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懂運動,還是不懂勞動? - 談Quincy Davis特例本土資格撤銷風波

總是頭過身就過,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作者:willyt

fb - Hung Chih-ming

照你說聯盟連外籍球員都不該限制,結果不是本土球員沒舞台,是國際賽戰績會笑死人

文生大叔

外籍球員應該限制,但戴維斯不是外籍球員。

fb - 邱仕丞

個人是覺得,今天Q就是拿著身分證的100%台灣國民,就算他體格好跳得高天生比你強,他依然是台灣國民,應該要跟其他台灣勞工享同樣規範與權益吧

不然哪天台灣出了個七呎的不出世天才打爆籃壇,也要歸類成洋將嗎?
請不要戰什麼血統純不純

文生大叔

我不認為戴維斯有「排擠一位本土球員」的問題,因為他的身分就是本土球員。

佳偉

請教作者,對一個跟本土球員一樣都拿著身分證的人,你把他歸類為洋將!

難道因為他長得高擠進去球隊名單,然後怪他讓一個本土球員沒辦法打球,這邏輯我還在理解中

EdotTdot_4

由工會參與討論確實是比較理想的模式,但工會得以受邀進入談判桌的前提是具備足夠的協商能力,那就必須先累積足夠數量的會員,不只是PLG內部的球員,同樣必須提高T1和SBL的球員參與率,才有機會消弭勞資雙方不對等的談判局面,否則資方若不接受工會意見,PLG的球員打算採取爭議行為,資方還是可以從其他聯盟尋找替代球員。因此現階段在工會入會率不高的情況下,要能有足夠的談判能力和資方協商,可能是比較難的

willyt

Indeed. 

Q的本土球員特例資格,還沒有被PLG理事會決議搞清楚,就已經在網路上吵得不可開交。但有趣的事情是,當中央社的記者,找上了勞動部就業平等司的司長詢問時,卻得到了一個奇怪的回覆。

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長黃維琛告訴中央社記者,職業球員不適用勞基法,但因為有合約,若就僱傭關係來看,目前球團與戴維斯之間並沒有違反就業服務法第5條的內容。

根據就業服務法條文,為保障國民就業機會平等,雇主對求職人或所僱用員工,不得以種族、階級、語言、思想、宗教、黨派、籍貫、出生地、性別、性傾向、年齡、婚姻、容貌、五官、身心障礙、星座、血型或以往工會會員身分為由,予以歧視;其他法律有明文規定者,從其規定。

黃維琛說,從就服法的層面來看,球隊雇主沒有違法的問題;至於聯盟是否能以比賽的精彩性或是其他商業考量,來安排戴維斯的上場時間,則可受外界公評。

我不敢說我很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希望這位勞動關係的大長官,講話是不代表勞動部的真正立場。因為就業服務法處理的是就業歧視,但勞動部現在面臨的問題,卻不是就業歧視的問題,而是雇主以水平聯合行為侵犯球員的勞動權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有的職業聯賽,為了組成聯盟必保護球賽精彩度與競爭力的均等,就必須設置選秀條件、比賽時程、球員資格、外援額度等規章。但這樣的規章,是商業上的「水平聯合行為」,以台灣的白話文來看,就是有違反公平交易法第14條的精神。長話短說,就是作為聯盟他是一個平台,限制球員總額與洋將名額,甚至外籍生/歸化名額,本身已經是一個托拉斯。

但在這些規章沒有存在的情況下,一個職業聯盟是沒有辦法籌備成功的,因此一定要在聯盟、資方、勞方三分都有一定默契的情況下,才有可能達成創立聯盟的條件。美國的現狀,必須以勞方與資方達成團體協約作為前提,才能豁免托拉斯。但在台灣,卻是資方形成的理事會或領隊會議「共議」、「表決」而為之,就能夠針對球員的勞動資格做出變動,很明顯是有違反公平交易法精神的事實存在。

目前台灣各大職業聯盟中,僅有中華職棒與中華職棒球員工會間,在今年三月締結團體協約的案例。甫成立的台北市職業籃球員職業工會,則與三大聯盟都未有簽訂任何團體協約,因此目前就規章的訂定上,勞資雙方的天秤,很明顯是極度傾斜的。

球團會議特例給予Quincy Davis的本土資格,如今成為了口水戰的焦點。(圖片來源:運動視界)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團會議特例給予Quincy Davis的本土資格,如今成為了口水戰的焦點。(圖片來源:運動視界)

Q能否作為本土球員,根據新北國王的官方聲明,聯盟多次在「球隊會議」中討論,並「特例」給予戴維斯本土球員資格。在此無意檢討當初各隊是抱著什麼算盤來給予這個「特例」,但光是「特例」的存在,就對戴維斯的勞動締約自由產生不平等。哪天有任何一隊不願意繼續援引此「特例」,那他的工作權與收入就受到其他本土球員所不會受到的威脅。

依據昨天PLG的聲明,這份文件應該要提升到「董事會」層級討論,但攤開「台灣職業籃球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名單,除了董事長兼聯盟主席的陳建州,以及作為出資方的八八六股份有限公司外,其他剛好就是六隊代表,也未設有勞工董事或獨立董事代表勞方意見,這樣討論出來的結果,卻能決定單一球員的參賽身份,不僅對Q可能要因為必須轉與洋將競爭造成不公平。

甚至退一萬步,今天戴維斯的「特例」也必然會排擠一位本土球員因此沒辦法得到roster spot。如何界定這個特殊身份,本來就應該要有協商過的規章,按照保護所有全員與全體球隊的公平性而產生。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件事情不該是幾位球團代表談完就說了算,而是應該要有工會的參與,給予Q一個值得的名份,並取得所有會員的支持,才是最圓滿的解答。而先有團體協約,再談歸化球員身份認定,才是真正的好手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