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9/16

Football Matters:畢爾包競技,本色(一)

不可諱言,畢爾包競技這樣的政策,對球隊財務不會有負面影響,這在現代足球的財務世界裡,也是相當特別的存在,那是對青訓系統養成的注重、對俱樂部的忠誠以及巴斯克民族主義三位一體的結合。儘管說這可能會犧牲俱樂部很多有形的成功(比如說冠軍獎盃、海外轉播和廣告收入等),然而畢爾包競技的風格依然沒有改變,他們的「本色」依然牢牢地刻在俱樂部的DNA裡……

作者:Alonetogether

在世界各地,足球常被用來當作國族主義的催化劑,好比說在FIFA世界盃期間,所有國民就會自動「團結」在一起為其國家代表隊加油打氣,西班牙這個足球大國自然也不例外。然而若我們把目光從西班牙國家隊足球給轉到俱樂部足球的話,那可是一幅完全截然不同的光景!比如說在加泰隆尼亞抑或是巴斯克地區,到處充滿了「反西班牙」(anti-Spanish)的建置與激情,在足球場裡,球迷們揮舞著代表各地區的旗幟,用自己的方言唱著歌,這樣的俱樂部有好幾間,而其中在政治上走得最極端的,可能就是大名鼎鼎的畢爾包競技(Athletic Bilbao)了。在巴斯克國家主義運動的土壤中踢球,畢爾包競技這支足球隊已成了巴斯克地區脫離西班牙獨立的象徵,在經歷過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時期40多年的壓迫,時至今日,畢爾包競技仍舊是巴斯克地區人民的驕傲,儘管說當今足球全球化的進程早已如脫韁野馬,但畢爾包競技卻仍舊維持著相當「獨特」的球員簽約政策:一名球員必須要滿足有巴斯克親緣/血緣,或者是符合在巴斯克地區(包含法國西南部的巴斯克地區)長大和在巴斯克地區接受(足球)教育其中一樣條件,才能加入畢爾包競技!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畢爾包競技隊是由一批英國工人(19世紀末的畢爾包,是個重要的工業城,吸引了很多外國工人,其中包括來自英格蘭東北地區的礦工,來自桑德蘭與南漢普頓的造船廠工人)以及一些從英國留學返國的巴斯克學生在1898年所創立的,這也說明了為什麼畢爾包競技的隊名書寫成英語的Athletic,而非西班牙字母的Atletico,不過在佛朗哥統治期間,畢爾包競技Athletic Bilbao被迫要改名成更具西班牙政治正確的Atletico Bilbao就是了。如前所述,在西班牙內戰期間,佛朗哥與希特勒(Adolph Hitler)共謀讓納粹對巴斯克地區進行轟炸,一方面納粹需要有地方進行轟炸「練習」,另一方面佛朗哥則利用這次機會來壓制自己的反對者,於是格爾尼卡這個巴斯克議會所在的古城,便在1937年毀於納粹的大規模轟炸之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1939年到1979年西班牙獨裁體制結束這段期間內,足球比賽是少數能讓巴斯克人聚在一起慶祝「巴斯克驕傲」(Basque Pride)的場合,在1979年的一場畢爾包競技與同屬巴斯克地區的皇家社會(皇家社會當時也跟畢爾包競技擁有同樣的球員簽約政策,但1989年以後正式取消)隊的比賽中,兩隊一起進場,雙方的隊長共同舉著代表巴斯克地區的旗幟,聯手將它給放在了球場中圈處。這個儀式事先必須仔細且祕密地籌畫,畢竟那是40年來首次有巴斯克旗幟在公開場合中展示。其實巴斯克也有自己的國家隊,然而他們並不被FIFA或UEFA所承認,他們只偶爾踢踢友誼賽,而畢爾包競技或皇家社會的球員,基本上還是會代表西班牙國家隊踢球的。由於嚴格的球員簽約政策所致,讓畢爾包競技的人才庫相當有限,不過其在西班牙足球史上卻是一支相當成功的球隊,他們曾8次登頂西甲聯賽冠軍,也拿下總計24座的西甲國王盃,而畢爾包競技也是1929年西班牙甲級聯賽開踢以來,三支從未遭到降級的球隊之一(另外兩支球隊分別是皇家馬德里與巴塞隆納),這對一支擁有如此獨特球員招募政策的職業足球隊來講,真的可說是一項難以想像的成就了!

 

 

外來的人才資源有限,畢爾包競技就必須要大力投資自身的青訓系統,他們得要讓每名自家子弟都發揮出完全的潛力,這才有辦法和其他球隊裡那些「外來的和尚」競爭,畢爾包競技的球員政策擴及到預備隊、青年軍或女子隊,唯一例外的是教練與後勤團隊員工,這兩個單位可以招聘使用非巴斯克系統人士。球迷對於球隊這樣的傳統非常自豪,畢爾包競技俱樂部的座右銘是「Con cantera y aficion, no hace falta importacion」,西語意思大概可翻成擁有自家的選手和當地的支援,就不需要進口了!畢爾包競技在球員簽約/培養上的限制比其他球隊還多,想當然耳,他們也極不願意出售自家球員,畢竟當這些明星球員離隊,畢爾包競技只能用自家青訓選手或者從其他巴斯克地區球隊買來的球員頂替,因此若其他俱樂部想要買畢爾包競技的選手,他們得提出,套句電影教父的經典台詞-一個令人無法拒絕的條件才行!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好比說Javi Martinez,2012年轉會到拜仁慕尼黑的價格是4800萬美元;Ander Herrera,2014年轉會到曼聯的價格是4300萬美元;Aymeric Laporte,2018年轉會到曼城的價格是6900萬美元;而守門員Kepa Arrizabalaga,在2018年轉會切爾西時,更讓畢爾包競技賺進了9400萬美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