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8/23

【春少說球】Geoff Petrie建立了國王黃金時代而又使它崩塌

最不了解國王在2000年初期如何成功的、他那兩座年度最佳總管怎麼來的可能是Petrie自己,頂級球星Webber兼融並蓄了一個名為普林斯頓的體系、且有優異的教練來打造並執行這個體系,這是國王成功的根本。

作者:春少

YM Su

自殺的應該是Ricky Berry,不是Barry,我想是筆誤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很多球迷在評論一些球隊為何不如何做以提升競爭力、打季後賽、爭冠軍,誠然沒人喜歡當輸家,但那是基於在客觀因素接近的比較基準上,沙加緬度國王 – 前身分別是堪薩斯國王、辛辛那提皇家、羅切斯特皇家,成立於1923年的半職業球隊,比NBA成立還早了25年,是真正歷史最悠久的球隊,不過這百年來球隊的命運,多數時間是聯盟中的次級球隊,這指的不只是實力,包括經營模式、市場規模所決定的球隊地位,或許你聽過一些球隊藉由意圖搬家當成和NBA或所屬城市談判的案例,有的也真的搬家了,像快艇從聖地牙哥去洛杉磯、雷霆從西雅圖到奧克拉荷馬,國王卻在NBA的歷史中,明文記載至少就有6次被聯盟勒令搬家或轉賣來解決經營問題,觀眾買票進場是球隊的大爺,球隊賺取門票是聯盟的大爺,被聯盟不斷踢屁股的大爺在NBA真就只此國王一家,2002年西區冠軍戰充滿陰謀論,正是聯盟不想讓冠軍戰在沙加緬度開打的臆測之下所延伸,對國王來說,很多時候生存下去比打季後賽、拿冠軍都更重要。

 

在這漫長的歲月中,在NBA草創時期的1951年羅切斯特皇家拿過一冠,但羅切斯特是個極小的市場,這個冠軍並沒有帶給皇家營利,1957年皇家就搬去辛辛那提,1960年選到Oscar Robertson迎來隊史第一個黃金時期,從1961-62球季開始連續6年打進季後賽,然而隨著送走Big O、經營不善、球隊搬家,又是一段12年的黑暗期,在這期間只進過一次季後賽,一直到1978年找來Cotton Fitzsimmons教練(最終生涯超過800勝)後才又出現競爭力,連續3年打進季後賽,到1980-81球季時還一舉衝進西冠戰,不過命運多舛的國王並沒有讓成功持續下去,隨著主力被挖腳和主場倒塌,國王又回到弱隊之林,這段期間國王被納入史冊最著名的大概是GM Joe Axelson在辛辛那提、堪薩斯、奧瑪哈(主場倒塌後暫用主場)、沙加緬度4個城市都帶來失敗,一個曾經送走Big O、Norm Van Lier、Nate Archibald、Jerry Lucas等球星的總管,他在國王的期間剛好錯過打進季後賽的3年,在1978年被解雇、1982年又回鍋。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85年國王搬至沙加緬度,搬家當年打進季後賽,接著又是10年黑暗期,下一次季後賽已經是1995-96球季,不過1986和1996國王都只拿了不到五成勝率的37和39勝,事實上國王在沙加緬度的前14年,從沒到達五成勝率過,連超過30勝都只有4個球季,這段期間國王的失敗有像Ricky Barry自殺和Bobby Hurley車禍這樣的不可控事件、也有像自己用狀元籤選了Pervis Ellison的經營問題,最主要還是市場性的限制讓國王留不下人,Spud Webb、Kurt Rambis、Wayman Tisdate、Walt Williams、Olden Polynice、Brian Grant都曾待過國王但時間都很短暫,整個90年代只有Mitch Richmond始終掛著國王頭牌球星,然而這不足以帶來勝利。

 

直到1994年上任的總管Geoff Petrie在1998年封館期間展開大動作,終於迎來這支百年老店隊史上的巔峰時期,Petrie是國王近代隊史真正影響最大的人,國王在這24年中分別締造了隊史最長連續季後賽紀錄和聯盟最長未進季後賽紀錄,兩個重大轉折皆是由Petrie一手造成。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天才的普林斯頓一代成員

 

現代球迷大多聽過普林斯頓一詞,簡單說是一種重視傳球的全攻全守戰術,普林斯頓本身是一種進攻戰術,但由於強調不斷傳球,會拖慢整體進攻節奏,事實上,Pete Carril執教普林斯頓大學共29年,其中1975-1996的21年中,他的球隊有14次都是全國平均失分最低的球隊,包括1988-1996連續8年。

 

Geoff Petrie是在1967年進入普林斯頓大學就讀,Pete Carril於同年進入普林斯頓執教,Petrie大一時即擔任主力,大二拿下常春藤聯盟得分王,後人在講到普林斯頓時認知是由Pete Carril於1996年帶進NBA國王隊,其實Petrie本身就是這名震天下的戰術產生的緣由,Petrie是普林大學進入NBA唯一一位場均超過20分的球員、唯一一位明星球員,而他終其球員生涯一直是以聰明著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