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10/05

【MotoGP】從資深記者Oxley看Ducati的公關災難

為了維持MotoGP賽場的話題熱度,車隊公關團隊與記者在闈場內外大多維持共存共榮的關係,不過當記者向車隊問及不想被知道或不想被問的事情時,關係就會緊張起來了,這也讓最近的MotoGP闈場裡因而發生了資深記者Mat Oxley被Ducati公關團隊列入黑名單的事件。

作者:Athrun

我一直都在想著這個問題:當一名MotoGP記者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如果真要做更有益的事,我認為我比較適合當清潔工。

但我喜歡摩托車、喜歡摩托車賽事與車手,所以我才從1988年起一路擔任MotoGP記者至今,在以往的日子裡,如果我想訪問車手,我會去車房敲個門,並與車手討論適當的時間點,如果是技師或工程師,我則是會在晚間走進庫房,跟他們討論好時間後再回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現在不同了,隨著MotoGP錦標賽的規模越來越大,各車隊都有設置成為記者與車手、技師團隊與高層間聯繫橋樑的公關團隊。為了維持車隊與闈場內外的良好關係,這些公關人員大多樂於協助媒體採訪,不過當身為記者的我們想發掘更多事物給車迷了解,而公關人員不想讓這些事情曝光時,雙方就難免會發生摩擦。

這因而產生許多可在茶餘飯後討論的有趣事情,不過有些事情就會如現在般變得有點難看。

我在過去的25年時間裡都會安排在賽季尾聲採訪各車廠工程團隊與技師長談談整體情況: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成為賽場上的贏家或輸家,並討論下賽季可能的改善方案。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在的我也在重複這樣的過程。兩週前我才在茂木賽道與KTM MotoGP技術監督Sebastian Risse完成一次精彩的訪談,他告訴了我許多我願意接觸,而且不為人知的秘密,這讓我能更完整做好我的工作,並讓車迷們更了解比賽內容,並享受到比賽樂趣。

我在接下來的大賽也與Aprilia、Honda、Suzuki與Yamaha等車廠的技術團隊約好訪談的時間,但Ducati除外,因為這家義大利車廠的公關團隊拒絕我採訪他們的相關人員。

我在這35年的MotoGP記者生涯中寫了許多車手、車廠、車隊或輪胎供應商不願意看到的東西:寫我認為正確的事物且不隨意吹捧,這就是我的工作原則。

Michelin就是一個例子,輪胎供應商獲得的批評永遠比讚美多,特別是作為MotoGP指定輪胎供應商,雖然我曾多次刁難Michelin,但他們並未因此過度刁難我,因為我做了我該做的工作。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Ducati卻是第一個把我列入黑名單的公關團隊,而且他們的問題不僅只有把我列入黑名單,甚至還想控制其他記者的寫作內容。

近期同行採訪了即將轉投KTM廠隊的Jack Miller。訪談裡同行向這位Ducati車手問及明年決定轉投KTM的決定過程,想當然的,坐在Miller身旁的公關人員(一對一訪問絕對有公關人員陪同並錄音,以備不時之需)不希望他回答這個問題。

但Miller向公關示意他會把他想說這件事。在此向Miller表達我的敬意,最後採訪繼續進行,我們也相當期待訪談內容。

接著時間回到數週前的英國GP賽前記者會。當時有位同行向Ducati車手Pecco[Francesco] Bagnaia問及他在暑假期間於西班牙發生的酒駕事件,結果記者會結束後那位同行被Ducati公關人員抓到一旁訓斥,之後又被另一位公關人員用whatsapp訓了一次(按:想當然的,這位記者應該會被Ducati公關團隊列入黑名單了)。

這起事件最大的重點是車手在賽場外的行為並非不受限制,特別是有媒體報導時;無論Ducati(按:甚或是也不願意提起此事的Dorna)多麼不樂見這起事件發生,一位頂級車手酒駕是記重傷害,而且這對賽場內外不斷推動、充滿各種花俏內容的反酒駕運動形成相當大的諷刺。

MotoGP闈場不同的地方在於記者大多都是車迷出身,他們是賽場大家庭的一員,並不頻繁的嘗試挖掘許多陰暗的角落;但如果MotoGP發展到像是足球、F1、網球或高爾夫球等等運動話就並非如此了——媒體中心充斥全國規模、或是全球規模的各種媒體,無論他們是進行專業報導,或是為小報寫八卦,他們都不會對這項運動相當友善。

據我所見,英國GP僅有一位全國型媒體記者出席賽後記者會,他當然不可避免地向大賽冠軍Bagnaia問起酒駕事件,無論內容喜歡與否,這就是他的職責。

這位記者毫無意外的被Ducati公關團隊斥責,但他沒有如賽前記者會的那位同行被帶到一旁,原因恐怕是Ducati團隊也知道觸怒一位擁有600萬讀者作為後盾的記者比卑微的MotoGP自由撰稿記者的後果更大。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