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9/26

日劇《老菜鳥》呈現運動員生涯難題,選手退休後,現實的第二職涯跟夢想間的衝突,該如何平衡?

《老菜鳥》講述曾經是日本J1(甲級足球聯賽),且入選為日本國家隊的選手新町亮太郎(綾野剛 飾),2009年在亞洲資格賽中的踢出一技致勝球,帶領日本隊獲得世界杯的門票,也成為許多日本人心目中的英雄,然而,13年後的今天,輾轉到J3「GEMMA八王子隊」的新町卻被無預警解散,讓高齡37歲的他被迫退役,他雖心有遺憾,但面對現實生活才讓他猛然驚覺:除了足球我竟然什麼都不會,該怎麼辦?37歲再回去當選手,真的可行嗎?

作者:曾荃鈺

今年夏天TBS開播的運動日劇《老菜鳥》,第一集就用足球打頭陣,有濃濃致敬卡達世界盃2022足球年的味道。劇中除了討論運動員生涯規劃難題,也介紹日本運動產業中的經紀人工作如何與選手互動,並協助選手退役規劃「第二職涯」,這切入角度,在體育影視作品中甚是新鮮。今年夏天TBS開播的運動日劇《老菜鳥》,第一集就用足球打頭陣,有濃濃致敬卡達世界盃2022足球年的味道。劇中除了討論運動員生涯規劃難題,也介紹日本運動產業中的經紀人工作如何與選手互動,並協助選手退役規劃「第二職涯」,這切入角度,在體育影視作品中甚是新鮮。

請繼續往下閱讀

細想,當一個37歲足球老鳥,一秒變成臨時約聘的職場菜鳥,從5歲到37歲都在足球場上奔跑的運動員,將一生獻給了足球,卻面臨中年失業,對照職場40歲左右同齡者正值壯年、高薪階段,新町這位高齡37歲的「社會新鮮人」,就像是個「老菜鳥」,天真以為職場會為退役前球星鋪設好舒服的晉升之路,卻屢遭現實打臉,天真的向上天呼喊:

「不管做什麼都好,我不想要離開足球,我想要做跟足球相關的工作!教練、球評、代言人、播報員,或是任何工作都可以,請你救救我!……要是失去足球,我將會一無所有,我還不想要引退…」

好在運動經紀公司「Victory」社長高柳雅史(反町隆史 飾)的幫助邀請,讓新町從臨時約聘的助理工作開始,讓他從一位活躍在足球場上的一線球星,轉身變成站在運動選手幕後輔佐的經紀人。

這週圓桌體育大會就想透過這部日劇,一起來討論,選手退休後現實的第二職涯跟夢想間的衝突,該如何平衡?除了有校外體育系的創辦人歐嘉峻、中華民國運動員生涯規劃發展協會的理事長曾荃鈺一起討論外,我們還邀請了協會的日本實習生 瀨戶山佑希,上線分享許多關於日本選手生涯規劃的發展研究。

請繼續往下閱讀

Q1. 職場現實,真的能有像VICTORY經紀公司的理念一樣,對所有運動員懷抱敬意嗎?

「對所有運動員懷抱敬意」是劇中運動經紀公司VICTORY的創立理念,但回到現實,一項由日本體育大學 (スポーツトレーニングセンター) 清水聖志人 (Seshito SHIMIZU),跟兵庫教育大學教育研究科教授島本好平 (Kohei SHIMAMOTO),共同調查的「大專院校頂尖運動員職業生涯形成與學習生活技能的關聯」研究指出,過去以來支撐日本國內體育選手職涯就業的「企業體育」市場,因企業體育很容易受到持有俱樂部母公司經營狀況所影響,加上近年日本經濟衰弱、疫情導致產業結構變化等,讓倒閉或廢社的日本企業俱樂部數量直線上升。

而日本大學端,過去會以「頂尖運動員塑造大學品牌經營策略」達到招生跟廣告的目的,但隨著體育研究的普及,許多大學都新設立了以體育相關為命名的院系,透過專項、技優以外的途徑入學,看似給運動員更多的保障跟機會,但事實上根據日本學者友添指出,日方針對入學後的運動員指導和教育,往往委託給現場指導教練,校方則很少直接參與運動員教育,導致大學和企業共同支持的頂尖大專運動員培訓體系崩潰,使應屆畢業的選手出路並沒有拓寬,再加上許多大專院校頂尖運動員,從小就被體育協會進行專像、計畫性強化訓練,因此往往缺乏進入社會所需的生活技能(Life skills),反讓大量招生後的運動員畢業找不到工作,運動員就業問題反而成為大學端招生的不利因素。

另一項由田中(真田)Makiko研究的論文:「頂尖運動員第二職涯研究導論」指出,頂尖運動員必定會經歷退役,即便是退役後,能以領隊、教練等職位直接參與專項的人並不多,且就算他們設法參與其中,也僅有少數能賺到足夠的錢來為他們的生計打下基礎,因此就算是頂尖運動員,依然隨時會面臨年輕時因受傷必須退役,或是缺乏長期生涯規劃的問題。對此,研究者建議,必須至少在大學教育中融入「求生能力」(即有建設性和有效地處理日常生活中出現的各種狀況之能力)訓練,並廣泛接觸不同社會工作環境,預先儲備第二職涯轉換的資金,為未來終究要投入的社會做好準備。關於這點,也想請教一下選手的感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