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9/14

【球爸筆記】從歷年CPBL選秀球員生涯發展,來分析各球團農場的選手養成績效

常聽到新聞或網路上球迷朋友談到,某球團的二軍養成有目共睹,而某球團的養成體系不穩定,但還是需要能證明這些論斷真偽的數據分析。本文將由歷年選秀資料,來計算各球團選手養成的實際成果。

作者:Arjin Yuan

單尼斯@TW

我覺得數據上有個盲點,在於中信兄弟(兄弟象)在2009與2017分別爆發了黑象事件與五虎將事件,都有大批主力球員流失,因此在2010與2018年都拉上許多年輕球員來餵PA養成
當時會被拉上來的球員大部分也都是球團心目中未來的主力球員,因此只要沒有大傷或太誇張的爛成績,連兩年達成『投球局數超過 30 局,或超過 200 打席的球員』並不困難
另外因為養成成功沒有看最後的成績,因此比起同時期其他三隊來說中信兄弟的『養成成功率』自然較高了

Arjin Yuan

感謝您留言!
也是有這樣的可能,但我查了紀錄,影響應該是不大,畢竟本文只有統計23歲以下球員:
2009黑象事件影響的應是2010~2012球季開始達成30IP、200PA門檻的球員,這時有林煜清、張志豪,也都是當時的一時之選。
2018五虎將事件影響的應是2018~2019球季,這時間點開始達成門檻的有黃恩賜、陳柏豪、蔡齊哲、陳琥、楊志龍、林書逸、黃鈞聲,除琥王之外,也都是目前一軍戰力。
所以生涯能累積2年達到門檻,真的是不太容易。

常聽到新聞報導、或網路上的球迷朋友們談到:某球團的二軍養成有目共睹,農場滿滿都是潛力新秀,有需要隨時可以補充一軍戰力;而某球團的養成體系不穩定,球員產出青黃不接,直接反映在一軍難以令人滿意的戰績上。但總是口說無憑,還是需要數據能證明這些論斷的真偽,畢竟棒球迷已經逐漸從嘴砲時代,進化到目前的數據時代了不是嗎。

2010年選秀第二十八順位的捕手黃鈞聲,在進入職業殿堂八年後的2018年,才第一次獲得200個以上一軍打席的機會,為中職費時最長的選手。(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將由上一篇文章 CPBL 的歷年選秀資料進一步延伸,加計了球員的生涯發展,來計算各球團選手養成的實際成果。

【球爸筆記】從歷年 CPBL 的選秀結果,來觀察臺灣的三級棒球結構

統計原則說明

為避免數據的解讀誤差,先說明資料的取捨以及原因如下。

只統計 2009 ~ 2020 這十二年間的 CPBL 選秀簽約球員

因為 2009 年起,我國取消了役男球員的代訓制度,最後一支二軍球隊興農二軍也在本年度完成組建,所以中華職棒在成立的第二十年,終於開始了正式的職業二軍季賽制度,也是大家可以討論 CPBL 農場養成成效的起點。

而暫時的終點筆者選擇在 2020 年,原因是 2021 的入選球員在今年才是第一個完整賽季,而 2022 的才剛剛入選,都還沒有討論的必要。不過也因為如此,味全新軍的數據也僅供參考,請讀者們注意,畢竟許多選手仍在養成期。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統計入隊年紀介於 18 歲至 21 歲之間,以及 22 至 23 歲的球員

筆者以為,18 歲至 21 歲間的球員,屬於高卒與大學未畢業的時間點,在球員發展的角度來看,才是需要被職業球團養成的階段;而 22 至 23 歲的球員已大學畢業,可被歸類為即戰力選手,所需要被養成的要素較少,所以統計結果上筆者會做個區分。

另外,超過 24 歲的球員已屬於球技成熟期,球員生涯的成績好壞應與球團選秀策略與眼光有關,與養成能力應該就沒有太大的關係,為免影響計算結果,本文的統計就不列入。

儘管筆者是這樣的區分為二個年齡段來觀察,但是中職其實屬於球員庫深度較淺的職業聯盟(舉個例子來比較:目前兄弟球團手上握有 67 位註冊球員,而 NPB 的福岡軟體銀行鷹隊就擁有近兄弟二倍的 115 位選手。),因此 CPBL 的高卒球員在入選隔年就直接站穩一軍的現象其實很常見,只是在這樣的狀況下來討論養成成果是否適當呢?

不過大家都知道,CPBL 球團會使用一軍的 PA 或 IP 來養成球員並不是新聞,只要能持續在一軍打球,姑且也就算是培育成功了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生涯累積二個一軍球季投球局數超過 30 局,或超過 200 打席的球員,列為被養成成功者

請注意!不是連續二年,而是生涯只要累計有二個球季達成,就會被計算為符合一軍戰力。畢竟因為受傷、新血加入、洋將等因素影響下,要連續二年達成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舉個例子:有著精湛的配球與守備功夫、經歷過桃猿與味全的「劉時豪」捕手,其實並非一位默默無名的選手,但目前生涯卻沒有能達成任二個球季超過 200 個一軍打席的這個門檻,他僅在 2018 年時獲得過 266 個打席。

2013年選秀第八順位的捕手劉時豪,生涯只有在2018球季獲得超過200個一軍打席。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球員有達到上一項出賽門檻即計算為培育成功,不論當年或之後的成績如何

原因很單純,球團會用二個球季以上讓一位投手在一軍丟超過 30 局,或一位野手在一軍打超過 200 打席,就代表球團認為他是一軍戰力。

或者可以說從農場裡挑一個上來,也許成績會比誰誰誰更好;不過出賽數據上就是沒有「如果」這二個字。

或者可以說因為誰誰誰受傷,所以才沒有留下穩定局數、打數;不過維持球員能健康出賽,不也是農場養成的任務之一嗎?

只以選秀會選中該球員的球團作為依據,而不論後來所屬球隊;但有二位例外

因為沒有「自由的」自由球員制度,球員交易市場也如一灘死水,雖然今年終於又有交易啟動,可下一筆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會出現,因此 CPBL 球員幾乎都是因為養成失敗被釋出而轉隊,所以這裡只用選秀選中該球員並簽下合約的球團作為計算的依據。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