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111 HBL》「看見我是誰」 花蓮體中 周晏緯・卡都

「周晏緯・卡都」這是個在秩序冊上很顯眼、讓人發現和別人不太一樣的名字,花蓮體中隊長周晏緯・卡都本人很喜歡這個名字代表的意義,希望讓大家看見他是誰,就像花體的HBL之旅也渴望讓大家看見花體的努力一樣。

「我很喜歡我的名字,這讓很多人會先對我注意,我很容易可以告訴大家我是誰。」花蓮體中隊長周晏緯・卡都說著。

在台灣的民族裡,原住民一直是最有歷史、卻也最特別的存在,照先來後到,他們遠比平地漢人還要更早在台灣生存,但他們的權益卻時常受到台灣的統治族群影響,例如日治時代全台灣許多人在皇民化運動中有了日本名字,1945年國民政府來台卻又強制原住民要「參照中國姓名自訂姓名」,因此原住民才都有了漢語名字,和平地人無異。直到1984年開始正名運動,1995年正式修正姓名條例,原住民可以登記傳統姓名後,才有越來越多原住民找回自己最原本的名字。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原住民的姓名登記中,有如本次海星高中舒度・阿巴尤這樣明顯前後都是族語的姓名,花體周晏緯・卡都則是最特別的狀況,他的爸爸、媽媽都是「混血」,爸爸是外省人和排灣族血統,媽媽則來自平地漢人和排灣族,而在周晏緯的漢語姓名後,又冠上了來自媽媽的家名「卡都」,這讓他非常容易在同儕間被看見,卻也讓他更體會自己的血源、出生、與特別的存在。

不只是周晏緯・卡都本人,花蓮體中這些年也一直都希望讓大家注意,地處原住民大宗、原住民又一直在台灣的運動圈佔有舉足輕重地位,花體在HBL史上也已經是有約二十年參賽歷史的球隊,但各界若要注意「花蓮的高中球員」,在過去十幾年最多的關注還是來自「能仁家商」,只因能仁和花蓮JHBL名校自強國中已有多年默契,球員多半輸出至能仁,讓花體一直處在招生就很吃力的狀況,近年原本待在花體的莊子毅教練獲聘國風國中,才讓花體有了些許合作關係。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此,花體的HBL挑戰之路,一直都是希望能站上電視轉播的舞台,讓花蓮在地孩子或者東台灣的其他球員願意來到花體就讀,一起追逐HBL的夢想,在今年以前,上次打進HBL預賽已經是106學年度的事,而這次打進預賽,又在最後一天和實力相當的宜蘭高中對決,甚至有機會挑戰近十年沒打過的12強複賽。

然而事與願違,花體大半場比賽陷入落後,在第四節靠全隊通力合作一度超前比數,最終仍因關鍵時刻要命的失誤,以76:82落敗,看著宜中歡慶再闖12強,自己則和複賽美夢只差了最後一小步,賽後全隊難過落淚,但教練葉書瑋仍鼓勵全隊已達成目標,「我們已經讓大家看見花體,我們能和泰山抗衡三節半,今天能在大半場落後下在第四節差點贏球,我們證明了花蓮的孩子絕對能和大家競爭。」

周晏緯・卡都像其他原住民小孩一樣,從小玩過很多運動,直到加入花體才開始正規籃球訓練,今年被任命隊長,他雖然知道責任重大,但本就外向、喜歡領導大家的他依然扛起責任,負擔著這個要「讓大家看見」的任務,花體今年的備戰過程相當坎坷,全隊輪流確診covid-19,連完整練球都沒有多少時間,周晏緯・卡都說:「我們知道自己準備很難比得上其他很強的對手,但上了場大家還是很團結、很有向心力,這場比賽最後雖然輸了,但過程我們都很滿意,因為我們是在目標一致的情況下全力追分,最後也曾經追平、超前過,只是結果不像我們想要的而已。」

請繼續往下閱讀

葉書瑋期待這次的預賽,除了讓外界看見花體外,也能讓花體學弟們看見HBL,今年的經歷可以做為明年再度挑戰的養分,而花體明年依舊要從資格賽打起,挑戰不會更輕鬆,但他們依舊希望能讓大家看見,就像周晏緯・卡都這次再次讓大家看見他的名字、也看見他和隊友奮鬥的過程一樣。

 

延伸閱讀:

後山孩子的家鄉舞台-----花蓮體中

打出場場屬於自己的好球 - 花蓮體中

【編輯 張正邦】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