中球心扎實擊出安打的當下,陳建廷更激動的說,「當時全場甚至還歡呼聲,真的令人跌破眼鏡。」

本文授權轉載自「關鍵評論網」,作者:藍妮蒨。原文連結

2022年6月27日,天氣晴,各方棒球好手聚集於天母棒球場,進行「2022年中職新人測試會」,挑戰自己的職棒夢。45歲的鄭承嘉站上打擊區,身上不見歲月的淬鍊,反倒保持著年輕時期的精實壯碩,眉下藏著一雙波瀾不興的眼神。面對年輕投手,他沉著穩重地猛力一揮,敲出帶有二分打點的一壘安打。

圖片來源:鄭承嘉提供

鄭承嘉是繼2004年藝人澎恰恰(當時48歲)後,第二位超過40歲報名測試會的選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參與測試會選手的平均年齡,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運動健康學系系主任洪暐說明在這20年來,受到球團經營、課業與國外球團簽約等因素,參加者年齡層從20歲初頭,持續有提升至30歲左右的趨勢。但他也說以40-50歲的年紀來說,倘若身體一受傷,運動能量再回填的恢復能力是會變差的。

談到棒球選手的黃金階段,「30至35歲左右將會是巔峰狀態,在這階段他們的體能、技術是最成熟的。」洪暐提到,但也有像鈴木一朗般的例外,到了40多歲還上演超級雷射肩的守備,可是這類人相對少數。另外在密集賽季中選手是否能應付輪值需求,這也是球團會考慮的因素之一。

 

故事的原點:一組水泥袋手套、一支樹幹球棒

民國66年出生於新北市三重區的鄭承嘉,經歷十大建設時期,那時小型鑄模、車床等產業,「三步一家,五步一店」駐廠在鄰里巷道間。在大家族出生的鄭承嘉有三個姊姊、一個哥哥和一位雙胞胎弟弟,由於父母經常忙於不鏽鋼管工廠的事業,無暇顧及每一位孩子,因此,他和弟弟鄭承瑋感情最好。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著經濟起飛,整個台灣社會也進入棒球民族主義狂熱的時代。

1986年至1990年間,台北縣三重市市民代表蔡明堂(現為穀保家商校友會會長)致力於三重區棒球發展,開始自資設立三級棒球隊。草創初期,球隊陸續到台北縣各個國小舉辦球員測試徵選,「那時我沒有被選上,但弟弟入選了。」回憶當時和鄭承瑋一起去參加選拔的鄭承嘉笑著說。

鄭承嘉放學後時常和堂兄們在工廠旁的曠地,用著自製的水泥袋當手套、隨地而撿的樹幹做為球棒,一來一往練著球,直到黃昏。「練完球,我常常騎著腳踏車去學校球隊看鄭承瑋打棒球,順便載他回家。」久了,他在球場圍欄旁牽著車的身影,落入了教練的眼裡。

「我很想打棒球。」於是鄭承嘉國小五年級就離家正式加入興穀國小棒球隊,扛起隊上的主力投手與中心棒次。

請繼續往下閱讀

和鄭承嘉在三重國中、東海高中(穀保家商前身)球隊同窗6年的中職前興農牛退役選手曾華偉說,長期在嚴格紀律的球隊訓練裡,鄭承嘉成熟獨立的個性,常常白天訓練、晚上讀書。甚至半夜閉燈就寢時,很常看他帶著球棒到鏡子前反覆調整打擊姿勢,有習慣去思考改善自己的錯誤。

 

模具學徒、科技業、澳洲打工換宿,「我是不是要走不一樣的路?」

在台灣大環境的教育體制裡,棒球隊、體育班一直都是以較弱勢的形象存在著,多數球員似乎只能被困在職棒殿堂中計畫人生。高中畢業後,鄭承嘉和鄭承瑋沒有選擇升學,而是到剛創立的台灣大聯盟參加業餘培訓隊。

「台灣大聯盟正式轉職業聯盟後,業餘培訓球員不是轉職業約,就是去當兵。」鄭承嘉帶著對棒球生涯的未知與父母的期待,轉去當模具學徒,「我對自身球技有自信,但球場有時候談的是機運,現況不是說你想要怎樣就能夠怎樣。」

圖片來源:關鍵評論網 / 藍妮蒨攝

在悶熱雜亂無章的工廠裡,聽著鏗鏘有秩序的金屬撞擊聲,鄭承嘉看著因練球而長滿厚繭的雙手,仍不忘情棒球。他心想「一輩子待在工廠,真的是我想要的嗎?」於是決定辭掉模具工作到和信鯨當練習生。

當時,鄭承嘉沒想到台灣職棒竟敗給了慾望、金錢與欺騙,曾風光一時的國球陷入了前所未見的黑暗期。「遇到職棒簽賭案後,我開始思考是不是要走不一樣的路?」褪下練習生球衣,鄭承嘉決定重拾課業。

他以體保生身份進入大葉大學,雙主修人力資源暨公共關係學系與休閒事業管理學系,大四時先修工業關係學系研究所課程,撰寫研究職棒公關的論文。兼顧打球和課業,鄭承嘉不到一年半就順利從大葉工業關係學系研究所畢業,「我們其實不比讀普通班學制的學生還差。」鄭承嘉臉上流露出驕傲的神情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