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8/15

《SHO-TIME:大谷翔平,不可思議的二刀流奇蹟》─ 前所未見的搶人大戰!為何最後會是天使隊勝出?

全世界在知道大谷選擇了天使隊之後,第一個想問的問題就是為什麼,但是在接下來的幾天、幾星期、甚至幾個月之內,始終沒有人能找出個清楚的答案...

SHO-TIME:大谷翔平,不可思議的二刀流奇蹟

Jeff Fletcher 著 / 文生大叔 譯 / 堡壘文化出版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所未見的搶人大戰

(以下節錄自本書 P.62-72)

全部結算下來,為了吸引大谷加盟,大聯盟三十隊中有二十七隊都交出了他們的專案報告,其中的一個例外是亞特蘭大勇士隊,因為他們剛剛才因為嚴重違反了聯盟的國際球員簽約規定而被處罰;勇士隊的總經理約翰.柯普雷拉(John Coppolella)被終身禁賽,球隊也損失了十二位違規簽下合約的小聯盟球員。這些嚴重的處罰就像是一道陰影壟罩在大谷的合約協商之上,任何球隊都知道,如果有人企圖想要找出什麼漏洞來多給大谷一些額外的薪資條件,最後的結果肯定一樣會遭到聯盟的重罰。

雖然簽約金很明顯不是大谷考慮的重點,但球隊大多還是會努力在有限的空間裡製造出更高的額度來讓自己比競爭對手更吸引人。大聯盟對球隊所能花費在國際球員身上的簽約金總額有一定的限制,數字從四百七十五萬到五百七十五萬不等,依據前一年的戰績紀錄決定,戰績排名越差的簽約金總額越高;每年國際球員的簽約期限從七月二日開始,所以到了十一月時,很多球隊早已將大部份的簽約金給用完了,這其中還包括十二隊因為之前的簽約金花費超額,而被限制該年度花在單一球員身上的簽約金不得超過三十萬美元。當聯盟開始讓各隊競標大谷時,德州遊騎兵隊所剩餘的三百五十三萬五千美元簽約金額度是全聯盟最高的,洋基隊也有超過三百萬美元的額度,天使隊只剩下大約十萬美元,是額度最低的球隊之一;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都認為天使隊根本不可能簽下大谷。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大聯盟的規則允許球隊以交易的方式來獲取額外的國際球員簽約金額度,這種交易跟實際的金錢無關,只是單純將可以使用的簽約金額度由一隊轉讓給另一隊而已,來換取一些補償而已。舉例來說,當時勇士隊還有一百二十一萬美元的簽約金額度,但是因為之前違規所受到的處罰,這個額度他們根本無法使用,他們還有一位2017年表現令人失望的牛棚投手吉姆.強森(Jim Johnson),在2018年還有四百五十萬美元的保障合約薪資;於是在十一月三十日,也就是天使隊完成了大谷專案報告檔案的幾天之後,天使隊就與勇士隊完成了交易,不但承接了強森的合約,也獲得了勇士隊的國際球員簽約金額度,而勇士隊則從天使隊手中獲得了一位評價普通的小聯盟投手賈斯汀.凱利(Justin Kelly)。這筆交易正式把天使隊推進了大谷爭奪戰的中心,「我們換取這個額度的目的就是要競逐大谷,讓他願意加入我們球隊,」天使隊總經理艾普勒(Billy Eppler)在完成交易的當天就這樣說,這也是他第一次公開宣布天使隊確實想要簽下大谷。

雖然天使隊可以付出的簽約金額度仍然只有大約遊騎兵隊和洋基隊的三分之一,但他們已經進入了領先群,更甩開了那些單筆上限只有三十萬美元的球隊;「這讓我們在競爭對手中稍微顯眼了一點,讓我們球隊和我們的簽約金數字都名列前茅,」艾普勒說。

總而言之,為了能坐上談判桌,天使隊付出了一個低層級的新人球員並承接了一份四百五十萬美元的合約,也準備了一份詳盡的專案報告,他們甚至還製作了一部精美的影片,但是現在他們只能等。

十一月二十九日,也就是天使隊完成專案報告的兩天之後,大谷飛抵了洛杉磯國際機場,現場大概有十幾位日本媒體記者等著他;《體育日本》(Sports Nippon)是第一個發布大谷行程的媒體,該報派駐在洛杉磯的記者奧田秀樹(Hideki Okuda)和幾位同業在機場守候了好幾個小時等候大谷。對奧田來說這是家常便飯,田中將大從日本飛來洛杉磯的時候,他也一樣這樣等過,但是那一次日本記者們全都撲了個空;這次奧田注意到在國際航廈外面有一輛車牌號碼有著「011」的加長型禮車在待命,那是大谷在火腿隊時的球衣背號,奧田的直覺告訴他那就是要來接大谷的車,果然沒有多久,大谷就在幾位工作人員的陪同之下現身。日本記者不停的拍照,但是大谷沒有回答任何問題就被快速帶走;奧田說接下來的一整個星期記者們到處搜尋大谷的身影,不管是駐紮在創新藝人經紀公司門外,還是密切注意著大谷可能會進行體檢的醫療中心,再也沒有任何媒體拍到過大谷。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