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世界盃球星> 活在夢裡面的男孩-Alphonso Davies

5年的爭取、36年的等待、一把眼淚。對於上帝任何的安排,我都欣然接受。我本來沒有資格走到這裡,我已經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了。穿越暗潮洶湧的大西洋,逃離了因戰亂而殘破不堪的家園。十多年過去,我早已忘記大海另一端故鄉的模樣。這個張開雙臂擁抱我的美麗楓葉國度,才是我真正的家。而現在的我,每一天都過的如夢似幻。我願意為球隊鞠躬盡瘁,因為我受過你們太多的幫助了。在慕尼黑的我,眼明手快,在後場化身黑色雄鷹,用雙翼保護後方的球門。而當楓葉繡上了我的紅色球衣時,我會變成一隻黑色駿馬,在敵陣穿梭,風馳電掣,將敵方的防線攪得一片混亂。你問我圖的是什麼,錢嗎?名譽嗎?我只求能在這片平等的綠茵地上,繼續自由的奔跑。 我是Alphonso Davies。

作者:iCY_J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17年的爭取、36年的等待、一把眼淚。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上帝任何的安排,我都欣然接受。我本來沒有資格走到這裡,我已經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了。

 

穿越暗潮洶湧的大西洋,逃離了因戰亂而殘破不堪的家園。十多年過去,我早已忘記大海另一端故鄉的模樣。這個張開雙臂擁抱我的美麗楓葉國度,才是我真正的家。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現在的我,每一天都過的如夢似幻。我願意為球隊鞠躬盡瘁,因為我受過你們太多的幫助了。

 

在慕尼黑的我,眼明手快,在後場化身黑色雄鷹,用雙翼保護後方的球門。而當楓葉繡上了我的紅色球衣時,我會變成一隻黑色駿馬,在敵陣穿梭,風馳電掣,將敵方的防線攪得一片混亂。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問我圖的是什麼,錢嗎?名譽嗎?

 

我只求能在這片平等的綠茵地上,繼續自由的奔跑。

 

我是Alphonso Davie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遠從非洲而來的楓葉之王

 

36年的等待,楓葉國將在年底迎接他們期盼已久的世界盃。

 

在加拿大確定晉級世界盃的那個晚上,媒體們卻聚焦在場外的一個萬人twitch直播。

 

Alphonso Davies, 加拿大的頭牌球星,因為新冠肺炎引發的心肌炎,缺席了這場加拿大的歷史性戰役。在家中養傷的他仍舊心繫場上的國家隊隊友,他打開了自己的twitch直播,當起了國家隊的頭號啦啦隊長。

 

按照加拿大在本屆世界盃中北美洲與加勒比海區資格賽的表現,睽違36年晉級世界盃幾乎是可以確定的事情了。儘管如此,當終場哨聲在多倫多的BMO Field響起,加拿大確定晉級世界盃後,Alphonso Davies依然在直播中留下了感動的淚水。

 

「各位,快去訂卡達的機票。我們要去卡達啦! 我幻想這個夢幻的時刻好久了,整個國家…場上的所有人,全加拿大人的夢想終於實現啦!」

--Alphonso Davies

 

 

仔細聽Alphonso Davies的口音,你會發現他帶有濃厚的非洲腔。其實,這位年輕的加拿大巨星,並不是在加拿大出生的。

 

1999年,賴比瑞亞又再度爆發內戰,大量的難民出走,難民營在附近的西非國家如雨後春筍般快速增加。而小Davies就是出生在迦納的Buduburam難民營裡。為了追求更穩定的生活環境,2006年,五歲的Alphonso Davis和他五個兄弟姊妹們,跟隨著父母的腳步,跨越了大西洋,來到遙遠的北美洲。一年後,他們在加拿大的埃德蒙頓安頓了下來。

 

這也是Alphonso Davies夢開始的地方。

 

當Alphonso Davies一家剛來到加拿大時,經濟壓力幾乎快要壓垮他們一家人。Alphonso的父母必須要長時間工作,才能夠勉強養活自己和6個孩子。當時的Alphonso Davies也時常要到處賺一些小錢來添補家用。

 

當時Alphonso Davies就讀的是學費比較便宜的教會學校Mother Theresa Catholic school。進入學校後不久,身邊的老師們開始紛紛對Davies卓越的運動天賦感到驚艷無比。舉凡籃球、棒球、田徑,還有最重要的­-足球,他都展現出遠遠優於同儕的實力。

 

於是,Davies開始加入了當地業餘球隊和校隊。但和許多移民者一樣,語言障礙稍稍地造成了生活上的困擾。

 

「他會說英語,但就是…很破的那種」

-- Chernoh Fahnbulleh, Alphonso Davies的兒時玩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