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9/07

我開始練習對話與成長—Devin Williams 銷魂變速球的人生軌跡

「Airbender」是 Williams 招牌變速球的外號,這顆絕殺武器讓他成為聯盟頂尖的後援投手。在成功背後,Williams 也曾經想過放棄棒球夢、深陷自己的過錯,在學習與自己對話之後,他成長為更完整的人、更成熟的投手,也希望藉由自己的表現,為更多非裔小球員打開機會之門。

作者:Darco

說起大聯盟裡最銷魂、最不可思議的球種,你也許會想到釀酒人後援投手 Devin Williams 的變速球。這顆變速球的外號是「Airbender」,由球路分析家 Rob Friedman 取材自美國卡通影集《降世神通:最後的氣宗》,將 Williams 譬喻為控制氣流的大師,一次又一次投出這顆詭譎的變速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手握 Airbender 和可催到 95 英里以上的速球,Williams 已經是聯盟的頂級後援投手:最近三季裡,在全聯盟投球局數超過 50 局的 301 位後援投手之中,Williams 的眾多數據都排在前幾名:防禦率第五名(1.77)、FIP 第四名(2.12)、被打擊率第二(1 成 52)、K/9 值第三(14.93)、WAR 第三(4.5)。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Airbender 和頂尖後援投手的地位,是我們比較熟悉的 Williams。另一方面,Airbender 在場上飛舞的畫面,也訴說著 Williams 與自我和現實對話、學習成長的一段故事。

在末路綻放的狂花

2013 年 6 月的某一天,Williams 漫步在釀酒人主場裡,這是他和球團的簽約日:一個星期前,釀酒人在選秀第二輪、第 54 順位選進他。Williams 是釀酒人當年選進的第一位新秀,球團對他有很高的期待,Williams 自己亦然。當球團人員帶著他來到牛棚參觀時,他發下一番豪語: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要在兩年內來到這裡。」

對 18 歲的高中投手新秀來說,要在兩年內上大聯盟是非常具挑戰性的事情。兩年後,沒有太意外地,Williams 還在 1A 磨練;下一次的兩年後,Williams 獲邀參加春訓,但是還沒正式登板投球,就在練投時傷了韌帶,走上 Tommy John 手術一途。

漫長的復健是一大考驗,對 Williams 來說,更難熬的是復出後的階段。傷後一年半,他在高階 1A 恢復出賽,不過控球、球速都還沒調整到位,加上球團對於投球數有所限制,反倒讓他變得消極。諸多不順反映在成績上,那年的防禦率 5.82、WHIP 1.82 等許多數據,是他進入職棒體系以來的最差成績。

有一場比賽,Williams 挨了一發全壘打,他賭氣地想,要在下一球往紅中塞速球,結果下一球沒有控好,速球直接從打者的頭上竄過,主審馬上把 Williams 驅逐出場。「我想著:『我不幹了。』我走下場,場邊有一個小孩,我把手套丟給他,跟他說他可以留著。那個時候,我已經準備好要回家了,我甚至連打球的慾望都沒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教練團了解 Williams 要走出傷痛的處境,不過他們認為他有另一個更重要的課題:他的心態必須更加成熟。Williams 當時的焦慮感很嚴重,一點小事都會讓他抓狂,例如隊友防守出問題、主審好球帶變形、甚至隊友在長傳球時稍微沒傳好,他都會表現出不太開心的肢體動作。想要重回正軌,這樣的心態顯然是沒有幫助的。

高階 1A 時期的 Williams|Source:The Athletic

球季結束後,Williams 正視自己已經沒有退路的處境:他在小聯盟待了五年、最高只到高階 1A、傷後成績並不理想,如果不做出改變,生存之路只會越來越窄。「我知道我必須去健身房報到、讓自己更加強壯、把自己準備好,因為 2019 年對我來說要嘛是成功,要嘛就是失敗。」

於是,Williams 回到家鄉的一座健身房報到,健身房老闆 Stu Beath 還記得他剛來報到時,六角槓硬舉還無法達到 185 磅,以職業運動員的身分來看,實在是有點悽慘,Beath 說:「我在想:『喔天啊,這下有許多事情要做了。』」不過,下定決心的 Williams 咬牙完成了所有菜單,新球季來臨時,他已經可以完成 450 磅的硬舉。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