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2/10

一個撐柺杖的,是怎麼當球評的?

講起當球評這回事,完全是無心插柳。 如果我記性還可以的話,也許是職棒二年的某日,在已拆掉的台北市立棒球場,休息室外的走廊,遇到當時聯盟播報組組長梁功斌,他眨眨長長的睫毛,堵住我的去路問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