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備受爭議的勞工人權議題,FIFA與卡達要如何解決?

2022年卡達的外籍勞工和外國人就占了卡達人口的84%,約有200萬名被世界盃的工作機會吸引而來的外國人。但近年來屢被媒體報導這群百萬移工並沒有受到公平的待遇,不僅需要先付一筆龐大的仲介費,到了卡達後也沒有得到當時承諾的薪水,國際足球總會的不重視也是導致這次移工問題的原因之一。FIFA與卡達將會如何解決這個被抨擊許久的勞工人權問題?

第一次在中東地區辦理的世界盃足球賽打破許多記錄,其中之一就是主辦國家的人口數堪稱是歷屆最少。卡達人口約為290萬人,且是全世界富裕的國家之一,因此,許多基層勞力工作就由必須引進外地人口。根據統計,土生土長的卡達人約只有20%,移工人口占約八成,而籌辦世界盃是一龐大工程,必須仰賴更多外籍移工,在宣佈舉辦世界盃後更是吸引了更多的移工。

2022年卡達的外籍勞工和外國人就占了卡達人口的84%,約有200萬名被世界盃的工作機會吸引而來的外國人。但近年來屢被媒體報導這群百萬移工並沒有受到公平的待遇,不僅需要先付一筆龐大的仲介費,到了卡達後也沒有得到當時承諾的薪水,國際足球總會的不重視也是導致這次移工問題的原因之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情況引起一些參賽國家不滿,如丹麥隊的球衣主題設定為「哀悼」,等於是向主辦國提出無聲地抗議,本文也將試著探討這些移工所遭遇的窘境以及了解國際足總與卡達主辦方的回應。

 

移工面臨的困境及心酸史

即將於11月20日舉行的卡達世界盃足球賽,勢必會吸引全世界球迷的目光。然而,這場光鮮亮麗的球賽背後,卻述說著21世紀移工的辛酸史。根據衛報的報導,自從卡達在2010年贏得本屆世界杯的主辦權以來,已有超過6500名外籍勞工死亡,這些移工多半來自南亞的貧窮國家區(如表一)。

雖然這項數據並未按照職業或是工作地點分類,但該國大部分的外籍勞工移民前往卡達都是因為世足賽主辦權帶來的工作機會,許多死去的工人大多負責世界杯的基礎設施項目,也因此未被統計為與建設世界盃場館直接相關。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地炎熱的氣候(高可到達攝氏50度)以及移工低落的生活品質可能是造成移工死亡的原因之一,然而,在如此高風險的環境工作的移工,卻是處於勞資權力不對等的弱勢,工人不能組織工會或罷工,當工人的死因被歸咎於「自然死亡」時,依照卡達的勞動法,雇主就不需要給予家屬賠償。

 

表一 2011-2020年南亞移工在卡達死亡人數的國籍分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家

印度

尼泊爾

孟加拉

巴基斯坦

斯里蘭卡

人數

2711

1641

1018

824

557

資料來源: 伍振中 (2022年11月19日)。卡塔爾世界盃背後的「外勞地獄」:勞權問題冰山一角?

 

世足館建設所招募的員工多半來自西非以及南亞貧窮國家,當地仲介常以「卡達是富足的國家」,或是各種高薪話術誘騙當地勞工前往卡達工作。而這批勞工在出國之前,還必須支付500至4300元美金的仲介。BBC在2016年的一篇報導中提到「FIFA在移工權益維護上幾乎徹底失敗」,並指控球場建設涉及「強迫勞動」。

除上述不合理的仲介制度,移工在同意前往卡達時,可能就已經遭受工種詐騙及薪資詐騙,意即移工在工作內容及薪資都遭受蒙蔽的情況下就將自己賣到卡達作苦工。報導中提及,甚至有些工人的薪資僅有當初所承諾的二分之一,而當工人接受這些不平等時,也無門鳴冤,主辦方封鎖了所有申冤門路,甚至剝奪了這些移工們組成工會的權力,勞資雙方的地位存在著驚人的懸殊。

移工甚至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那些手持旅遊簽證的移工,不能尋找其他工作,也沒有錢購買回鄉的機票,甚至有些移工的護照會被扣押作為威脅,再加上當初選擇這份工作的人多半是在故鄉已經無法生存,賺到的錢都必須全數寄回老家,一名移工在受訪時表示,自己已經八個月沒有好好的吃一餐,這份工作對他們雖毫無公平性,但卻是他們餬口的救命稻草。

 

仗義執言的單位

當卡達世足賽產生移工爭議後后,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在2016年就開始為這些移工發聲,並以世足之恥(Qatar World Cup of Shame)凸顯這個憾事,並陸續為這些移工發聲。包括在去年年初,國際特赦組織發出公開信給FIFA,一方面肯定FIFA在提升全球人權方面的努力,特別是在2017年通過人權政策,規範相關國家能合乎國際人權標準,也要求卡達政府對移工人權做出「迅速而明確」的行動。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