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12/03

《原本以為跑步的人都是笨蛋​》遙不可及的東京馬拉松,跑者必懂的「報名後焦慮」

「跑馬拉松大賽時,自己的東西要放哪裡好?我來得及在出門前完成大便的任務嗎?前一天該幾點上床睡覺呢?補給口糧允許帶到什麼程度呢?香蕉算零食嗎?」我連吐嘈自己都忘記,擔心的事接連噴發,我每天都抱頭苦惱到天亮。

原本以為跑步的人都是笨蛋​

松久淳 著;邱香凝 譯 / 遠流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10-p.115)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本覺得會去跑馬拉松大賽的人都是笨蛋。

直到一年半前還覺得跑步的人都是笨蛋的我,現在已經像這樣深深迷上跑步,一星期平均跑三天,一次平均跑十五公里。由此可見,人的觀念真的不能太鐵齒。

話雖如此,正因為一個人就能跑,所以才選擇跑步。專業比賽或箱根接力馬拉松那種大賽還無話可說,一般跑者群聚在一個地方跑步到底有何樂趣可言?參加馬拉松大賽到底又能怎樣?以上,是我大概半年前的想法。

跑步跑到一定程度後,那些有馬拉松大賽經驗的人老愛在我耳邊發出惡魔的呢喃,「你都這麼能跑了,全馬一定也很輕鬆」、「馬拉松大賽上沒有紅綠燈,一定能跑出更好的配速喔」,輕易洗腦了我。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是七月三十一日,我上網報名了預計十一月舉行的「世田谷二四六半程馬拉松大賽」。去年我第一次得知這項大賽的存在,在駒澤大學車站附近跑步時,看見路邊立著「配合世田谷二四六半程馬拉松大賽,本路段將於○月△日封街,無法通行」的告示招牌。

當時我還在覺醒前夕,二十一公里簡直是夢想中的夢想,所以就算看到這種招牌也頂多暗忖「嗯哼,是喔」。一個月後,一位女性熟人來報告說,她跟兒子一起跑完了當天同時舉辦的五公里行程。

連世田谷美女人妻(前新聞主播)也去參加的大賽。這個關鍵字將「世田谷二四六半馬」烙印在我腦中。當時碰巧我自己跑距也突破了二十公里,還不小心橫渡多摩川,自行舉行了一場「個人世田谷二四六半程馬拉松大賽」。好喔,全馬可能還太早,半馬的話應該可以。帶著稍嫌臭屁的上對下態度,我完成了報名。

那麼,在此要請大家回想一下,我雖然是個時時不忘謹慎謙虛的nice guy,但也同時具備一得意忘形就會加倍拚命的騎虎難下個性。才剛講完「如果只是半馬應該沒問題」的話,兩天後,我又報名了預計明年二月舉行的東京全程馬拉松大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按下滑鼠完成報名手續後,不知為何情緒莫名激昂。然後,我就開始焦慮了。

在此又要請大家回想一下,我這人做事龜毛又神經質,還非常擅長瞎操心。

十一月跑完半馬後,該從哪個時間點開始拉長練習距離好呢?或許有人以為我擔心的是這個,模擬完情境就開始焦慮了吧?其實不是。追根究柢,跑馬拉松大賽時,自己的東西要放哪裡好?像二四六馬拉松這種起點和終點在同個地方(駒澤公園)的大賽還能理解,比方說,從都廳出發,終點卻在台場的大賽,難道一開始就得雙手空空去報到嗎?還是說,跑完之後得穿著汗溼的運動衣自行搭電車回來?

平時我都是睡到中午,起床後先喝下五百毫升的水,大完便才出去跑步。大賽當天肯定得早起吧。我來得及在出門前完成大便的任務嗎?前一天該幾點上床睡覺呢?平常都快天亮才睡的我真的沒問題嗎? Weider in Jelly 什麼的,是否出門前先喝比較好?

跑鞋似乎應該買新的,可是萬一太新,到時不合腳怎麼辦?正式上場前還是得先穿一陣子適應一下比較好吧?有機會參加大賽當然想打開跑步APP,跑完才能享受盯著GPS曲線嘴角上揚的樂趣,可是既然都參加大賽了,想盡可能跑出好成績的話,身上帶的東西愈少愈好吧?補給口糧允許帶到什麼程度呢?香蕉算零食嗎?

夠了!我連吐嘈自己都忘記,擔心的事接連噴發,我每天都抱頭苦惱到天亮。

前面寫到要先在跑完二四六半馬後逐漸拉長練習距離,可是在此又要請各位回想一下了。我這人是個重度的急性子。關於自己工作品質的評價雖然很少聽說,唯有工作速度肯定是業界頂尖,從來沒擔心過截稿日。因為我總是馬上就寫好了。

這樣的我,在提出參賽申請的十天後某個盛暑之日,決定出門挑戰過去曾失敗過一次,也是至今自己跑過距離最長的路線。

這條路線是這樣的。從中目黑出發,採最短路徑途經白金高輪、泉岳寺,從高輪橋架道橋下(最低的地方只有一點五公尺高,寬度超過兩百公尺,從山手線底下穿過,人稱「妖怪隧道」的路段)跑向彩虹大橋。接著穿越有明,渡過晴海大橋,途經勝鬨,前往築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