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4 | 13:44

真貨雜魚一看就知道-日本職棒的「彈力球」(下)

Rice - CPBL的會長怎麼不向日本看齊? 還敢在那邊嗆聲 阿 我真的忘記了 他說是留學美國某名校 似乎跟之前罵狗官的那某女明星同校 結果竟然連日本職棒英文裡面有沒有日本都說錯了 真是大錯特錯不要來啊
2020/05/22 | 14:15

二刀流的上古神獸-「人間機關車」吳昌征(第六回)

Chaohong Cheng - 很好的系列文。 另外關於吳昌征1946年起從專職打者變成投打二刀流,竟能在1946年在投球上取得很不錯的成績,我個人的看法是,主要並非吳昌征突然開竅,成為像大谷翔平那樣真的又能投又能打的「真‧二刀流選手」,簡單講,這純粹只是當時日本剛結束戰爭下的特殊環境所造成的一場美麗誤會罷了。 其實,原作大大這篇文中提到的「1946年球季開打,因為戰爭關係每隊都面臨選手不足的情況。」這句話,就已經充分點出,未當投手久矣的吳昌征,1946年臨時被叫去兼差當投手,為何該年還能投出有模有樣的帳面成績的真正原因了。關鍵就在「選手不足」這四字上。正因為當時剛結束戰爭造成日職各隊剩下的真正能打職棒的選手都嚴重不足,為了讓職棒比賽仍能開打,各位勢必都必須退而求其次,大量招募一大堆沒打過職棒的素人選手進來湊數。而大量招募素人選手入隊,必然會造成日職這些職棒隊的整體平均戰力在戰後剛恢復開打的短時間內瞬間降低。因為這些沒打過職棒的素人選手,有一部分本來實力就沒有真正職棒選手的水準,至於當中少數真的有職棒選手實力的素人選手,也會因為之前從來沒職棒經驗導致進來打職棒後也要先經歷一段「繳學費」般的適應期。所以戰後剛恢復開打的日職,各職棒隊的整體平均戰力短時間內瞬間降低是可以預期的事。所以吳昌征1946年兼差當投手時面對的日職打線,平均戰力可以合理推測可能只有戰前時期的六七成甚至五六成不到。 這也正是為何吳昌征在1940年就兼差當過投手被打得滿頭包,之後久未當投手直到1946年才被監督臨時叫去兼差,卻能在1946年投出很不錯的成績的真正原因。說白了,並非吳昌征在投球技術上突然有所開竅,這主要是那年日職各隊打線在戰後剛恢復開打時,因為當時特殊時空環境,使得各隊平均戰力均大幅降低所造成的假象罷了。 而這也能說明吳昌征兼差當投手也就只有1946這一年成績不錯,之後就又不行了。因為1946年日職各隊平均戰力大幅降低,畢竟只是當時特殊時空環境所造成的短暫現象。隨著戰後職棒漸漸恢復正常運作,原本平均戰力大幅降低的各職棒隊,平均戰力也會漸漸恢復到戰前時期的正常水準。一來戰前被派出去打仗的各隊正牌職棒球員總會有人會漸漸回來報到。二來那些戰後恢復開打才被招募進來湊數的素人選手,有職棒實力的也會在度過適應期後愈來愈能發揮應有水準。如果吳昌征1946年投球的好成績並非基於他真正的投球水準,那麼之後他在投球表現上被打回原形也就理所當然了。 不過,我倒也不是想抹殺吳昌征這年投球上的好成績。畢竟戰後由打者兼差當投手的選手也不是只有吳昌征一人,但也並非每個都能像吳昌征那樣在投球上也能繳出好成績。只是,吳昌征之後的投球再也沒有能夠複製1946年的好成績,畢竟是事實。這也證明他那年的好表現,看來真的就只是當時特殊時空環境,所造成的一場美麗誤會罷了。
2020/05/22 | 12:21

用野村筆記試分析中職為什麼打高投低-以朱育賢為例

毛毛 - 雷大好 想請問一下, 您在文章中提到的, "野村筆記" 這本書可以在何處購得? 我在誠品跟博客來並沒有找到這個書名, 依著作者搜尋也沒看到 讀了您的文章, 感覺這本書很有看頭, 想找來看^^
2019/12/28 | 10:43

從日職看為何台灣等不到第五隊 經濟才是最大問題

Chang Sheng Chiang - 都在在台灣經濟奇蹟上面取得極大利潤 是否多了個在字
2018/10/01 | 16:52

最開不得的玩笑 球員生涯可能的最後打席被申告敬遠

Hendry - 在二軍的引退賽?畢竟不是正式宣告的引退賽,對該名選手也不是太重要,討論敬不敬遠意義不大
2018/09/30 | 17:49

最開不得的玩笑 球員生涯可能的最後打席被申告敬遠

Kyo - 標題都打引退賽了,居然可以說沒說,真好笑...
2018/09/30 | 05:15

最開不得的玩笑 球員生涯可能的最後打席被申告敬遠

洪維澤 - 最大問題是巨人隊 要引退的選手竟然不讓人上一軍 還是這選手一點都不重要 不配上一軍接受球迷對他要引退的掌聲
2018/09/30 | 00:17

最開不得的玩笑 球員生涯可能的最後打席被申告敬遠

雷爺 - 我沒說這場是引退賽阿....我只是覺得對於確定今年要引退的選手,每個打席都可能成為最後打席。 不過申告敬遠某種程度也是尊敬他的打擊能力啦,至於是好是壞就見仁見智了。
2018/09/30 | 00:14

最開不得的玩笑 球員生涯可能的最後打席被申告敬遠

bill2 - 這根本不是引退賽吧. 引退賽是事先講好哪場, 而不是宣告引退季的最後一場 再說如果這是引退賽, 會在九局才讓引退選手上來代打? 那麼開玩笑的應該是母隊的教練喔...
2018/08/13 | 11:01

涉及案件是否能回歸球場?中山裕章的懺悔之路

l4ztw - 去年讀賣G的左投手槍哥 也是被壓下來了~ 可見還是球團是否力挺 決定一切 !
2018/08/10 | 12:18

從日職看為何台灣等不到第五隊 經濟才是最大問題

彭恰恰 - 阪神的老闆要對你7pupu了
2018/08/10 | 10:17

前兄弟監督中込伸談王柏融挑戰日職:還有進化空間

Chaohong Cheng - 孔子曾說過:「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前一篇漏掉幾個字,特此補上。)
2018/08/10 | 10:15

前兄弟監督中込伸談王柏融挑戰日職:還有進化空間

Chaohong Cheng - 我想起孔子曾說過:「君子不以言舉人,不 樓上幾篇的評論,只能說充分詮釋了什麼叫「以人廢言」 。
2018/08/08 | 16:53

涉及案件是否能回歸球場?中山裕章的懺悔之路

林俊宏 - 如果中職或任一球團承認之前最高道德標準的錯誤,給更生人機會都是美事,但之後應該一視同人,但是沒公開球員暗黑背景逕行登錄,且未對先前最高道德標準的球員事件做說明,這不是掩耳盜鈴嗎?ncaa第一輪選手,有實力選手需要舞台為藉口,這不是為了自身利益而改變原則的鄉愿嗎?提再多成功更生的例子有何用?問題球團處理事情的態度,承認自己最高道德標準的錯誤有這麼難嗎?你想過郭先生與陳先生看到一個猥褻親姪女的洋將可以被其原球團在未告知其犯罪事件而後簽約他倆的心情嗎?Lamigo球迷在事件被揭發後又作何感想,這篇文根本未探討到問題核心,根本是來業配消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