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9/19

【F1】Piastri騷動對F1車隊育成體系的影響

為了盡可能的挖掘潛力車手並確保未來戰力,近年各支F1車隊皆設立了規模不一的育成車手計畫,但Alpine育成車手Oscar Piastri於暑假引發的一系列合約騷動點出了當今育成車手計畫面臨的問題。

作者:Athrun

雖然筆者已對Piastri所引發的合約騷動與結局做了一系列的報導,但這邊還是要稍微贅述一下這位澳洲年輕車手的簡歷——他於2020年加入Renault/Alpine育成車隊,並在接下來的兩年先後取得兩大中級方程式錦標賽F3、F2冠軍,今[2022]年則是以Alpine車隊測試暨預備車手活躍於F1闈場。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Alpine車隊的規劃成真,Piastri在高層已於2021年與Esteban Ocon簽下至2024年合約,以及準備續留老將Fernando Alonso下而被出借至Williams車隊磨練,並視狀況在日後被召回效力——但這一切在Aston Martin車手Sebastian Vettel於匈牙利GP賽前宣佈引退,且Alonso於大賽結束後隔天宣布將接替Vettel位置後變了調。

雖然Alpine車隊很快的在Alonso宣布轉隊後扶正Piastri,但這項消息卻被Piastri指出雙方未取得共識,且McLaren車隊早在7月就已與Piastri簽約,因而引發這一系列糾紛,並由麥隊在仲裁下成為最終贏家

這起騷動不意外的引發闈場內外的贊否兩論,其中Alpine車隊不僅抨擊Piastri毫無忠誠心可言,且車隊執行長Laurent Rossi更考慮將逐步結束現有的育成車手計畫: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起騷動很明顯的危及投入育成計畫的相關人士,讓我們陷入是否要繼續培育這些年輕車手,或是用毫無吸引力的合約來綁定車手的兩難,說實話,我已經不知道我們是否要繼續招募新血加入了。」

扣除「前」首席育成車手Piastri後,Alpine育成車隊目前仍有Jack Doohan、Olli Caldwell等2位F2車手、新科F3冠軍Victor Martins(下方照片)、F3大賽冠軍Caio Collet,以及數位在入門級方程式(如F4、Renault 2.0等等),或是於卡丁車賽事活躍的相關車手,即便闈場指出Doohan可能是Alpine車隊的選項之一,但Piastri騷動所衍生的Pierre Gasly相關傳聞讓Doohan成為選項的可能性大幅降低。

Piastri騷動其實點出了Alpine育成車隊自2016年復辦後的主要問題:雖然Alpine育成車隊規模數一數二且人才輩出,但車隊高層一直沒有將育成車手升格至F1賽場列入選項,更不用說是為母隊效力了,而且Alpine車隊未能透過動力單元供應安插車手至客戶車隊更是一大致命傷。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年效力的Ocon雖美其名為Mercedes/Renault共同育成車手,但Mercedes負責了他的大部分育成過程,也讓他先前效力的皆是Mercedes客戶車隊(Manor、Force India),而且當Ocon加入Renault車隊時,Mercedes車隊實際上仍握有Ocon的合約選擇權,直到Alpine車隊在2021年透過延長合約買斷為止。

本季效力Alfa Romeo車隊的周冠宇雖是Alpine育成車隊首位登上F1的車手,但為了取得這個位置,他在加盟前就已從育成車隊畢業。

即便不是每位育成車手都能在賽場大放光芒,但在Alpine車隊高層持續以即戰力為先、無法給予育成車手一定程度的保證下,周冠宇、Piastri選擇出走便不讓人感到意外,這一系列的騷動也將變成希望透過育成體系登上F1賽場的年輕車手們的借鏡。

——

來源:The Race: Alpine considering end to F1 academy after Piastri saga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