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9/03

【F1】早在7月初就動作頻頻 McLaren車隊如何從Alpine車隊搶下Piastri

Oscar Piastri的合約糾紛在FIA合約審理委員會宣布由McLaren車隊取得勝利後落幕——為了從Alpine車隊取得這位澳洲年輕好手,麥隊早在7月初就已有動作了。

作者:Athrun

為了解決Piastri鬧出的合約糾紛,Alpine與麥隊因而在比利時GP大賽週將合約送至FIA合約審查委員會仲裁,經過四天的審理後,合約審查委員會於台灣時間9月2日晚間宣布麥隊為這場紛爭的贏家,也讓麥隊在判決出爐後迅速公布與Piastri簽下複數年合約一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闈場的報導指出Alpine車隊雖透過育成車隊Alpine賽車學院而擁有Piastri的優先議約權,但卻未在7月31日前履行,成為Alpine車隊輸掉這場官司的主要原因,不過《The Race》賽車網表示透過預備車手合約而與Piastri有所聯繫的麥隊早在7月4日的英國GP就已經與Piastri簽約了——Alpine車隊當時的如意算盤是與老將Fernando Alonso簽下延長合約,之後再將Piastri租借至Williams車隊,並視狀況將Piastri拉回Alpine車隊。

另一位當事人、當時傳出與麥隊不合的Daniel Ricciardo雖然知道車隊高層有意拉攏這位同鄉後輩加入,但他事後才知道雙方已在銀石達成協議,使得Ricciardo於一週後的社群聲明變得相當尷尬,也讓麥隊此舉看起來像是一步臭棋。

「我也是到現在才知道7月4日這一天竟然發生這種事,即便我在這幾個月與車隊討論我們該怎麼做才能得到更好的結果,我也知道高層可能已經著手尋找取代我的對象,當時我想如果真的是Oscar要取代我,那就算了吧,畢竟決定權並不在我身上」,Ricciardo於尼德蘭GP闈場表示。

請繼續往下閱讀

「Oscar的合約細節我們不便說明」,麥隊領隊Andreas Seidl表示,「但我們與Daniel的關係一直開誠佈公,我、Zak[Brown,麥隊執行長]與Daniel在這段期間持續進行公開且透明的談話,所以Daniel的方面沒有問題。」

據聞麥隊在銀石闈場與Piastri達成的協議內容是以Ricciardo的狀況而定:如果麥隊履行Ricciardo的2023年合約,Piastri就會成為麥隊在2023年的最優先預備車手,並在2024年扶正,這讓麥隊可以先和Piastri達成一定共識後再與Ricciardo周旋。

「這件事說起來直截了當,如果你要讓車手為你效力,首先你要與車手簽約,然後將合約送至FIA合約審理委員會登記備案,因此我們在7月做出上述目標相當明確的行動」,Seidl表示。

請繼續往下閱讀

想當然的,Piastri在這波糾紛裡毫無疑問的被Alpine車隊領隊Otmar Szafnauer批評毫無忠誠心,不過Piastri似乎在Alpine車隊被動得知Alonso將轉投Aston Martin車隊時就已向高層透露他有轉投McLaren車隊的意願,或是已經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了。

但認為自己有Piastri優先選擇權的Alpine車隊仍在8月2日發布扶正Piastri的新聞稿,使得Piastri陣營不得不做出回應,進而讓雙方間的糾紛公開化。

如同《RacingNews365》賽車網所提,Alpine車隊一直以在2021年11月所簽署的育成合約維持與Piastri間的關係,Piastri的經紀人Mark Webber雖一直向Alpine車隊追問正式合約,但後者卻遲未有回音,使得Webber決定不對Alpine車隊抱持任何希望,並開始與麥隊接觸,進而導致這次的合約糾紛。

種種因素因而讓麥隊認為即使雙方要對簿公堂,他們也會是最後贏家——相對的,Alpine車隊一直不對Piastri的合約做出最終決定成了他們在合約審理委員會中敗北的最主要因素。

「對我們來說,簽下Oscar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已經展現出一定程度的水準,許多車隊自然希望擁有他」,Seidl表示。

「了解包含中入門級賽場的車手市場狀況是我跟Zak的工作內容之一,因此我們是在確定Oscar沒有合約束縛後才發動攻勢,也是我們決定與他簽約的最大原因。」

——

來源:

The Race: How McLaren did its Piastri F1 deal - and what Alpine knew

The Race: Ricciardo didn’t know McLaren signed Piastri on July 4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