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11/07

Football Matters:畢爾包競技,本色(五)

畢爾包競技獨特的球員簽約政策,混雜著巴斯克獨立運動與ETA等大背景,讓Bixente Lizarazu和Fernando Llorente成為了遺憾的故事,而這也是我們在讚揚畢爾包競技長期所堅持傳統的同時,一個無法別過頭去不看的陰影!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Football Matters:畢爾包競技,本色(四)

請繼續往下閱讀

Football Matters:畢爾包競技,本色(三)

Football Matters:畢爾包競技,本色(二)

Football Matters:畢爾包競技,本色(一)

Bixente Lizarazu出生在法國西南部Saint-Jean-de-Luz,此地除了美麗的海灘,同時也被豐富的巴斯克文化(法屬)所包覆。Lizarazu在法甲波爾多表現優異,巴黎PSG或倫敦阿森納等名門都捧著誘人的合約等他點頭,這其實也是大多數足球員會選擇的路徑,然而Lizarazu對搬到世界大城並沒有多大嚮往,他在某次訪問中說他在大城市會感到窒息,他會丟失某些東西,而就像牧羊人總是需要他的山一樣,他也要尋找適合自己的球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終,出乎外界意料的(但或許對Lizarazu來說,那是相當合理的選擇,畢竟這支球隊的根據地,距離他法國的家鄉,開車也不過1個小時),Bixente Lizarazu選擇了畢爾包競技,而這次轉會也創下了歷史,因為Lizarazu是第1個加入畢爾包競技的外國選手!不過當時包括Bixente本人在內的很多人士,都認為Lizararu不會被視作「外國人」,畢竟他的國籍雖是法國,然而卻仍舊同在一個巴斯克文化圈裡。Lizarazu的旅程開頭時一切順利,他跟球迷們都感到快樂放鬆,然而事情很快便出了差錯,他先是跟總教練產生了齟齬,接下來又因腹股溝傷勢缺席了多場比賽,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則是,他後來決定要離開畢爾包競技,加盟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畢爾包競技的球迷憎恨叛徒,Lizarazu想要加盟拜仁慕尼黑的消息一出,整個畢爾包地區全部炸鍋了,很快地,Lazarazu就被描繪成一名毫不尊重巴斯克認同與傳統的壞人。對此,Lizarazu當然不知所措,他成長在一個巴斯克家庭,身上流著巴斯克血液,也帶著巴斯克文化,他甚至給他的兒子取了一個相當巴斯克的名字(叫Tximista),但在政治意識形態的糾纏下,他卻變成了惡棍……

 

請繼續往下閱讀

 

整個過程最令人震驚的事件呢,則發生在2000年12月12日這天,他的父母在家中收到了一封信,這封信沒有署名,但卻明顯可見一個徽章,上面是一條蛇纏著一把斧頭,這個徽章讓當事人背脊發涼,因為那是主張巴斯克獨立的武裝暴力組織ETA的代表圖騰!這封信永遠改變了Bixente Lizarazu的人生,日後在自傳中Lizarazu也把那封信的內容給公諸於世,信中寫著:我們對於你穿著敵國球衣、支持那些從巴斯克人民身上偷錢的敵人的作法非常憤怒。ETA寫信給你是因為我們需要從你那邊拿到錢(畢竟那些錢你也是從敵人身上領取的),以便我們能夠持續進行對抗。如果你不聽從此要求的話,那麼對你和你的財產都會有不好的後果……

 

 

我們都知道Lizarazu選擇穿上法國國家隊球衣,並在1998年登上國家隊生涯頂峰,他與眾隊友替法國拿下了首座世界盃冠軍,這也讓他成為ETA敲詐勒索的目標,而當消息曝光後,Lizarazu也成為法國與德國當局的重點保護對象!在德國,當Lizarazu進入拜仁慕尼黑訓練營時,他是被偽裝成轎車的裝甲車護送進場的,在機場他走的是秘密通道,對他的防守,可是比拜仁慕尼黑的後防能力還要更加升級。

 

而類似的歷史,沒想到十幾年後又再度上演。那是2012年8月19日,畢爾包競技隊官方販售中心的窗戶被噴上了幾個大字:Llorente muerete espanol(Llorente你這個西班牙人,去死吧)以及Llorente bastardo muerete(Llorente你這個混蛋,去死吧)!這起事件的主角是外號獅子王(El Rey Leon, The Lion King)的畢爾包競技隊球員Fernando LLorente,他在1996年、年僅11歲時就加入畢爾包競技的青訓系統並成長茁壯。尤其在狂人Marcelo Bielsa執教期間(2011到2013年),Llorente成為球隊的中流砥柱,分別帶領球隊闖入西班牙國王盃與歐霸盃的決賽,畢爾包球迷對他的愛簡直無以復加!不過就跟Bixente Lizarazu的故事一樣,Fernando Llorente也陷入了難題,究竟他是要對自小培養他的球隊展現忠誠?還是要追隨自己心中的渴望去更大的俱樂部踢球呢?在2011到12年球季結束後,Llorente心意已決,他拒絕和畢爾包競技續約。這消息一出,讓那些把這位6呎5吋前鋒當成巴斯克獨立運動圖騰,認為獅子王必須要為獨立大業奉獻犧牲的球迷大大不快,他們馬上把Llorente描述成見錢眼開的壞人!當Fernando Llorente出現在球場上時,許多球迷用不堪入耳的歧視性言論「羞辱」Llorente,也舉起一幅上面寫著Mercenarios Kampora(傭兵滾開)的大布條。於是這位幾個月前還被視為聖馬梅斯(San Mames)球場英雄的球員,馬上就轉身變成只為錢不顧道義的傭兵了……在此情況下,Fernando Llorente與球迷和球隊主席Josu Urruita的關係每況愈下,他最終也離開了俱樂部,於2013年加盟義甲的尤文圖斯。

 

 

畢爾包競技獨特的球員簽約政策,混雜著巴斯克獨立運動與ETA等大背景,讓Bixente Lizarazu和Fernando Llorente成為了遺憾的故事,而這也是我們在讚揚畢爾包競技長期所堅持傳統的同時,一個無法別過頭去不看的陰影!

(下回待續)

 

參考資料

Sports, Nationalism and the State,Vic Duke & Liz Crolley

MORBO: The Story of Spanish Football,Phil Ball

Tiro: A Football Odyssey from Amazon to Alps,Goalden Ti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