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9/13

寫給奧林匹克教育的一封信-10個方法,讓國家把奧林匹克推向國際化

奧林匹克格言“Citius – Altius – Fortius”傳達出對奧林匹克活動的期許,核心價值在 better 而不是 be the best ,追求卓越的價值理念,奧林匹克不僅要促進人的健康發展,而且要教育和培養人的德性品質,奧林匹克精神的培育對象不僅是體育運動員,甚至還包括普通民眾。該如何做呢?其實,古柏坦早在他的洛桑日報奧林匹克書信整理中,有一段名為「奧林匹克化的秘訣」中,提到兩個關鍵,一個是快樂、另一個是利他主義。(封面照片為國際奧林匹克學院 IOA 宿舍門口與希臘的天空)

作者:曾荃鈺

你塑造人體變得高尚還是卑鄙,要看它是被可恥的欲望引向墮落,還是由健康的力量悉心培育。」 -古柏坦 體育頌

奧林匹克活動的目標,是依據奧林匹克主義和其價值,教育青年透過運動練習,來建立一個和平及更美好的世界。」-節錄自 OLYMPIC CHARTER 奧林匹克憲章

查閱資料發現,在1918年紀錄在洛桑日報(325期,第1-2頁)上,完成7屆現代奧運會後,古柏坦在公開奧林匹克書信中直言提到:

「奧林匹克教育的實現,需要恆久的『生產中心』。」

請繼續往下閱讀

意思是說,奧林匹克教育是建立在體育實踐之上的一種生活原則,他既是追求超越,又講求適度;崇尚自身進取,也追求團隊和諧,而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體育實踐,發展出平等、博愛、尊重等精神,這就是教育。而這樣的教育,每四年才一次,是遠遠不夠的。

這就是為什麼,國際奧會在奧林匹克憲章中有提到奧林匹克學院的教育理念 (可惜現在 IOC 席次上,教育背景的人遠少於行銷跟商人)。在古希臘,文理學校就是一個穩定的奧林匹克生產中心,那現代的我們,除了奧運會外,還有什麼延續呢?

在未來,無邊際的城市來臨(無疆界的世界),體育文理學校將具有超然的地位,甚至成為每個城市必備的基本設施,才能夠真正影響全人類。

奉行多邊主義,遵循普遍法則的奧林匹克主義,只是個裝飾品嗎?

有意思的是,在希臘奧林匹克學院第25屆研討會上,我們很開放式的討論關於奧林匹克主義與精神,但越是探究核心,其實越會覺得惶恐,因為奧林匹克活動的精神與良善治理的教育觀念,在現今的世界上是越來越模糊了。因此,希臘籍的教授在課堂上問來自24個不同國家共30多位的奧林匹克碩士生代表,一起來思考以下 2 個問題:

國際奧會現在有沒有遵照奧林匹克憲章呢?
各國奧會有沒有遵照奧林匹克憲章落實呢?

我們在IOA的研討會課程討論中,24個國家代表將憲章,一條一條拿起來核對(討論很久,並且認真反覆確認各國的推動狀況),得到的答案是: 沒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道德與良心總是在得勢時第一個被丟棄,失利時第一個拿出來當擋箭牌的東西。教育也是。

在各國代表的分享中可以發現,所有的長期性問題,大多都與教育有關,但在所有的主要大型政策中,卻沒有人把教育放在第一位。

IOA討論
作者於國際奧林匹克學院 IOA 學士後研討會上課討論照片(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們甚至發現,各國奧會與國際奧會已經深入許多政治性的考量跟經濟考量,把奧林匹克憲章中的核心理念先暫時放到了一邊,且都有充分的理由這麼作。甚至在國際奧會中,談論奧林匹克主義與奧林匹克教育是危險的 (就像是政治上站錯邊一樣),這種失喪不是突然發生,而是逐漸的流失。

在全球市場、商業價值更勝於教育的當下,再加上國際奧會沒有軍隊、沒有警察可以監督或提醒,因此很多的力量逐漸介入,但是,奧林匹克的精神核心信念,本是善良、是真實、是友誼、是努力後的快樂,希望用體育將教育、文化融合,尋求創造一種透過努力而獲得喜悅的生活方式、教育價值的好榜樣、社會責任感和對一般基本道德原則的尊重。

可惜這樣的價值,或許不比賺錢、名利地位來得急迫,卻是失去再也回不來了!

奧林匹克格言“Citius – Altius – Fortius”傳達出對奧林匹克活動的期許,核心價值在 better 而不是 be the best ,追求卓越的價值理念,卻已經在爭金奪銀、勝者為王的普世價值中漸漸流失了!

當前的我們,該如何落實奧林匹克精神?需抓緊 2 個關鍵密訣

奧林匹克憲章中對國家奧會的任務,在第 27 章第 2 點第 1 節就提到:「國家奧會任務當透過各級學校、運動或體能教育機構以及大專院校於其所在國的各級學校中,推廣奧林匹克教育,以發揚奧林匹克的基本原則與價值。同時,透過鼓勵設立奧林匹克教育機構,例如國家奧林匹克學院、奧林匹克博物館和其他與奧林匹克活動相關計畫或文化活動以達成推展目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