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8/12

《2023世界盃男籃資格賽》經驗不足、默契不佳還打最複雜的戰術?中華隊三戰狂輸117分不是沒原因

許多人或許會將中華隊本次的失利,歸咎於Artino的缺席或年輕球員經驗不足,甚至是幾名老將都不具備主宰賽場的能力,難以和擁有NBA等級禁區陣容的中國,或陣容相對完整的日本匹敵。然而,比起時運不濟或陣容殘缺不全,中華隊慘敗背後,似乎還隱含諸多待決難題。

作者:EdotTdot_4

上個月在澳洲墨爾本進行的2023世界盃資格賽第三階段,中華隊兩度迎戰中國、一次面對日本,皆以輸球坐收,提前淘汰出局。這三場比賽中華隊都以30分以上的差距落敗,負分合計達117分。

如此結果並不是太令人意外,由於世界盃資格賽第三階段與亞洲盃舉行時間相近,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阻撓,許多球員因個人因素或傷勢婉拒出賽。在人手有限的情況下,中華隊將多數主力放在亞洲盃的名單中,世界盃資格賽陣容則以年輕球員為主體,搭配幾位資深球員,以及歸化球員William Artino。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中華隊命運多舛,包含Artino在內,四名球員陸續傳出確診消息,另有部分球員因傷不克出賽,中華隊一度只剩十人可以應戰。

許多人或許會將中華隊本次的失利,歸咎於Artino的缺席或年輕球員經驗不足,甚至是幾名老將都不具備主宰賽場的能力,難以和擁有NBA等級禁區陣容的中國,或陣容相對完整的日本匹敵。然而,比起時運不濟或陣容殘缺不全,中華隊慘敗背後,似乎還隱含諸多待決難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似曾相似的慘敗結果 鄭志龍教練與他的普林斯頓

在兵分兩路的情況下,Charlie Parker教練負責率領國家隊一軍出征亞洲盃,至於世界盃資格賽的中華隊兵符,則由周俊三教練執掌,教練團成員尚有鄭志龍、吳俊雄、廖覎鋕等國內知名教練。

或許是因為前P. LEAGUE+桃園領航猿總教練鄭志龍擔綱助理教練,時常能聽到場邊喊出「做台灣」、「做桃園」等上季領航猿的戰術代號,就連主要的進攻戰術系統,毫無意外地,也是以領航猿上季主打的「普林斯頓(Princeton Offense)」戰術為主。

簡單來說,普林斯頓是一套以長人持球策應為主軸,加上大量空切走位的motion戰術。

普林斯頓能夠使場上五人皆融入進攻,但人人皆必須具備一定的技術水平,而且還要培養出不錯的默契,內線球員必須有優秀的策應意識、傳球視野、閱讀防守判斷與個人能力,外圍球員要有良好的空手走位意識、外線穩定性與傳球能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普林斯頓並沒有一定的公式,只有三種基礎的跑位方式:Low Post Series、Point Series和Chin Series。對球員來說,要熟記這些走位模式已是一大負擔,更困難的是,必須針對場上情勢靈機應變,與其說普林斯頓是一種戰術,不如說它是一套哲學和觀念。

普林斯頓可說是史上最複雜的戰術之一,所以早已在NBA絕跡,只剩下一些概念遺留在現今某些球隊的戰術版上。過於深奧的普林斯頓戰術,可能也是上季鄭志龍教練執教下的領航猿,戰績排名聯盟墊底的主因之一。

 

而本屆的中華隊,在Artino缺陣的狀況下,陣中幾乎沒有一名長人能夠達到普林斯頓所需策應能力的標準,更別提球隊成員先前幾乎沒有合作經驗,僅集訓一個月就上場作戰,默契絕對好不到哪去,卻要執行如此縝密的戰術配合,自然效率不彰,大多流於鋒衛搖擺人的單打。

再者,受制於對手全場壓迫,當中華隊將球帶到前場時,普林斯頓準備要啟動時,進攻時間大約只剩12秒,完全沒辦法有效製造空檔,只能在進攻時限到點前急忙拆彈,如同下方影片所示。

 

平心而論,普林斯頓根本不適合本屆的中華隊,尤其在本階段賽事開打前,Artino早已確認無法出賽,人手充沛、功能多元的後衛群,才是中華隊的最大優勢,因此以後衛作為發起點,多進行擋拆或「Pistol」等簡單的掩護戰術,或許才是更能發揮自身長處的戰略。

類似情況在去年七月的亞洲盃資格賽第三階段也曾發生,當時中華隊的總教練正好是鄭志龍,同樣也是在球隊陣容較為年輕、經驗較為欠缺、默契不佳,長人又缺乏策應能力的條件下,以普林斯頓為戰術主軸,結果三場比賽總計輸給對手125分,一度瀕臨淘汰邊緣。後來在Charlie Parker重掌兵符,陳盈駿、林庭謙等多名主力歸隊的情況下,才在外卡戰有驚無險脫穎而出

從這些經驗看來,即便遭遇慘敗,中華隊也難以從中獲得養分,只會重蹈覆轍,繼續迎向令人失望的結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