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12/04

Anthony Edwards的成長藍圖 與灰狼的反潮流實驗

那天敗給爵士後,Edwards被問到一個問題,是關於在比賽過程當中當灰狼曾經擺出小球陣容,而這項調度似乎讓他打得更加得心應手,他如此回答:「給我更多小球陣容,我就能打得更好。」這段發言引起眾人的注意力...

時間是11月11號,明尼蘇達灰狼剛吞下近七戰的第六敗,這回擊敗他們的是曼菲斯灰熊,也正是去年在季後賽淘汰他們的球隊。

當聯邦快遞廣場(FedEx Forum)的球員休息室人去樓空,只剩下Anthony Edwards和Rudy Gobert時,他們兩人開始一段對話。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之所以會有這段對話,是由這位21歲的明日之星得分後衛開啟的,他主動向這位三屆年度防守球員虛心求教,討論一項關於防守策略的細節。

對其他球隊而言,這個畫面或許稀鬆平常,就只是一位年輕球員在和他的新隊友討論戰術,但對灰狼來說,任何一絲增進球隊化學效應的機會——在這個經常受到忽略的球場一隅——都能讓這支年輕球隊感到充滿希望。

這組備受矚目的新陣容,包含了兩位明星長人,在例行賽第一個月的表現差強人意,只留下7勝8敗的成績,而且令人擔心的是:Gobert和Karl-Anthony Towns的搭配陷入困境。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禁區裡面擠滿了人。」11月1號敗給鳳凰城太陽後,Edwards這位全聯盟最具灌籃爆發力的球員,被問到為何他在前八場比賽竟然一次灌籃都沒有時,如此回答。這組新陣容的實驗「並未盡如人意」,是Edwards另一部份的回答。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籃球世界的鎂光燈聚焦在Gobert-Towns的搭檔時,一旁的Edwards也受到比起以往更大量的注視。當灰狼陷入磨合的陣痛期,這位受到球隊點名的未來接班人,近期開始有幾段比賽畫面在網路上受到瘋傳,包括他似乎失去過去的熱情。

「其實都只是一些小細節,」10月21號敗給爵士後,Edwards説,「我們必須想辦法解決問題。『我』必須想辦法解決問題。」

那天敗給爵士後,Edwards被問到一個問題,是關於在比賽過程當中當灰狼曾經擺出小球陣容,而這項調度似乎讓他打得更加得心應手,他如此回答:「給我更多小球陣容,我就能打得更好。」這段發言引起眾人的注意力。

接著在回答下一個關於與Gobert搭配的問題時,Edwards刻意露出笑容,似乎意識到方才太過坦率的發言。幾天過後,得知他的發言引起討論,他也禮貌地請媒體避免提問關於特定陣容組合的問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對於場上空間產生疑慮的灰狼球員,並不只有Edwards一位,包括場均得分創下生涯次低的D’Angelo Russell,也有類似想法。

「我們目前的主要問題,在於進攻端的狀況,」敗給灰熊後,Russell如此向媒體分析,「很明顯的,你可以看到我們在場上彼此相撞,想要開後門,結果卻跟隊友卡在一起,這些小細節都還需要調整,種種因素都讓我們始終找不太到比賽節奏。」

Gobert在場時,灰狼的進攻表現慘不忍睹,每100回合只能得到106.6分,排在全聯盟第28名;但當他退場時,又變成防守掉漆,每100回合會被對手得到113.2分。他們的先發組合(Russell & Edwards & Towns & Gobert & Jaden McDaniels)的淨效率呈現負值,在同場的198分鐘之內,每100回合會敗掉-0.8分。

「我們要不想辦法解決問題,不然只會繼續輸球,就這麼簡單。」Russell説,「我們必須想辦法解決問題,而且保持紀律,維持該有的表現,否則情況當然不會改善。如果沒有改善,明年的球隊會長什麼樣子,沒有人知道。」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另一方面,對於Towns和Gobert的搭檔組合,灰狼總教練Chris Finch也在受訪時表示自己抱有「非常正面的希望」(great hope),觀察到兩人正在逐漸產生默契,並且提到Towns傳給Gobert的助攻數在截稿前多達超過25次。

但問題是,這個數字超過了灰狼先發後衛群傳給Gobert的助攻數,而且Towns雖然繳出生涯新高的場均助攻,場均得分卻創下近五個球季的新低。

「他非常努力在進攻端調整、犧牲,但大概有點矯枉過正了,」Finch説,「我認為他成長的下一個目標,是要嘗試重新調整,找回過去的自己。」

某支其他球隊的總教練匿名透露,認為Finch這位進攻大師無疑終究會找到解答,解決雙塔在進攻端的空間問題,因此在他心中灰狼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人際關係」(interpersonal)。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